云若尘斜眼看了看江天,他倒没有想到江天竟然会主动请命,本来他是打算自己深夜前去一趟大将军府的,如此江天自己愿意去,这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江天,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还望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安全,如果有什么异样,就赶紧回来吧,千万不要只身犯险。若是你受伤了,或者你怎么样了,我和楚潇潇都会非常担心的。”云若尘笑着对江天说道,其实他倒不是很担心江天,因为江天的武功了得,只是他害怕楚潇潇可能会因此担心江天,从而埋怨自己。冠冕堂皇的话,他也只能说到这里了,若是江天自己出了什么意外,他确实一定会,就今天的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楚潇潇而已。

  “若尘,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保护好自己的,如果有什么动静,我就会立马回来的。如此,我就先去了,还望你们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江天此话虽是对云若尘说的,但是目光却转头看向了楚潇潇,其意昭然若揭。

  楚潇潇迎头对上江天的目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他笑了笑,然后低头轻啜了一口茶水,一言一行尽显女子柔美之态。

  江天有些失神,不过很快清醒了过来,对着云若尘和楚潇潇抱拳行了一礼之后,就飞奔出去了。

  “若尘,我总还是有些担心江天的,你说江天会不会出事啊?如果江天真的出事了,怎么办呢?”楚潇潇看着江天离去的背影,逐渐不淡定了起来,总是觉得此行会出什么事情一样,那种隐隐约约的预感,使她内心惶惶不安。

  “相信江天吧,他会没事的,他武功高强,并且向来做事谨慎,想来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云若尘温柔的劝导楚潇潇,他相信江天,同时他也相信楚潇潇也会相信江天。

  “嗯”楚潇潇侧脸看向云若尘,终究还是相信了云若尘的话,只希望江天此行能顺顺利利的吧!

  江天独自一人行走在夜幕中,平日里看起来温馨和谐的场面,在夜幕中看来竟是有些可怖了。今天无意间望见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小摊,猛地想起曾经他和楚潇潇也来这里买过糖葫芦,脸上下意识的扬起了一抹笑容,如沐春风暖阳,沁人心脾。

  江天摇了摇头,遂不再想这些,一心一意地朝着大将军府走去。

  而此时的大将军府正处在一片风潮云涌之中,本市已经到晚膳的时候了,奴才们想要去喊大将军吃晚膳,结果却遍地找不到人。奴才们个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遍地打转。

  “欸,你说会不会大将军和丞相一起出去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一个奴才忽然想起刚刚丞相是被大将军邀请来的,而大将军却不在,很有可能是丞相和大将军一起出去了。

  “应该不会吧,我们这里守卫森严,大将军又怎会轻易和丞相出去而没有被我们发现呢?这是着实怪异的很呢?”旁边的小厮并不是很相信这个奴才的话。

  “总不愧是大将军故意躲着我们吧,这也不太可能啊,难道大将军是去了什么密道里面查看什么东西吗?”那个奴才皱了皱眉,再次提出疑惑。

  “我倒觉得你说的很有可能,说不定大将军就是在查看什么东西去了密道,所以我们才发现不了算了,我们还是好好值自己的班吧,别管这么多闲事了。”这个小厮兮兮的思量了一番,还是觉得这如果真的是缺了密道的话,他们还是不要再去打扰了。若是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到时候遭殃的人恐怕还是自己。

  小厮如此想着,逐把自己和奴才共同的想法告诉了掌事嬷嬷。

  “你们俩的想法都是很有道理,那边就这样吧,我吩咐一下他们,你们还好好守着自己的班,千万不要把其他人放进将军府,若是生了什么事端,要你们好看。”

  江天到了将军府,想要翻身跃进将军府里一探究竟,就发现将军府里的小厮和奴才都在奔波着,仿佛是在寻找些什么。

  江天本想打晕一个奴才,换上他的衣服,问一问这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谁知道才刚刚跃进府里,就被一大群人围了起来。江天有些疑惑,按道理说,他在墙头趴的时候往底下望,明明就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守卫,怎么会突然一下来就多出来了这么多守卫呢,此事实在怪异的很。

  “你是谁?为何要夜闯将军府?说,有什么企图?”首领守卫询问着江天,并且示意其他人将刀架在江天的脖子上。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呜呜哦,我要娘亲。”江天看形势不妙,于是想起隔壁老王家有一个傻儿子,逐装疯卖傻了起来。

  “他不会是隔壁老王家的傻儿子吧?我听说隔壁老王家有个傻子,从小痴呆,时常说一些令人奇怪的话,附近也没有谁待见他。”守卫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首领守卫。

  “我看到未必哪家的傻子还会在墙头上探头探脑的想要翻进来呢,何况此人一看就是有一定的武功本领的”另一个守卫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倒是和那位首位有不一样的见解。

  “行了,是不是老王家的傻儿子,我们一探便知。”首领守卫也是个奇,有头脑的想了想,面对其他的守卫说道。若是用这样的办法,即可不伤了他们将军府的威信,也可抓到贼人。

  “是”其他守卫齐齐应到,纵使心里还有一定的怨言,但也憋在了心里,丝毫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们是守卫,是经过训练的守卫,一切自然是以服从命令为准。

  “你有几个哥哥姐姐呀?”首领守卫想了想,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不管他回答几这个回答都将是错的,因为隔壁老王家的傻儿子是最大的,他只有弟弟妹妹。

  其他的守卫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关窍,都用佩服的眼神看向首领守卫。如此问者,便会让人先入为主的以为隔壁老王家的傻儿子,上面是有哥哥姐姐的,其他的便也不容易想到了。

  喜欢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请大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全本言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似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溪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