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月此时只觉得从口中呼出的气都是冰冷的,让他整个人都身心俱寒,“母妃啊,当真好狠的心。”

  “为什么?”墨子羡再次问了一句。

  “呵。”冥月凉凉的笑了一声,却什么都没说。

  钟灵那样的人,明显是被费心培养出来拖累云若尘的,或者说……是让云若尘终其一生都不能摆脱这样一个女人。

  当然了,若是云若尘只是坐在他的亲王之位上,甚至以后走到更高的位置,娶妻纳妾无可厚非,靖王府后院也绝对不缺一个钟灵的位置。

  但是,云若尘与楚潇潇订婚,而且即将成婚了。

  楚潇潇那样的女人,眼睛里是绝对不揉沙子的,冥月可以肯定,若是云若尘有了别的女人,那必然会失去楚潇潇。

  母妃……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墨子羡眼神沉静的看着冥月,在轻轻的皱了皱眉之后,开口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闻言,冥月当即看向墨子羡,第一次见墨子羡主动问起这些事情,不由得稍稍惊诧了一下,而后便说道:“不用管,不过不能让云若尘杀了钟灵。”

  听到冥月的话,墨子羡随意的想了想,只不过他一向都不会拒绝冥月的命令,所以这次也只是点了点头。

  下一刻,墨子羡抬起头来看了冥月一眼。

  墨子羡能够发现的事,冥月自然也发现了,所以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而后伸手将一颗夜明珠猛地弹了出去。

  随即很快便传来了一道女子的惊叫声,在冥月和墨子羡的目光注视下,一身雪白襦裙的钟灵狼狈不堪的从门外跌了进来。

  “冥……冥月哥哥……”钟灵惊悚的看着冥月,不知道是因为她偷听的事,还是从一开始就对冥月十分的畏惧。

  “嗤!”冥月随意的笑了一声,面上却甚是可亲的问道:“刚刚本座的话,你都听到了?”

  “是……啊,不!”钟灵连忙摇头,但是嘴上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在最初的惊慌之后,钟灵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丝侥幸。

  寄月哥哥身体不好她是知道的,但若是寄月哥哥身上的毒只有她能解,岂不是……

  此时此刻,沉浸在梦幻之中的钟灵已经完全忘记了方才冥月所说的话,心里只是想着她终于能够嫁给寄月哥哥了。

  但是,冥月是什么人?

  甚至都不用多想,一眼就能看出来钟灵在想什么了,于是心里不由得觉得好笑。

  “你在痴心妄想些什么?”

  “我……”钟灵被冥月的话堵了一下,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冥月幽幽的说道:“云若尘哪怕是死都不愿意要你,钟灵,难道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看清楚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么?本座曾经听过一句话,叫做……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没有什么自知之明啊。”

  虽然面对的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但是冥月的嘴却丝毫也没有留情,言语尖酸而又刻薄。

  钟灵被冥月这样的一番话说的无地自容,一张美丽的脸先是涨红而又变得煞白,看起来是一副十分惹人怜惜的样子。

  只不过,冥月却断断不是会怜香惜玉的人,看到钟灵这副样子也只是毫不留情的嘲笑。

  “钟灵,本作劝你一句,不要痴心妄想根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

  “为……为什么?”钟灵突然颤抖着开口问道。

  冥月高高的挑起了眉梢来,说道:“为什么?因为这世上总有一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偏偏却还不自知。”

  说完,不等钟灵再开口说话,冥月便直接厌烦地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下去吧,不要怪本座没有提醒你,这里是靖王府,之前云若尘下的追魂令还在,所以每一个人都想要你的命,若是你不想死的话,便自己老实点,不要到处走,否则……也怨不得别人。”

  另一边的沧州城外,楚潇潇起了个大早,开始风风火火的忙或者攻城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楚潇潇昨天晚上讲的笑话起了作用,云凌钰过来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一副蔫蔫儿的模样,即使是在这吵吵嚷嚷热闹非凡的军营里,精神也十分不济。

  “呦?”楚潇潇看到云凌钰,不由得高高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梢,意有所指地说道:“睿王殿下昨天晚上是做了什么?今日看起来有些疲惫啊?”

  闻言,云凌钰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一阵别扭,看着楚潇潇的眼神也仿佛是在看神人一般。

  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啊?!

  一想到自己当初竟然还傻子似的去楚府求娶,云凌钰心里就觉得万分庆幸。

  虽说他自幼便时运不济,多少也算是命途多舛,但是在这一点上,上天还是厚待他的,没有将如此横祸砸到他的头上。

  想了想,云凌钰决定不再进行这个话题,而是看了一眼前方军营中的情况,好半晌才忍不住说道:“你在闹着玩吗?”

  “兵家大事,什么闹着玩?”楚潇潇横他一眼,不悦的说道:“睿王殿下,您也一起吗?”

  “不了不了。”听到楚潇潇的话之后,云凌钰连忙摇头,“本王就不跟着去添乱了,还是郡主,你自己去吧。”

  “那你多说什么。”楚潇潇嗤笑一声,然后继续开始吩咐卫凛攻城的事宜。

  等到楚潇潇将一切事情安排好了,大军开拔的时候,云凌钰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去两步说道:“楚潇潇,你昨日才回来,今日就要进攻沧州城?为什么?”

  按理来说,这好几天的时间楚潇潇都等了,完全不应该急在一时才对。

  楚潇潇将手里的火铳用布条一圈一圈的缠住,而后背在背上,抬眸对云凌钰说道:“睿王殿下,您说……狗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跳墙呢?”

  听到楚潇潇的话,云凌钰神情一震。

  但是楚潇潇却并没有等他再说话,而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大笑着离去了。

  这样匆匆忙忙,楚潇潇当然不是准备真的一举攻下沧州城,因为楚潇潇的心里很清楚,在沧州成这样的情况下,要想强攻,绝对损失不少。

  喜欢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请大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全本言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似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溪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