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无论如何她都是要去的,但是楚潇潇却终究还是希望楚辞能支持她,此时楚辞能够松口,自然是最好。

  楚潇潇前世今生都没有什么亲人,楚辞是唯一让她感觉到亲情存在的人,无论是做什么,总归是希望能有楚辞的支持。

  就算是楚辞不支持她,但是楚潇潇也不希望自己是在楚辞的失望中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的。

  看着楚潇潇亮晶晶的眼睛,明亮的不可思议,一如当年的封窈,就是用这样的眼神诉说的她的志向。

  心怀天下,死生不悔……

  就在此时此刻,楚辞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想到方才楚潇潇说的话,只期盼着楚潇潇和阿窈是不同的。

  纵使心怀天下,但是天下人自有天下人去在乎,阿窈已经为此付出了一条性命,他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若是为父不答应,你便不去了么?”楚辞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个女儿,和阿窈实在是太像了,一旦决定的事情,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的。

  更何况,楚潇潇终究是他的女儿,难不成他当真要束缚住她原本应该直冲九霄的羽翼?

  闻言,楚潇潇瞬间一喜,然后连忙在封窈的牌位前跪了下来,一拜三叩首。

  “娘,你放心,潇潇定然不会辜负你当年的威名,亦不会辜负爹的担忧和期待。”

  说完,楚潇潇才站起身来,满脸认真的对楚辞说道:“爹,谢谢你。”

  听到楚潇潇的话,楚辞苦笑了一声,若是可以的话,他倒是宁愿潇潇还是如同从前那般愚钝的模样。但是即使是这样想,楚辞心里其实也是清楚的很,潇潇若还是从前那副模样,他活着的时候倒是还好说,等到他不在了,必然是要受苦的。

  而如今,锋芒毕露,过刚易折啊……

  思索了许久,楚辞最终伸手揉了揉楚潇潇的发顶,无奈的笑道:“为父差点忘了,如今潇潇已经是郡主了,等到成为了像你娘那样的大将军,可不要忘了为父。”

  “怎么会。”楚潇潇想也不想的笑着说道:“我就算是把自己忘了,也不会把爹忘了的。”

  楚辞无奈道:“罢了,武举原也不是那么好考的,你好好去准备吧。”

  “是,爹。”楚潇潇连忙应了一声,然后迅速的跑走了,那模样像是生怕楚辞反悔一般。

  看到这个情景,楚辞忍不住扯了扯唇角淡淡的笑了一声,只是那笑声却多少能够听出苦涩的意味来。

  想着方才楚潇潇说的话,过了将近一刻钟,楚辞才回过头去,看向了封窈的牌位。

  “阿窈,我成全潇潇了,若是你在泉下有知,可会高兴?”

  话音在阴冷的祠堂之中缓缓的散开,但是却不见有一人回应,徒留一片犹如断肠一般的悲戚。

  翌日,京城最热闹的玄武大街上,一个乞丐装扮的年轻人正拄着一根烧火棒一般的木棍,茫然的往前走着。

  “请问……”

  “臭乞丐,去去去,离远点!”

  那年轻乞丐刚想要拦住一人问路,被拦住的那人便一脸晦气的推开了那年轻乞丐,直接就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

  被如此冷遇,那年轻乞丐既不气恼也不颓丧,反而是要快步追上那人。

  这年轻乞丐看起来最多不过才十六七岁,长发杂乱,一身脏污的看不出颜色来的衣裳仿佛是在深山老林里被野兽撕咬过又在泥潭里打了一个滚一般,而那张脸也同他身上的衣裳一般,全然的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请问留仙阁怎么走?”

  被这年轻乞丐拦住的是一个富贵打扮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显然是没想到这年轻乞丐竟然会追上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整张满是横肉的脸上百年浮现出了怒火,“你这臭要饭的怎么回事……”

  还不等中年男子将话说完,那年轻乞丐便打断了他的话,再次茫然的问道:“请问留仙阁怎么走?”

  “哈?”中年男子满是嘲讽的看着年轻乞丐,“就你还想去留仙阁?留仙阁可不是你要饭的地方!”

  京城中谁人不知,留仙阁是出云国京城中最大的欢馆,能出入哪里的人定然是非富即贵,一个乞丐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打听留仙阁,中年男子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嘲笑两声了。

  “我不要饭。”而年轻乞丐却仿佛完全不曾察觉到中年男子的恶意和嘲讽,反而很是认真的对中年男子说道:“请问,留仙阁怎么走?”

  中年男子被乞丐这样的态度气的说不出话来,过了片刻之后才想要一脚踹过去。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年轻乞丐手中的破拐棍突然抵在了中年男子的腿上,这样看似轻轻的一碰,中年男子当场惨叫着倒地,抱着自己的腿不断的打滚。

  而年轻乞丐的耐心也仿佛被耗尽了一般,满脸茫然的看着痛苦惨叫的男子,不全然看不到满街人看过来的目光,直接从中年男子的身上踩了过去。

  能在京城中过活的百姓大多都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所以此时街上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虽然又不少人驻足观望议论纷纷,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拦住那伤人的年轻乞丐。

  年轻乞丐直接越过了众人,拄着手中的破拐棍,步履有些蹒跚的离去,走出几十步远之后再次拦住了一人,“请问留仙阁怎么走?”

  楚潇潇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挡住她去路的年轻乞丐,虽然这人眼中的天真实在是显得有些愚蠢,但是身为杀手的警觉却让她觉得这人颇为不简单。

  虽然这人身上不见什么锋芒,但是楚潇潇却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年轻乞丐,比她前世今生遇到的大多数人都要麻烦得多。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这人眼神中的那份天真和干净,干净到仿佛不将一切放在眼里一般。

  虽然前面发生的热闹楚潇潇并没有看到,但是下意识的,她觉得绝对和眼前这个乞丐脱不开干系。

  更何况,有那个乞丐会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中央?

  喜欢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请大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全本言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似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溪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