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潇潇神情惊讶,但是柳寄却是面无表情,抿着唇半晌都没有说话。

  见状,楚潇潇眨了眨眼睛,也看得出来,柳寄此时的心情似乎很是不悦,所以楚潇潇也没有多问什么。

  “本座送你回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寄突然开口说道。

  “送我?”楚潇潇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话刚说完,柳寄突然上前一手揽着楚潇潇的肩膀,一手去抄她的膝弯,轻而易举的就将楚潇潇抱了起来。

  被柳寄这突如起来的动作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就一把抱住了柳寄的脖子,等回过神来想要推开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于是只能撇了撇嘴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楚潇潇出门一趟,却被一个陌生男子抱着送回来,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也难免惊动了楚辞。

  但是当看到楚潇潇身上的伤的时候,楚辞一个已经年四十的男人却难免哽咽了。

  楚潇潇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见到自家老爹的神情,却是无奈了。

  她其实并不怕受伤,前世受过的比这重的伤也不是没有,而且她现在身上的伤除了之前被冥月打了一掌,受了一点不轻不重的内伤之外,其他的都是皮肉伤。

  而最让楚潇潇在意的就是在冥月手上丢了的那三片指甲了,疼不疼且不论,至少就很影响美观啊。

  不过一想到她的左胳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恐怕是要废很长一段时间了,楚潇潇便也没有那个闲心去操心她的指甲了。

  “爹……”楚潇潇无奈的看着楚辞,虽然她很喜欢这种有亲人会关心的感觉。

  毕竟在前世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强大无比无所不能,却从来都没有人问过她到底疼不疼累不累。

  但是像现在这样让楚辞如此担忧,楚潇潇的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我没事。”楚潇潇开口说道:“真的没事,你看……”

  眼看着楚潇潇想要爬起来,楚辞连忙一把将她按回到床上,然后又把被子掖好,随即才瞪了她一眼说道:“躺好!你身上的伤爹心里清楚的很,最近一段时间,永州城的事情你什么都不准掺和!”

  说着,楚辞也不禁有些懊悔。

  在他的眼里,女儿是应该千娇百宠的,而楚潇潇是他和封窈唯一的女儿,更是从小宠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楚?

  若是他一早便不让她来这永州城,潇潇是不是就不会接连的受伤了?

  楚潇潇自然是看出了楚辞的心思,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多说什么来惹楚辞生气,而是眼珠子一转,乖巧的笑着说道:“爹说的是,爹说不让掺和,我不掺和了便是。”

  闻言,楚辞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显然这个回答是楚辞没有预料到的。

  依照他对楚潇潇的理解,他还以为楚潇潇会跟他讨价还价呢。

  楚潇潇坦然已对,笑得一脸乖巧。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现在永州城已经被姚霭控制了,在这种情况下林谢也不可能跑得了,所以也没她什么事了。

  楚辞看了楚潇潇半晌,见她当真没有骗他的意思,才叹了一口气说道:“该玩的,你也都玩够了,改日咱们就应该启程回京了,正好可以与靖王殿下的仪仗一起,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虽然听到楚辞是这么说,但是楚潇潇却是知道,楚辞之所以会想要和云若尘同行,是因为担心云若尘的身体。

  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楚辞才是真正的医者,这与医术高低没有关系。

  就像是楚潇潇,她可能会将医术学得很好,但是却永远不能成为像楚辞这样的医者,不是因为她愚笨,而是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没有一颗医者之心。

  “嗯好。”因为不想要楚辞担忧,若是楚潇潇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楚辞一开口就立马应了下来,“爹说回京,咱们就回京。”

  见她这幅模样,楚辞才算是略微的顺了口气,过了片刻之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对楚潇潇问道:“潇潇,今日送你回来的那位……是什么人?”

  其实楚辞是想问那人和楚潇潇是什么关系的,毕竟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近,只要是个父亲,就定然不会无动于衷。

  “他啊?”楚潇潇想也不想的说道:“他叫柳寄,是个江湖中人,在京城的时候认识的,算是我的朋友,嗯……有点神秘,但是应该不是坏人。”

  说完,楚潇潇才想起来还有柳寄这么一个人存在,于是紧接着问道:“哎?爹,柳寄呢?”

  楚潇潇说话的时候神情极为的坦荡,倒是让楚辞暗暗的有些觉得自己想多了。

  听到楚潇潇的话,楚辞说道:“你那位朋友将你送过来之后就离开了,爹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

  闻言,楚潇潇想了想,刚刚她回来之后,因为所有人都围着她了。楚潇潇一边忍着痛上药,一边还要安慰无比担忧的楚辞,所以也没有注意到柳寄什么时候离开了。

  不过方才柳寄就说过,他来西北是有事要办,现在应该是去办他自己的事情了吧?

  想明白了这些,楚潇潇便不再去想柳寄这个人,而是一边昏昏欲睡,一边想着冥月和云若尘的关系。

  云若舒……冥月……

  先帝诸多皇子都是有名有姓的,但是其中的确是没有哪位先帝的皇子名叫云若舒。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年的良妃娘娘的确就只有云若尘一个儿子没错。

  该死,刚才应该问问柳寄的!

  楚辞见楚潇潇似乎是想要睡了,便也不再多待,而是轻手轻脚的起身离开了。

  而楚潇潇也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等到楚辞走了之后,她却是没有睡着,反而是精神了不少。

  她现在浑身上下都在疼,要是能睡着才是出鬼了。

  再次想了半天,楚潇潇突然发现,她手上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云若尘竟然也都没有来看看她!

  想到这里,楚潇潇顿时觉得原本就有些闷痛的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气一般,上不去下不来。

  喜欢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请大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全本言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似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溪并收藏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