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今日试剑大会,纯阳观必要防着有人捣乱,山下会预留弟子值守,为防万一,易辟尘甚至还派了一名长老在下面,但现在这些人一个个上山,如入无人之境,显然山下的关卡已经形同虚设。,.;

    年轻人一出现就将本来已经有些混乱的局面搅得更乱,尤其他还提到了沈峤的名字,易辟尘便问:“敢问阁下是浣月宗何人?”

    他这样年轻,显然不可能是晏无师。

    果不其然,对方道:“在下玉生烟,乃浣月宗晏宗主座下弟子,听说今日青城山上热闹得很,也上来瞧瞧,易观主想必不会赶我走的罢?”

    易辟尘:“来者是客,贫道自然不会拒之门外。来人,再多为几位贵客添几个座席。”

    元秀秀柔声道:“不必劳烦易观主了,左右等会儿也是要动手的,刚坐下又要起身,多麻烦呀!”

    玉生烟却笑道:“你不想坐是你的事,我瞧见久别重逢的沈道长,心情难掩激动喜悦,却是要过去叙一叙旧的。”

    他说罢便朝沈峤走了过去,直接坐在方才顾横波的座席上,扭头冲着沈峤笑:“别来无恙啊,师弟!”

    这声师弟叫得很顺口,旁边赵持盈诧异万分,心说沈峤就算和晏无师熟,也不至于弃了师门改投他人罢?

    沈峤哭笑不得:“玉公子怎么来了,晏宗主呢?”

    玉生烟调侃:“师弟怎么如此生疏,好歹我也是背着你从半步峰下走了大半个时辰回去的人啊,那会儿你一脸迷茫喊我玉师兄的样子多可爱呀,眼下说忘就忘了?我多伤心呐!”

    那头合欢宗一行的到来,却不似玉生烟这样单枪匹马容易让人卸下心防,即便玉生烟忽然现身又出言打岔,亦没法使氛围缓和半分。

    李青鱼起身冷然道:“元宗主若是来作客的,我们自然扫榻相迎,但若是不怀好意,就请恕纯阳观无法招待了。”

    元秀秀笑道:“李公子好大的火气,奴家不过问上一问罢了,试剑大会既然人人都可参加,合欢宗自然也可以。”

    她美目一扫,落在袁紫霄身上:“这位便是琉璃宫的少宫主罢,早就听闻琉璃宫弟子胸怀锦绣,天下武林掌故排名俱都了如指掌,敢问袁少宫主,我们合欢宗,在你琉璃宫的排名谱上,可也有一席之地啊?”

    众人只知道袁紫霄是琉璃宫弟子,却不知道她原来还是少宫主,元秀秀一张口就道破对方身份,说不是有备而来,还真没有人相信。

    袁紫霄安坐拢袖,闻言眼也不眨报出一串数据:“合欢宗元秀秀,江湖排名第九,门下萧瑟,以扇为刃,手下败将有终南派掌门郭勋,*帮堂主上官星辰,临川学宫展子虔等,武功尚未跻身一流,但已颇为可观。合欢宗桑景行,江湖排名第六,门下白茸,以掌法见长,因习练合欢宗秘法而武功增进飞快,另有夏寒秋、姬霜儿、周翠樾等弟子数人,武功不及白茸,但也是江湖后起之秀中不容小觑的人物。”

    非但是其他人,连元秀秀听罢也面露讶异:“琉璃宫不愧是琉璃宫,连我都不知萧瑟曾败过临川学宫的弟子,袁少宫主竟是信手拈来,熟记于心!”

    袁紫霄脸上毫无骄矜之色,只淡淡道:“要想得知这些也不难,左右不是什么秘密,无非是多问几个人,多走几处地方罢了。”

    这时有人就问:“袁娘子,你说的这天下十大的排名,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的?”

    袁紫霄:“自然是现在的排名。”

    那人很不服气:“试剑大会还未过半,许多高手并未露面,这天下十大又是怎么排出来的?”

    袁紫霄:“一个试剑大会,又如何能囊括天下高手?今日不过是给江湖群英一个切磋交手的机会,若能出一两个从前未曾露面,惊才绝艳的高手,排名也自然会随之变动,若不然,自然是按照从前的排名来。”

    对方问:“那敢问如今天下十大分别都是哪十位高人,能否请袁少宫主说出来与我们一饱耳福?”

    袁紫霄倒是有问必答:“江湖排名第十,原本并不稳定,先前是玄都山前掌教沈峤,而后沈峤于半步峰落败,由昆邪所取代,后来昆邪师兄段文鸯来到中原,又换作段文鸯,前段时间,沈峤在长安苏家与段文鸯一会,双方虽然明面山不分高下,但段文鸯先是与纯阳观李青鱼打了一场,然后才与沈峤交的手,算是沈峤占了便宜,所以至今排行第十的,依旧是段文鸯。”

    顾横波忍不住皱眉:“你这排名太偏颇了,我沈师兄天纵奇才,昔日尽得师尊真传,半步峰一役,不过是中了暗算,而后武功大打折扣,方才屡屡受挫,若论原先的功力,自然比段文鸯昆邪还要厉害,怎么可能连前十都进不了?”

    袁紫霄看了她一眼:“人不可能永远都在原地踏步,当然也有可能因故前进或后退,你不肯听我将话说完,便急着插嘴,这就不偏颇了?”

    顾横波自知理亏,闭口不言,望住她的目光却幽幽生光。

    袁紫霄也不理会她,继续道:“江湖排行第九,方才说过了,便是合欢宗宗主元秀秀。排行第八,乃吐谷浑上师俱舍智者。”

    这俱舍智者,众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对其了解甚少。

    有人就问道:“俱舍智者既然从未涉足中原武林,这排名又是如何得出来的?”

    袁紫霄:“魔门三宗之中,唯独法镜宗远走西域,在吐谷浑经营多年,俱舍智者曾与法镜宗宗主广陵散交过手,惜以分毫之差落败,从此闭关不出,广陵散曾点评过他的武功,说俱舍智者与自己难分高下,自己只是侥幸胜之。”

    元秀秀听见自己排名第九,只堪堪在段文鸯前面,并未生气,反倒饶富兴致:“照少宫主这样说,排名第七的,定是法镜宗宗主广陵散了?”

    袁紫霄:“不错。”

    且不说这排名到底确切与否,现在听来还是有几分依据,而非胡乱编造的,而且她越往前说,众人对前面那些排位名次就越感兴趣。

    世人若不爱利,那就爱名,总归脱不开这两样,虚荣心和好奇心人人都有,只在于大和小,是否过火而已,连易辟尘这等宗师级高手,听见袁紫霄点评天下英豪,难免也生了几分兴趣,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再往前呢?”他还能沉得住气,旁人却是忍不住追问了。

    袁紫霄:“再往前,从第六开始,便可跻身宗师级高手的行列,俱因这几人不论人品言行,单以武功而论,已经足够开宗立派,成就一家之言。”

    她刚刚说过,桑景行排名第六,这宗师级高手,显然是将他涵括在内的。

    元秀秀噙笑:“看来少宫主对桑长老的评价颇高呀!”

    袁紫霄淡淡道:“元宗主不必不服气,合欢宗内两派分立,众所皆知,你若是奈何得了桑景行,为何又会坐实他压你一头?”

    被对方一语道破门派内讧,元秀秀闻言,虽然笑容不变,但脸上却掠过一抹杀机。

    “纯阳观如今执道门牛耳,想必易观主定然在琉璃宫排名前五之中占据一席之地了?”问出这句话的人,明显是要讨好纯阳观。

    袁紫霄:“不错,江湖排名第五,应为如今的周朝国师雪庭禅师,但玄都山前掌教沈峤功力大进,或可一争第五之位。至于第四与第三,本该是临川学宫宫主汝鄢克惠或纯阳观易观主,但我从未见他们二人交手,所以高下尚且难定。”

    “那第一与第二呢?”有人迫不及待问。

    袁紫霄:“浣月宗宗主晏无师,或可一争次位。至于天下第一……”

    她本来不是言语胆怯吞吐之人,不知为何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众人震惊于晏无师竟然排名如此之高,但转念一想,这世上也没几个人能够遭遇当世五大高手围攻还安然无恙,更何况参与围攻的这五名高手里头,天下十大就占了三位,可见晏无师实力的确惊人,要说他天下第二,好像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了。

    有人质疑:“十年前的天下第一是祁凤阁,难不成祁凤阁仙逝,这天下第一竟要悬空出来,十年间,竟无一人能超越祁凤阁?”

    可无论别人怎么问,袁紫霄都不再开口。

    有人就激她:“琉璃宫的排名也未必能作准,竟连天下第一都排不出来,其他人又从何谈起?”

    袁紫霄冷冷道:“你们若是不信,大可顺着排名一个个挑战过去,若能把这些人都打败,天下第一自然就是你的了。”

    元秀秀笑吟吟道:“依我看,这排名到底作不作准,还得靠实力来说话,虽然今日缺了不少人,但有我,易观主,和沈道长在,十已占三,痛痛快快打一场又有何难?”

    李青鱼面色冷漠:“凭你也配与师尊动手,不如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说罢抽剑出鞘,秋水剑霎时宛若一道潋滟秋水,在他手中震荡起伏。

    李青鱼虽然厉害,但他连天下十大都未入,元秀秀又如何会惧他,也没等她发话,身后的萧瑟即朗笑一声:“何劳宗主动手,让我来会会你!”

    话方落音,双方足尖一点,往对方掠去,便在场中打作一团。

    虽说袁紫霄方才将自己排在倒数第二,但元秀秀实际上却不将这个排名放在眼中,只不过借由袁紫霄的话开场罢了,此时便笑道:“易观主,既然徒弟与徒弟交上手,那咱们当师父的,是不是也该给徒弟做一个榜样?”

    她此番前来的目标很明确,那便是擒贼先擒王,只要将易辟尘拿下,试剑大会也好,联盟也罢,自然立时土崩瓦解,别的门派纵是有反抗合欢宗的心思,经过这一次杀鸡儆猴,肯定也大受震慑,不敢再兴风作浪。

    见这场交手注定避不开,易辟尘将拂尘放下,转而接过弟子奉上的长剑,颔首道:“那贫道就向元宗主讨教了。”

    玉生烟见状,凑过来对沈峤耳语道:“师弟现在可莫要强出头,等易辟尘败了你再出头,届时还不轻轻松松捞个盟主来当当?”

    沈峤哭笑不得:“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当什么盟主!”

    玉生烟奇道:“师尊命我过来襄助于你,若你不想当盟主,他为何会如此吩咐?”

    沈峤心说你师尊想一出是一出,说话做事都与常人不同,我又如何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玉生烟对晏无师与沈峤之间发生的事情不甚了了,更不知道自己师父心态上的转变,只道师尊依旧不肯放弃对沈峤的兴趣,又想出什么主意,便也未曾多问,眼下竟是完全误会了,还像从前那般与沈峤相处。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