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此时的王氏已非当年“王谢风流满晋书”的王氏,伴随着朝代更迭,世家难免也在岁月变迁中盛衰不定,而在场的会稽王家,更不是王氏本宗后裔,只是旁支分出来的,充其量有些血缘关系,因从祖上就踏足江湖,所以现在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江湖世家,顺带做些买卖,与朝堂无涉,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豪强名门。,щщщ..com

    虽说这支会稽王氏只是王氏分支,但因沾亲带故,难免也以高门名阀自居,自然不将碧霞宗小门小派放在眼里,他们作为客人,不肯跟着易辟尘亲自出迎,易辟尘自然也不可能强迫他们。

    彼此见礼落座,易辟尘先谢过沈峤昔日在长安援救苏家的事情,又对赵持盈道:“碧霞宗遭逢变故,贫道鞭长莫及,无法及时赶过去相助,如今想来,犹有遗憾,还请赵宗主勿怪。”

    赵持盈叹道:“易观主客气了,碧霞宗之难,全由内部而起,如今侥幸度过难关,只是门中弟子凋零,大不如前,反观贵派门下人才济济,精英辈出,实在是令人欣羡不已!”

    易辟尘拈须:“赵宗主不必多虑,我看你这两位弟子,若肯苦心习练,假以时日,定能成就大器。”

    哪怕他可能只是顺口一句的客套话,能得到纯阳观观主一句赞赏,也足以让周夜雪和范元白二人高兴激动了。

    眼看这样无用的寒暄还将继续进行下去,王家三郎忍不住轻咳一声,插话进来:“敢问易观主,此番试剑大会,可还有别的门派前来参加?”

    易辟尘:“前来参加试剑大会的门派有许多,不知王三公子是想寻人,还是想拜师?”

    王三公子干笑一声:“观主可真会开玩笑,我王家武学经典数之不尽,自己尚且练不过来,哪里还有空去拜师?若是此番有其它门派宗主前来赴会,倒是要劳烦易观主引见一二,也好让我兄弟二人结识结识。”

    展子虔来头倒是够大,只可惜他在临川学宫不算重要人物,仅仅是被派来传个话。

    碧霞宗如今元气大伤,不入王二公子的法眼。

    至于沈峤,即使他如今武功有了长进,可当年半步峰一战,王家兄弟也在场观战,对他落崖那一幕委实印象深刻,他们之前对玄都山掌教抱着多大的期望,在那之后就破灭得有多彻底,此刻再见沈峤,早已失去当年的崇拜景仰,只觉对方不过尔尔,也没了结交的兴致。

    所以在场数人,都已经被王家兄弟排除在“结识”的范围外面。

    世人爱名,江湖人也不例外,这次试剑大会,许多人一方面冲着琉璃宫的排名而来,另一方面也有与纯阳观结盟共同对抗佛门与合欢宗的意图。

    王家虽然身在南方陈朝,但它在北方也有不少生意往来,不可能无视合欢宗的影响。王家自视名门望族,如何肯跟合欢宗合作?所以王家兄弟此来,也是为了查看纯阳观的底蕴,若这次有许多大门派依附过来,那就说明纯阳观的确势力庞大,王家也可以考虑与之结盟,若不然,那他们还不如跟临川学宫合作,何必舍近求远呢?

    他们问这个问题,分明是无视在场其他人,赵持盈与沈峤倒也罢了,范元白周夜雪却忍不住露出忿忿之色。

    易辟尘微微一笑,好像没听懂王三郎的暗示:“其它门派的来客也有,都各自安置了,有些还在山下,王三公子若想拜见的话也不麻烦,等会儿让本观弟子带路便是,诸位的居所都被安排在一起,并无贵贱之分。”

    王二郎有些失望,对方这样说,分明就是暗示这次不会有他们所期待的武林高手了。

    王三郎却还不死心,追问道:“听说十年前的试剑大会,那可是群雄毕至,精英荟萃,后来的天下十大高手里头就到了五六位之多,难道如今才刚过九年,试剑大会的影响力已经衰微至此?”

    周夜雪忍不住面露嗤笑,这人难不成以为真正的高手是大白菜,想要就能叫到的?

    既然是高手,自然更要摆架子与派头,像浣月宗宗主,不就因为不屑来参加这种场合而中途离开了,也只有脾性和善如沈道长这样的人,才会甘当陪衬,与他们一道前来赴会,谁知却因此被人有眼不识泰山,珍珠放在眼前还误当成鱼目,真是可笑之极!

    王三郎瞧见她面上的讽笑,眉头一皱:“这位娘子面露嘲讽,可是对我的话有何异议?”

    周夜雪淡淡道:“不敢,方才只是看见了一只猴子,自小生在山中,成日里看见的就是自己头顶的那片天,还以为那座山就是整个天下了呢!”

    王三郎哪里还听不出她在说自己鼠目寸光,当即冷笑一声:“倒是生得伶牙俐齿,只盼你的身手也能伶俐些,免得哪天因为胡言乱语得罪人而一命呜呼!”

    这话说罢,他袍袖一卷,顺势将桌案上的茶盅扫出,平平朝周夜雪飞掠而去,满满一茶盅的水却丝毫不曾溢出半点。

    王三郎既然敢瞧不起碧霞宗等人,显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单看这一手,连易辟尘也不仅面露赞赏,何止可以用两把刷子来形容,在年轻一辈里头,已经称得上实力惊人了。

    周夜雪大吃一惊,茶盅还未到,她已不由先退了半步。

    赵持盈暗暗摇头,正想出手帮忙,却被沈峤一手按住。

    却见沈峤坐姿未动,另一手则抄起自己桌案上的杯子,先一饮而尽,而后抛了出去,正正撞在王三郎飞过来的杯子上!

    两相碰撞,杯子发出一声脆响,却没有碎裂,杯中茶水收到震荡,洒落的茶水悉数落在沈峤杯中,而后两只杯子居然又沿原路反弹,回到各自主人的手中。

    所有变化不过顷刻之间,王三郎接住自己的杯子时,表情还维持着方才的怔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沈峤握住飞回来的杯子,只闻了闻便放下。“看来易观主并未偏心,王三公子的茶水与我们是一样的,既然如此,王三公子又何必如此热情,非要让我们也尝一尝你的茶水?”

    他这一手露得可比王三郎要高明多了,看似轻描淡写,举重若轻,但其中火候,非深厚内功与技巧不能达到,相较起来,王三郎对周夜雪做的,就像是关公门前舞大刀,不自量力了。

    意识到这一点,王家兄弟自然不敢再随意看轻对方了。

    王三郎神色恹恹地拱了拱手,半句话也没说,算是致了歉。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来哪怕是他们觉得已经不配名列天下十大的沈峤,也是他们现在依旧难以逾越的高山。

    易辟尘冷眼旁观,见王氏锐气大减,也无多余言语,只微微一笑:“今日一路奔波,想来诸位都很劳累了,贫道这便让人引诸位去稍事歇息如何?”

    王家兄弟自然没有异议,展子虔也点点头:“那就有劳易观主了。”

    出了正殿,李青鱼对沈峤道:“我就住在东边小楼,门牌上有李字的那一座便是,沈道长有事只管来寻。”

    沈峤谢过他,又与赵持盈一行,在纯阳观弟子的引领往居所走去。

    赵持盈特意落后几步,让范元白他们走在前面,拉住沈峤缓行耳语:“我怎么瞧这情形,方才易观主好像有话要说,只是被王家兄弟打断了?”

    沈峤点点头:“确似如此。”

    他毕竟也是当过一派掌教的人,易辟尘方才亲自出来迎他们,一方面表示态度,另一方面肯定也是作为开场白,必然有重要事情商议。

    赵持盈沉吟:“依你看,他会不会是想与我们商议结盟之事?”

    沈峤不答反问:“若是的话,赵宗主准备如何答复?”

    赵持盈叹道:“现在合欢宗与佛门势大,若他们想像上次突厥人那样吞并碧霞宗,以碧霞宗如今的状况,也只能坐以待毙了,也许结盟的确不失为一种办法。”

    沈峤:“我看易观主雄心勃勃,行事大气,如今佛门有雪庭发扬光大,儒门又有临川学宫,唯独道门犹如一盘散沙,若道门能在他手中一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赵持盈沉默片刻:“以现在的时机而言,易观主恐怕未必那么容易如愿,试剑大会本是武林盛事,此次却连临川学宫也只来了一名弟子,实在不容乐观。”

    她顿了顿:“其实论武功人品,沈道长未必就比易观主差到哪里去,若你肯振臂一呼,我定二话不说率领碧霞宗弟子投奔。”

    沈峤摇头失笑:“我现在连个立足的门派都没有,你们若要投奔,我又要如何收留?”

    他觉得赵持盈在开玩笑,赵持盈却认真道:“这天底下能够像沈道长一样为了承诺不惜千里的人又有几个?非但我碧霞宗承蒙你的恩泽,但凡与你交往过的人,又有几个敢说没受过你的恩惠?便连晏宗主,他那样一个正邪不分,行事由心的人,不也唯独对你另眼相看?”

    沈峤苦笑:“这份另眼相看,只怕是出于戏谑玩弄之心罢?”

    赵持盈微微一笑:“我看未必。”

    说话间,二人行至居所,正好屋子相邻,想来联络也方便,便各自回屋洗漱。

    沈峤刚洗了个脸,便又听见外头响起敲门声。

    他以为是赵持盈还有话要说,一开门,却见外头站着展子虔。

    “沈道长,别来无恙?”展子虔拱手道。

    沈峤侧身将人让进来:“展郎君里面请。”

    展子虔:“说来惭愧,本来看见道长,心里是很高兴的,还想与你促膝长谈,揣摩画技,可惜这次师命在身,却要赶着回去,只能过来辞别。”

    沈峤讶异:“这么赶?试剑大会不是明日才开始么?”

    展子虔苦笑:“正因为明日开始,所以今日才要回去,明日试剑大会,只怕少不了一番腥风血雨,届时纯阳观自身难保,更不要说什么结盟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委实不愿看着沈道长被卷入其中,不知你是否愿意与我一道回临川学宫,师尊一定会很欢迎道长的。”

    沈峤见他说得严重,却又没头没脑,不由蹙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