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对于武功已臻化境的人而言,飞花落叶俱可伤人,所以到了一定境界,武功招数形同外物,未必是克敌制胜的关键。,.;

    但这并不意味着招式就可有可无了,正所谓言为心声,内外兼修,若仅仅只有一身绝世内功,也相当于空有宝山而不知如何使用。

    祁凤阁一代武学奇才,深知学剑之人,剑招太多容易眼花缭乱,不知何从运用,不如化繁为简,所以他将玄都山所有剑法进行整合,最后只剩下两套,其中一套就是很有名的沧浪剑诀。

    玄都山的剑招融合道家清静无为,道法自然的原理,讲究以静制动,后发制人,轻灵飘逸,沈峤性子正好与之契合,练起来更加事半功倍。

    但伴随着他开始修炼《朱阳策》里的真气之后,原先的剑招已经渐渐变得不太适应,因为朱阳策真气不仅仅蕴含道家原理,还将儒家、佛家的精华融入其中,而儒门的精悍,佛门的刚猛,却无法在沧浪剑诀中体现出来。

    然而世间万物,纵然各有不同,却又总有相似之处,方才他看见那人一边写书法一边舞蹈时,对方虽然身处闹市之中,自己也在干着卖艺赚钱的活计,但他似乎却并不认为自己需要讨好围观人群,反而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所做的事情里面,手舞足蹈,全神贯注,西域舞蹈奔放豪迈,偏偏书法又是个细腻活儿,两者结合,竟有种刚柔并济的奇异和谐,旁人或许只觉得他的动作十分好看,但沈峤却忽然就触类旁通,从中悟出一套全新的剑法。

    此时身起剑落,剑光纵横,冬日树叶落尽,万物凋零,然而一人一剑,横扫涤荡,折身勾转,有时春风化雨,柔若无物,有时却又刚逾佛杵,厉厉风行。

    温温春阳,清清夏月,俱在其中。

    萧萧秋风,凄凄冬草,隐而不伤。

    涤涤山川,滔滔江汉,气韵天成。

    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

    心在剑中,剑在人中,物我两忘,通达明澈。

    周遭枯木仿佛感同身受,剑气所至,枯木纷纷倒下,地上原本干冷坚硬的泥土出现了一道道剑气,或深或浅,或长或短,偶有的枯叶为剑气所慑,纷纷离枝,却未落地,反而围着剑气打转。

    蓦地,剑尖一颤,枯叶仿佛也跟着微微一抖,而后纷纷射向前方,去势之快,竟悉数直接没入三丈开外的树干之中,不露半分,不留半点。

    高手以真气灌注飞花落叶而伤人并不稀奇,然而以剑御叶,境界又更上一层。

    山河同悲剑嗡嗡作响,似乎跟随主人的心情而波动,隐有山河磅礴,风雷奔腾之声,剑光并不刺眼,仅仅覆于剑身上的薄薄一层,比之从前更为柔和,然而这一层剑光,竟可以随着沈峤的心意而动,时隐时现,与之沉浮。

    一套剑法使完,沈峤收剑而立,缓缓长出一口气,心头激荡之感还未平静下来,胸口却血气翻涌,几欲作呕。

    他很明白,这是因为自己刚刚悟出“剑心”境界,但内力却还无法充分驾驭剑心,所以剑气反噬的缘故。

    学武之人毕生所求,无非是能不断进步,更进一层楼,所以低手仰望高手,高手则希望能继续向上攀登,学海无涯,武道又何尝有涯?剑道四境,剑气、剑意、剑心、剑神,对于许多人来说,“剑神”仅止于传说之中,除了战国时的干将莫邪以身殉剑,用命成就剑神境界之外,从古至今几乎无人能够达到这一境界。

    至于剑心境界,放眼天下,上溯数十年,也仅仅只有陶弘景与祁凤阁二人达到。

    斯人已逝,陶弘景与祁凤阁终将成为历史。

    而沈峤,却还活在当下。

    沈道长收剑立于原地,慢慢调理紊乱的气息,酣畅淋漓的感觉渐渐散去,他忽然想起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晏无师被他忘在食肆里了。

    沈峤暗叫不好,即刻飞身回城。

    晏无师身无分文,他又走了,伙计若上前催讨饭钱,即便现在是相对无害的“谢陵”在主宰这副性情,也很难想象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来。

    想到这里,沈峤脚下又加快了几分,眨眼工夫便回到原来那间食肆里。

    果不其然,二楼临窗处,他们那个位置旁边正围了七八个人,其中有食肆东家伙计,也有其他食客。

    晏无师身处众人注目之下,却一动不动,在幂篱下的脸瞧不清表情,乍看很像被训斥之后低眉顺眼不敢动弹。

    沈峤赶紧上前:“实在对不住,我方才临时有事离开了片刻,一共多少钱,我来给!”

    东家是个汉人,看见沈峤就像看见救星,苦着脸道:“这位郎君,我们这也是小本生意,在异国他乡本来就处处难行,实在不想惹什么麻烦,这位小娘子身上没带银钱,您方才又还没回来,小人就想着自认倒霉,免单算了,谁知这位小娘子却还赖着不肯走,我们一劝,她,她就……”

    沈峤顺着东家所指,看见案上已经碎成一堆齑粉的杯子和一半没入桌面的筷子,嘴角禁不住抽了一抽。

    见此情景,他哭笑不得,连连赔不是,又付了饭钱和碗筷的损失,这才拉着晏无师离开。

    “你……还是谢陵罢?”沈峤问。

    晏无师:“嗯。”

    沈峤轻咳一声:“对不住,我看见那人在舞蹈,一时有所得。”

    他带着晏无师来到楼下,那人还在跳,数九寒天竟也满头大汗,可见卖力。

    可惜他身前的铜盘里,铜板寥寥无几,围观看客也渐少。

    沈峤从怀中数出将近一半的铜板,放在那个铜板里,那人张大了嘴,连连道谢行礼,沈峤朝他微微颔首,便与晏无师离开。

    走了几步,晏无师忽然道:“给多了。”

    沈峤笑道:“无心种柳柳成荫,他帮我领悟剑心,我反而觉得给少了,只是我们现在身上银钱也不多,只能尽心了。”

    晏无师便不说话了。

    他的话比平日里还少,沈峤心想是不是自己刚才弃他而去,让对方心生惶恐不满,毕竟“谢陵”与真正的晏无师还是有所不同的,便笑着道歉:“还生着气呐?别生气了,是我错了,不该抛下你就走,实在是当时一心沉浸在顿悟之中,恨不得将那套剑法当即演化出来,所以才疏忽了,你想要点什么吃的玩的,我去买来给你罢。”

    晏无师沉默片刻,道:“糖人。”

    沈峤:“……”

    对方一说要糖人,沈峤就有点后悔了,但自己挖的坑自己跳,既然开口又怎能不兑现,他只好又带着晏无师找到原先那糖人摊子面前,小贩还认得他们,稀奇笑道:“两位又回来啦?可是还要买糖人?”

    沈峤尴尬道:“是,再要一个。”

    晏无师:“两个。”

    “……”沈峤妥协:“那就两个罢。”

    有生意送上门,哪有人会拒绝的,小贩笑逐颜开,动作飞快,两个糖人随即浇灌而成。

    晏无师一手拿一个,咬得嘎吱嘎吱响,沈峤只好装听不见,带着人去客栈住宿。

    要了间上房,依旧是一人睡床,一人打坐,沈峤现在功力逐渐恢复,所以闲暇时候就会以打坐来代替睡觉,因为前者不仅可以练功,同时也是一种休息。

    沈峤对晏无师道:“既然帛片可以修补魔心,你现在最好……”

    话说一半,他忽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拿掉幂篱的晏无师已经吃掉第一个糖人,正对着另一个糖人的“脑袋”慢慢舔,舔得“糖人沈峤”满头满脸亮晶晶。

    沈峤:“……你在作甚?”

    晏无师无辜:“有点饱,这个要,慢慢吃。”

    沈峤又不能说你不能舔,这样看着特别奇怪,因为人家就是在吃糖,这样一说反倒显得他多心了。

    他只能选择眼不见为净,将方才未竟的话说完:“中原不比西域,一入周国,我们的行踪迟早会暴露,如今有帛片在手,你的破绽修补指日可待,有空不妨也多琢磨一番。”

    说罢沈峤又禁不住摇头失笑:“其实你现在若是真正的晏无师,定轮不到我来叮嘱这番话。”

    晏无师忽然道:“若魔心修好,谢陵未必还在。”

    沈峤敛了笑容,也沉默下来,半晌才轻轻一叹:“但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谢陵甘心,晏无师未必甘心。”

    “谢陵”是晏无师之一,但晏无师永远不可能在抽身离开之后还回头来救他。

    也许每个铁石心肠的人内心深处终有一丝柔软,即使微乎其微,而谢陵分到了这一丝柔软,他又将其倾注在自己觉得最值得信任的沈峤身上。

    然而当有朝一日,“谢陵”消失,这一丝柔软,是不是也将随之消失无踪?

    晏无师,也还依旧是那个自私冷漠,不会为任何人事动摇的浣月宗宗主?

    对方看着他,眼神黝黑,专注分明,不含任何杂质,这是沈峤从未在晏无师其他性情上看过的。

    这是谢陵,不是晏无师。

    他告诉自己,然后走过去,轻轻抚上对方的头顶。

    对方任他施为,仅仅是略略扬起下巴,作出一个近似磨蹭的举动。

    这是一个只有谢陵才会做出来的动作。

    沈峤心中忽然柔软,柔软之中,又涌起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

    头颅外伤在玉苁蓉的作用下果然开始逐渐弥合,但里面受损的经脉想要修复,却非一朝一夕能成,晏无师现在性情多变,未必能专心修炼,譬如现在,他的身体由谢陵这个性情来主宰的时候,*就会降至最低,想法似乎也变得简单出来,连一个糖人都能让他得到满足。

    “帛片可还在你身上?给我看看。”沈峤道。

    对方将怀中帛片交到他手里。

    沈峤接过帛片,眯起眼仔细端详,上面蝇头小楷乃用丝线绣成,而非墨笔写就,所以历经年月而不褪色。

    上面所载,的确与魔门武功有关,陶弘景当年兴许曾经见过日月宗的武功典籍,洋洋洒洒一千字左右,多数都是对魔门武功的点评和自己的感悟,并无具体涉及如何习练魔门武功的诀窍秘法,沈峤现在目力不济,借着微弱烛光勉强看完,眼睛便有些酸涩难忍,几乎要流下泪来。

    “这上面并没有提及如何修补魔心破绽罢?”他有些奇怪,将帛片递回去。

    晏无师:“有。”

    沈峤:“哪里?”

    晏无师摇摇头。

    过了片刻,他又道:“我不知,但他知。”

    意思是“谢陵”并不知道,但本尊却是知道的。

    沈峤点点头,没再多问,他等对方入睡之后,方才找了块褥子盘膝打坐。

    月色如水,时辰渐晚。

    连遥遥的犬吠声也消失了,天地陷入沉睡,由里而外透着安宁。

    床上的人睡得并不安稳,身体偶尔会微微挣动一下。

    沈峤注意到他的动静,睁开眼睛,起身上前察看。

    “谢陵?”他轻声唤道。

    对方眉头紧拧,似乎陷入某种梦魇。

    沈峤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只是还未碰到肌肤,对方就蓦地睁开双眼。

    这不是“谢陵”!

    触及对方眼神,沈峤立马心生警惕,抽手后退。

    但晏无师的动作远比他想象的更快,对方如鬼魅般腾身而起,闪电一样朝沈峤面门抓了过来!

    “晏宗主,是我!”沈峤喝道。

    但无济于事,对方不管不顾,出手狠辣,招招俱是要人命的凶戾。

    晏无师的确身受重伤,但并不是武功尽废。沈峤忽然意识到这一点,之前对方很少出手,所以才给了他这种错觉。

    不过即使是真正的晏无师,也不可能一睁开眼就不管不顾对别人攻击,这明显是神智迷乱的表现……

    沈峤突然想起般娜曾说过晏无师掐住她脖子的情形,只是在那之后,沈峤没再见过对方展露出凶狠毫无理智的一面,所以逐渐将此事淡忘。

    难道这会是众多性情之中又一面的展示?

    他无可奈何,双方过手数招,现在的晏无师不是沈峤的对手,但他不要命似的打法让沈峤诸多顾忌,沈峤又不可能要他的性命,为免动静太大惊动客栈其他人,沈峤觑准机会点中对方穴道。

    晏无师反抗不能,往前倒下,沈峤及时将人扶住,却发现对方脸色骤然充血变红,忙把脉探看,发现晏无师体内气息紊乱,四处流窜,明显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不由吃了一惊,赶紧解开对方的穴道。

    但穴道一解,晏无师却蓦地伸手掐住他的脖子,一面凑上来,竟直接咬住他的嘴唇!

    沈峤吃痛,手绕到他颈后狠狠一劈,对方软软倒在他身上。

    总算清静了。

    沈峤松了口气,执起晏无师的手腕,这一探,又禁不住咦了一声。

    若说方才对方还处于走火入魔的状态,此刻才没过多久,脉象竟已完全平静下来,而且还呈现出截然相反的勃勃生机?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