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陈恭死死盯住晏无师:“晏宗主有办法?”

    晏无师:“你们与那些猿猴搏斗的时候,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它们的指甲锋利带毒,所以一旦挠到身上,伤口就会红肿发痒。,щщщ..com”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显然并没有受到陈恭中毒的影响,反而透着一股事不关己的悠闲。

    “那样锋利的爪子,必然要时时磨砺,这里可供选择的岩石不多,这些猿猴守护着的玉髓就成为最佳的选择,它们时时将爪子在上面磨拭,却没有因此染上剧毒,那是因为剧毒之物方圆一里之内,必然有相克之物,就像这古城里的蜘蛛和猿猴一般。”

    慕容沁听出其中关键:“晏宗主的意思是,主公这毒有解药?”

    陈恭却灵光一闪:“玉苁蓉!是不是玉苁蓉!快,你们去看看那附近有没有玉苁蓉?!”

    慕容沁等人忙跑到崖边四处察看,果然发现了玉苁蓉。

    “主公,果然有玉苁蓉!”慕容迅欣喜道。

    沈峤忍不住看了晏无师一眼,后者双手拢袖,半身隐在阴影中,显然没打算吱声。

    陈恭大喜过望:“快拿过来!”

    慕容沁叔侄将那几株玉苁蓉悉数斩断带过来,陈恭看也不看一眼,囫囵吞枣就往嘴里塞。

    但奇迹并没有发生,一刻钟之后,他的右手依旧疼痒难忍,青紫色甚至逐渐加深,已经从手肘往上蔓延,快要达到肩膀了。

    陈恭脸色青白交加,几乎也要与手臂相映成辉了。

    晏无师这才慢慢道:“玉苁蓉的确是解毒之物,但它的枝叶无用,唯一能解毒的是它的果实,那些猿猴一代代也正是服用了果实,才不惧玉髓和蜘蛛的剧毒,得以生存在此处。这里既然是婼羌的祭台,这些猿猴说不定是当年婼羌人训练用来看守玉髓的,你们瞧见那只猿猴首领了么,它已经渐渐衍化出人脸轮廓,可见心智狡猾非同一般。”

    这一段话本是饶富趣味,可惜说的人一板一眼,平淡无波,

    陈恭哪里还有心情听他细说这些猿猴的来历,若换了平日,只怕早就勃然大怒,让慕容沁将人拿下了,可这时命门被人捏在手里,他只得忍气吞声:“看来晏宗主已经将那些果实都摘下来了?不知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只要我能办到,悉听尊便,还请将玉苁蓉的果实给我。”

    晏无师:“你知道我要什么。”

    他偏偏就不明说。

    陈恭了解沈峤,他知道对方是君子,君子欺之以方,所以在与沈峤交锋的时候,他屡屡占了上风,但对晏无师却不能这么做,此人任意妄为之名早已人所共知,谁也没法用常理来揣度推断,陈恭知道他没死这个消息在这里也根本没法作为把柄威胁,反倒是对方手握玉苁蓉果实,眼下就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晏宗主若不明说,我怎么知道?”他还想垂死挣扎一下。

    晏无师冷冷道:“你猜我能不能在你的狗妄动之前将果实毁掉?你若肯冒险,我也不介意试一试。”

    此言一出,慕容迅虽怒上心头,却也只能停下原本打算向他那边靠拢的动作。

    陈恭咬牙:“你要的是太阿剑里面的东西?”

    晏无师不语。

    陈恭无计可施,只得用另一只手将藏在怀里的帛片掏出来递给晏无师。

    “玉苁蓉呢?”

    晏无师接过帛片,不知从哪摸出一枚果实抛过去。

    陈恭心有不甘,忍不住问:“你早就料到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所以特意赶在我们之前,以果实来威胁我?”

    兴许是拿到帛片之后心情不错,晏无师终于大发慈悲解答了他的疑问:“太阿剑为陈郡谢家之物,剑柄本来就是中空的但因所铸精铁极为罕见,坚硬异常,若要在剑柄中藏东西,就只能以天外奇石强力先将剑破开,再花大力气重新铸造。此剑遗失之后再无踪迹,直到吐谷浑王城重现。”

    陈恭吃下玉苁蓉果实之后,终于感觉身体不那么难受了,等待毒素消退的过程有点漫长,他只能借由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所以你一看到我拿着这把剑,就知道它已经被人重新拆开又锻造过了,而且因为我直奔婼羌来寻找玉髓,你也能猜到我是为了破开这把剑,拿出里面的东西,因此提前将玉苁蓉的果实都扔掉,自己留下几枚,好等着我中毒的时候要挟我交出东西!”

    陈恭恍然大悟,忍不住讥讽道:“晏宗主就算受了重伤,这份心机算计,同样也让人望尘莫及啊!”

    慕容迅更是怒斥:“卑鄙无耻!坐享其成!”

    晏无师冷笑一声,不屑与他们打嘴仗。

    慕容沁身形微闪,直接跃身上前,想要将他拿下,不料沈峤却忽然出手,横剑当前,将他拦住。

    两人交手数招,慕容沁发现自己竟从沈峤身上占不到半分便宜,不由暗暗吃惊。

    这个在出云寺里还手无缚鸡之力的瞎子,短短一年时间,竟已恢复如斯,令人不敢小觑。

    就在沈峤这一挡的间隙,晏无师已经闪身没入黑暗之中,慕容迅惊呼“他不见了”,所有人都循声望去。

    萨鲲鹏扑上前察看,果然搜寻不到晏无师的踪影。

    “主公,这里好像有个机关,但拉下来也没有动静!”他喊道。

    “必是他在另一边控制住了!”慕容迅愤愤道。

    身后便是断龙石,且不说这有千斤万斤之重的断龙石截断了他们的退路,就算断龙石能重新升起,石头另一边也有猿猴首领和毒蜘蛛在等着他们,众人不是打不过,只是那需要耗费太多精力,想想那些无孔不入的蜘蛛,每个人都打从心里发毛。

    前方就是悬崖,悬崖下面则是成片的晶簇玉髓,美则美矣,可又不能当饭吃,这些东西还有剧毒,看过陈恭方才的惨状之后,再没有一个人会对这片红玉髓起贪婪之心而自找麻烦。

    也就是说,他们眼下被困在这里,前后无路,出不去了。

    “沈峤,你现在满意了?!”慕容迅一腔邪火发不出去,冲着沈峤吼道。

    沈峤闭目养神,根本不接茬。

    陈恭沉声道:“你们先四下找找有没有其它出路,晏无师能从这里出去,我们一定也能。”

    趁着慕容沁等三人找出路的时候,他望向沈峤:“沈道长,恕我直言,晏无师先前被五大高手围攻,业已受了重伤,此行你本来可以不必带着他,却因为我一句这里可能有玉苁蓉的话,还是将他带了进来,这番恩德,莫说放在朋友身上,就是对陌生人,都足够令人感激涕零了。可现在他拿到了玉苁蓉,连带我的帛片,非但没有将你一并带走,反而把你丢下,独自离开,你不觉得冤,我都替你不平。”

    沈峤淡淡道:“如果我施恩望报,你现在欠了我多少,又该回报我几次?当年在破庙里,若不是我出手,你如何能打得过那帮地痞流氓?后来在出云寺,若没有我,你早已死在慕容沁手下,又如何还能像现在这样对他们颐指气使?可你回报了什么?是带着穆提婆来找我,还是以般娜祖父要挟我与你一道下婼羌古城?”

    陈恭语塞,满腔挑拨的话登时说不出口。

    沈峤:“你我本不是同路人,从前不是,往后也不会是。”

    陈恭原有两分心虚,听了这话,反倒有气,冷笑道:“你倒是清高无比,可你倒落得什么好处了?我有今日一切,全是靠我自己努力所得,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妨告诉你罢,我生来就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事,上回在出云寺,虽然当时我还识字不多,却硬生生将你念的都记下来了,在场那么多高手,谁又会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能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情?穆提婆凶狠残暴,被他宠爱的人都不超过一个月,许多更是下场凄惨,我却凭着自己的能力让他将我推荐给齐主,这才是我真正的进身之阶。”

    慕容沁等人固然被陈恭收服,但听他说起自己当人娈宠的经历,依旧不免有些尴尬,陈恭自己却并未觉得,侃侃而谈,面色自若。

    “得到齐国皇帝的宠爱,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愿意以色侍人,哪怕他在床帏之间是主动的那一方。借着齐主的宠爱,我让他找来教书先生教我读书识字,我很明白,像我这样的出身,永远不可能得到那些世家大族的认同,但我不需要他们认同,天下间能够驾驭人心的利器无非两样,一是书,二是剑。所以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认最多的字,都最多的书,而我做到了。”

    “沈峤,你以为慕容沁他们投奔我是为了什么,单单只是为了荣华富贵吗?你错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齐国注定衰亡,而他们知道一旦齐国兵败如山倒,就会树倒猢狲散,跟着齐主是没有前程的,还不如跟着我,至少我不会像齐主和齐国大多数王公贵族那样,根本没有自知之明。”

    “而你呢,沈峤,你固然清高,你也固然是个君子。老实说,我很敬佩你,因为我永远也不可能做到像你这样,以德报怨,无怨无悔。像你这样的君子,在这个世道根本活不下去,只会被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就像现在,你被晏无师背叛了一次又一次,最终却要与我这个‘敌人’一起坐在这里等死,这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吗?”

    沈峤静默不语,一直等到他说完,方才慢慢道:“陈恭,打从认识你起,我就知道你与你家乡其他人都不一样。你聪明,精力旺盛,有野心,对自己对别人都足够狠,生在这个乱世,你有成为枭雄的能力。所以你攀上穆提婆这棵大树,又通过穆提婆受到齐主的宠爱,这些都是你的能力,我不会因此看低你。你之所以总觉得我清高,是因为你内心深处尚未良心泯灭,你也知道自己的做法并不妥当,所以才会下意识与我比较,在意我的看法。若不然,各人各有道,你只管往前走就是了,又何必停下来看别人?”

    陈恭半晌无言,良久忽然笑出声:“不错,你说得不错!多谢你,为我结开一个心结和疑问,自此之后,我必能更上一层楼。”

    沈峤淡道:“那就恭喜你了。”

    他重新闭上眼,背靠冷冰冰的石壁,放任自己身心彻底沉入黑暗之中。

    早在晏无师将他交给桑景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学会不再抱有期待了,因为不再期待,就不会失望,更不会绝望。所以方才晏无师舍他而去,独自离开,在他看来,即使一开始有些意外,可很快这一丝意外也变得平淡无奇。

    对方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便性情大变,本质的凉薄自私却不会因此而少半分。

    许多事情,从来不是付出了,就一定会得到回报。

    自己早已习惯,如何还会难过失望?

    慕容沁等人四下搜寻,渐渐也觉得无望,他们身上虽然还带着干粮,可就算武功高手的日常需求远比常人来得少,这点干粮能够维持很久,但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这里不出去,再说此处位于地底深处,不见天日,气息窒闷,就算他们没有饿死,迟早也会被闷死。

    这时萨鲲鹏提议道:“不如属下去悬崖下面找找,也许有其它新的出路?”

    陈恭思忖片刻:“也好,下面虽然有玉髓,可也不是没法落脚,你小心一些,不要碰到那些玉髓就可以了。”

    萨鲲鹏答应下来,慕容迅年轻气盛,久坐发闷,也起身与他一道下去。

    众人方才多多少少都被猿猴抓伤,伤口发扬红肿,但并无大碍,因为这是外伤,不必吃玉苁蓉果实,从玉苁蓉根部挤点汁水出来涂抹在伤口上也能消炎止痒。

    陈恭让慕容沁也跟着下去帮忙搜寻,然后问沈峤:“若能出去,你有何打算?”

    沈峤缓缓睁开眼睛,黑暗之中,谁也看不见他眼中的迷茫。

    按照时辰和脚程来算,晏无师现在想必已经快要离开这里,回到地面上了,以他的能力,就算现在暂时没法与佛门儒门正面对抗,也能很快联系上浣月宗的人,不至于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换而言之,就算没有自己,对方也能过得很好。

    沈峤忽然想起一件事:“你方才拿到的是《朱阳策》其中一份残卷罢?”

    陈恭:“不错。”

    沈峤:“此物与其它残卷相比,是否有何特殊之处?”

    陈恭沉默一会儿,道:“你对《朱阳策》了解有多少?”

    沈峤:“《朱阳策》共有五卷,融合了儒释道三家所长,乃陶弘景毕生心血。”

    陈恭:“你也曾看过其它一两卷,有何感想?”

    沈峤:“的确是天下第一武学奇书,令人受益匪浅。”

    陈恭:“看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朱阳策》的确一共有五卷,也的确融汇儒释道三家之长,但那只是其余四卷的内容。另外还有一卷,常年流落在外,不知所踪,据说里头记载的,与魔门武功有关。”

    沈峤微微一愣,但仔细想想,又觉得陈恭这些话不乏合理之处。

    晏无师从前曾多次尝试过将《朱阳策》真气化为己用,甚至不惜拿沈峤来尝试,屡屡想要激发出他的潜力,但事实证明他的武功根基在魔心,与沈峤的道心根本不相容,《朱阳策》于他而言,其实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若《朱阳策》仅仅记载了儒释道的武功,晏无师根本不会对沈峤说出“已经有办法弥补破绽”这样的话,以他的本事,更有可能早已推断出太阿剑里藏着《朱阳策》残卷,而这一卷《朱阳策》,恰恰就是他所需要的。

    推出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沈峤缓缓吐一口气,神色中隐现疲乏,只觉得忽然有些累。

    只是他的声音依旧是平静的:“原来如此,陶弘景果然学究天人,难怪魔门中人也一直想要《朱阳策》,看来他们所要的,就是这帛片了。你同样心心念念要得到它,是否因为你现在在练魔门的功夫?你加入了合欢宗?”

    陈恭:“笑话,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何必还要加入合欢宗供人驱遣?反倒是合欢宗的人需要我为他们提供种种便利,所以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两相得利的交易与合作。”

    然而说太多也没用,事实就是他们现在依旧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慕容沁等人在下面转了一圈,无功而返,大家都有些丧气,陈恭也不再开口了,趁机打坐养精蓄锐,顺便将方才在帛片上匆匆一扫记下来的内容再记一遍,争取化为己用。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也会尽可能为自己创造有利的环境,所以陈恭才能在乱世之中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市井布衣,走到今日,连慕容沁这样的齐国宫廷第一高手,都甘愿被他差遣,听他命令。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石壁上忽然生出一声动静,原本昏昏欲睡的众人都蓦地睁开眼,纷纷循声望去,却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原先晏无师消失的地方。

    慕容迅最先反应过来,他一蹦三尺高,提着剑就要冲过去:“晏无师?!”

    这三个字念出来,俱是咬牙切齿,深恨无比。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