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两人的武功差距摆在那里,尤其是在沈峤发现自己被种下魔心之后,心火焚烧,根基几近崩溃,原先先发制人的优势完全消失,剑光被强压下来,从璀璨万丈而至黯淡无光,正如沈峤自己的生命之烛,在风中摇曳欲灭。(,https://)

    即使最开始桑景行为自己的误判而惊讶了一下,但这种惊讶并未维持多久,看见沈峤难以为继,他还笑道:“传闻说你武功大失,看来是真的了,奇怪,晏无师怎么不将你的功力吸光,反倒还把你留给我呢?”

    说话不耽误他出手的工夫,“雕龙掌”所至之处,真气隐隐浮现龙形,只是这龙却不是祥和慈蔼的模样,而是挟着狂暴之势朝沈峤张开血盆大口,肆虐而来!

    桑景行暂时还不打算杀沈峤,所以这一掌他并没有出全力,而只用上了八分功力——即便沈峤全身经脉尽断,四肢具废,也还是足够玩弄一阵的了。

    狂龙蔽天,月不得明,叶不得见,风雨如晦,凄厉交加!

    呼啸而来的龙在半空生生顿住!

    只因从沈峤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劲,仿佛毫无光明的黑夜里忽然炸出一团光,极耀眼,极刺目。

    “光”迅速膨胀,越来越大,那条不见血不肯撤的杀孽之龙,瞬间就气劲吞没,摧毁于无形!

    桑景行甚至来不及露出讶异的表情,脸色随即大变,人在半空却生生踏虚成实,扭身欲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沈峤蓦地暴起,手中山河同悲剑以雷霆万钧之势朝他刺过来。

    毫无花俏技巧,毫无高深招数,只是平平递出,身形飘荡如纸,又稳若泰山,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快,瞬间出现在桑景行的面前!

    桑景行觉得背面有股凉意,就像一盆冷水忽然从心头浇下。

    但他毕竟不是他的徒弟霍西京,霍西京的死法也不会在他身上重复。

    他一掌拍向沈峤,另一只手则抓向他握剑的手腕。

    但毫无用处,桑景行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手像是要被绞碎一般,剧痛无比,护体真气此时此刻竟然完全失去了作用,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手掌上的皮肉被一片片削下来!

    他的脸色剧烈变化,终于出现了一丝恐惧和不可置信,看沈峤的眼神也像在看一个疯子。

    “你竟然自毁根基?!”

    练武之人最看重的,莫过于根基。

    那是自己从小到大,寒来暑往,一点一滴练出来的,丝毫作不得假。

    沈峤的根基是道心,此时他自毁道心,完全是一副与桑景行同归于尽的架势。

    即使桑景行的武功比他高,再打下去,除非桑景行也愿意付出武功尽毁的代价跟沈峤拼一拼,否则他已经完全没了胜算。

    桑景行当然不愿意,所以他选择了抽身后退!

    可即便如此,一双肉掌也已经悉数被沈峤爆发出来的真气所侵蚀,瞬间血肉模糊,剧痛难当。

    果真是个疯子!

    简直无可救药!

    他咬牙切齿,又有些不甘心,可是动作稍慢一步,对方自爆而产生的巨大冲力已经冲破他的真气,剑光直接在他胸口划下深可见骨的伤痕!

    “啊!!!”桑景行忍不住大叫,不再犹豫,直接转身便逃。

    然而在他身后,凌厉夺目的有形剑意已经铺天盖地笼罩下来。

    ……

    “师尊!师尊!阿郁和阿瑛方才在使沧浪剑诀的时候,最后一招比划的姿势明明都和您教的不一样,您为什么不出声纠正他们呢?”

    “因为剑尖朝上只是一个大概的说法,到底朝上一寸,还是朝上两寸,并无成规可循,阿峤,练武是如此,做人也是如此,不要过分拘泥规矩,那样只会局限了你自己的目光和格局。”

    小孩子因为裹得厚厚,走路有些不稳,可他还是执着地抓住前面那个高大身影的袍角,表情似懂非懂,又充满孺慕和依恋。

    被他抓住不放的人见状一笑,索性蹲下来将他抱起,一并前行。

    “在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的人,有好人,也有坏人,还有更多,不能单纯用好和坏来区分的人,他们的想法未必和你一样,走的路未必也和你一样,就像郁蔼和袁瑛,同样一套剑法,他们使出来还有区别,你不要因为别人跟你不一样,就去否定他们,做人当如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练武也是如此,心性偏狭者,成就境界终究有限,即便他登上巅峰,也不可能长久屹立不倒。”

    “那阿峤呢,阿峤是好人还是坏人呀?”圆圆的眼睛极黑而又澄澈分明,映出了自己最亲近之人的影子。

    他的脑袋随即被抚摸了一下,那手温暖干燥,就像阳光暖暖洒在身上。

    “我们家阿峤,是最可爱的人。”

    得到满意的答案,他有点小小羞涩,又禁不住开心地笑了。

    然而温暖陡然消失,周围所有景物仿佛瞬间破碎,连同抱着他的这个人。

    依旧是在玄都山上。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景物未必依旧,况人面乎?

    当年还追在他后面非要他喊师兄的手足,如今已经与他一般高矮,正站在他面前,痛心疾首地质问:“师兄,从来没有人自甘寂寞,玄都山明明是天下第一道门,有实力扶持明主,让道门影响遍及天下,为什么偏偏要学那些隐士独守深山?除了你之外,玄都山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想的,是你太天真了!”

    是吗,真的是他太天真了吗?

    他只不过想要好好守护师尊以及前几代掌教留下来的这片土地,好好守护这些师兄弟们不必卷入战火,远离江湖上的勾心斗角。

    他错了吗?

    “是的,你错了。”有个人对他这样说,“你错就错在对人心估量不足,你以为世上的人都与你一样无欲无求,一样随遇而安吗?人性本恶,不管多么亲厚的感情,只要你阻挡了他们的利益,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铲除你。你难道还没有这份觉悟么?”

    “像你这样天真的人,注定不可能生存太久,离开了玄都山,离开了祁凤阁的光环,你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

    “本座不需要朋友,只有一种人有资格与我平起平坐,那就是对手。”

    “你竟然自毁经脉,自绝后路?!你简直是个疯子!!!”

    所有往事,所有声音,在这句话之后骤然破灭。

    一切仿佛回归最初。

    剧痛从四肢百骸传来,痛得像是有人拿了把钝刀子一直在锉他的骨头,又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血肉里钻去钻去,他自诩极能忍痛,可到了此时此刻,也忍不住想要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忍不住想要流出眼泪,甚至想要拿一柄利剑直接穿透自己的心头,结束着无穷无尽的痛苦。

    然而他所以为的大喊大叫,在旁人听来,却不过如同蚊呐罢了。

    “沈郎君,您醒了?”

    声音轻轻的,像从远方传来,飘渺不定。

    实际上对方是趴在沈峤耳边说的,只不过他现在的状态很难听得分明罢了。

    他竭力想要发出声音回应,最终却只是手指动了一动。

    对方看见了,对他悄声道:“沈郎君,您是不是能听见?那我说,您听就好了,听见了就动一动手指。”

    沈峤很快回应。

    他认出对方的声音了,是白龙观里那个小道士,观主的小徒弟十五。

    果然,对方道:“我是十五,两天前上山采药的时候发现了您,当时您藏在山洞里,浑身冰凉,几乎没气,差点吓得我,我一个人也搬不动您,只能回去通知师父,让师父抬您回来的。”

    是了,沈峤也想起来了,当时他自毁武功准备与桑景行同归于尽,虽然没有成功,却也重创了对方,他则趁机逃走,藏入旁边白龙山中,本以为十死无生,却没想到竟然被十五发现。

    他想问桑景行有没有找上门来,自己有没有连累了他们,但努力半天,却还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皮急剧颤动,可见内心焦急。

    十五发现了,赶紧找来一杯水,小心翼翼喂他喝下。

    清凉水流润过喉咙,好一会儿之后,沈峤终于感觉舒服许多,睁开眼,毫无意外一片漆黑。

    他本以为是自己眼睛的问题,十五却道:“我们现在是在白龙观的地窖里,没点灯,所以黑漆漆的。”

    沈峤开口,声音哑得连自己也差点认不出来:“有没有,人,来找,过,你们……”

    他现在身体极其虚弱,连说话也只能一字一顿迸出来,困难而又吃力。

    十五:“有,彭城县公的人来了两回,可能是因为那日驴肉夹饼的事情来算账的,得亏师父有先见之明,让我们提前都搬到这里来,观里那么破,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们打砸的,他们进来找了一圈找不着人,就走了,约莫还以为我们逃走了呢!”

    说到后面,他禁不住笑了出来。

    沈峤:“对不住……”

    十五:“沈郎君,您千万不要这样说!”

    他似乎察觉沈峤内心的疑惑,很快接下去道:“您还记得么,当日湘州城外,您曾经把自己怀里的饼给了一个孩子,后来他还给您磕头谢恩,说要给您立长生牌位来着。”

    等席卷身体的又一波痛楚缓过去,沈峤费力地想着,模模糊糊有点印象。

    “你就是那个……”

    十五虽然有点瘦弱,却生得干干净净,白白嫩嫩,与记忆中那个面黄肌瘦,几不成人形的孩子判若两人。

    “对,就是我,后来阿爹想拿我去换别人的孩子吃,阿娘不肯,拼死拦下来,又说要把自己卖出去,换我和弟妹的平安,阿爹答应了,可没想到阿娘被换了粮食之后没两天,弟妹就相继重病死掉了,”十五的声音带了点哽咽,“阿爹嫌我累赘,想把我煮了,幸而当时正好遇见师父,师父拿一袋子饼将我换下,又带我走,我跟着师父,一路来到白龙观定居,我原先的名字不好听,师父就给我改了名,叫十五。”

    十五擦掉眼泪,握上沈峤的手,仿佛要给他安慰,却怕他疼而没敢用力:“我一直记得您对我的恩德,若不是您那块饼,我兴许坚持不到遇见师父,所以您不要说对不住我的话,就算您没救过我,看见您倒在那里快死掉,我怎么能不帮忙?”

    沈峤的手微微颤抖,眼角隐现泪光,不知是听见他的话,还是想起旧事。

    十五还以为他是疼的,忙道:“您是不是疼得厉害,我去让师父过来给您上点药!”

    “上什么药,才刚上过,你以为药不用钱啊!”观主正好过来,听见这话,没好气道。

    话虽如此,他依旧走了过来,执起沈峤的手开始把脉。

    “经脉俱毁,内力全无,你到底干什么去了,竟能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往后也别想练武了罢!”观主啧啧出声。

    “师父!”十五大急,生怕这席话令沈峤心神大受刺激。

    观主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心软,他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反倒急了,他武功全废又不是我弄的!”

    沈峤果然半晌没有出声。

    十五轻声道:“沈郎君,您别伤心,师父医术高明……”

    观主:“喂!我说你又不是闺女,怎么成天胳膊往外拐?我什么时候医术高明过,就是略通医理,略通!懂不懂!”

    十五抓着他的衣角撒娇:“师父嘴硬心软,其实人可好,可厉害了!”

    观主笑骂:“臭小子!”

    他又转头对沈峤道:“你伤得太重,我医术不精,这里药材又不全,只能尽力,不过武功的事情我没办法,你根脉俱毁,这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

    沈峤忽然问:“敢问,我体内的,余毒,是否,还在……?”

    观主奇怪:“余毒?什么余毒?我探脉的时候没发现你体内有余毒啊!”

    为了确认一遍,他又并作三指压上沈峤手腕仔细察看,片刻之后收手道:“你虽然伤得重,但我的确没发现有中毒的迹象。”

    沈峤自打被下了相见欢之后,余毒未清,连晏无师也没有法子,这毒根植骨血之中,时隐时现,以致于他功力恢复一直遭到阻碍,修炼内力也是事倍功半,眼睛受其影响,同样总是好不了。

    但现在,观主竟然说他体内没有中毒。

    也就是说,他在自废武功想要与桑景行同归于尽的时候,却没想到置之死地而后生,体内余毒反而也随之清空无遗。

    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沈峤露出一抹苦笑。

    观主进来的时候,顺手带了一盏烛台放在旁边,此刻看见他嘴角微扬,不由奇道:“你都这么惨了,还笑得出来啊?”

    又扭头问十五:“你说他是不是骤遭剧变承受不了打击变成傻子了?”

    “师父!”十五恨不得捂住他的嘴巴。

    观主:“得得得,我不说了,那粥应该是熬好了,我去看看,少了初一那死家伙在旁边供使唤,还真是不习惯!”

    他边走还边啧啧出声:“那可是好不容易采到的老山参啊,我平日里都舍不得吃,现在倒是便宜外人了!”

    待他离开,十五歉然道:“您别放在心上,师父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他话虽说得不好听,这两天多亏了他老人家,否则我还不知如何是好呢!”

    沈峤:“我知道,我……也没疯,这地窖里,是不是,通着,外头?我看见,好像有,光线。”

    他一字一句,说得很是吃力。

    十五:“是,师父在这里打了两个孔洞,外面有点光线透进来,您能瞧见啦?”

    沈峤:“现在,渐渐,能看见,一点,不是,很清楚。”

    十五:“您别担心,师父说这地窖隐秘得很,别人很难发现的,彭城县公的人来了两回,每回都找不见我们,最后只能离开,师父说过段时间他们以为我们迁走了,肯定就不会再来了。”

    沈峤:“谢谢……”

    十五笑道:“不用谢,您好好歇息,安心养伤,我去烧点水给您喝。”

    这里虽然阴暗不见天日,却是一处安静的养伤之地,据十五说,白龙观始建于后汉末年,迄今三百多载,虽屡经战火而屹立不倒,只是当年的热闹与香火已不复得见,剩下一座伤痕累累,无人问津的道观,十五他师父来到这里定居的时候,道观已经空无一人。地窖后头还连着一条地道,应该是与道观一起建起来的,被十五他师父发现之后,这里就成了极佳的避难之所。

    之后沈峤又昏睡了两天,神智有时清醒,有时混乱,午夜梦回,他甚至以为自己还在玄都山上,仿佛一推开门,就能看见师尊在外头看着众弟子练功。

    然而终究不是,所有的过去终究无法重来,逝去的人也不会复生。

    那些美好安静的岁月,仿佛也都留在玄都山上,一去不返。

    随之而来的,是他之后经历的背叛,挫折,困境,是诸国混战为名为利,是宗门彼此算计坚持己见,是苍生在地狱中挣扎呻、吟不得超脱。

    一切苦难,触目惊心,感同身受。

    你谨守道心,不肯放弃你所谓的做人原则,其实也是因为还没有濒临自己无法忍受的绝境吗?

    晏无师曾经这样问过他。

    此时此刻,沈峤又一次想起这句话,想起两人相处时的点滴。

    他曾经自以为的朋友,在对方的嘲笑和算计面前不堪一击。

    可即便再来一回……

    再来一回……

    “沈郎君,您今日好些了没,这是刚熬好的山参梗米粥,师父说对身体恢复很有帮助的……呀,沈郎君,您怎么哭了!是太疼了吗!”

    微弱的光线中,晶莹顺着沈峤的眼角慢慢滑下,滑入鬓中,无声无息。

    十五赶忙放下粥,急急扑过来。“我去让师父过来!”

    “不用。”沈峤勉力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袍。

    十五哎呀一声,不掩惊喜:“您能动了?!师父还说您经脉俱损,这辈子都很难恢复了呢,看来师父是故意吓唬我呢!”

    沈峤朝他笑了一下。

    他清醒的时候,每一根骨头都在叫嚣痛苦,疼得直让人想就此死过去,可他依旧坚持下来,并在心中默念自己曾学过的《朱阳策》口诀,结果却出现了令人吃惊的情形。

    当年他学《朱阳策》时,本身已经有玄都山武学打底,学起来并不费劲,可进度总是不快不慢,祁凤阁也找不出其中原因,那时候陶弘景已死,他又不可能去问个清楚,只能让徒弟自行摸索,自己偶尔从旁指点。

    但现在,在他经脉俱损,体内真气全无的情况下,《朱阳策》却仿佛发挥了完全意想不到的作用,破碎的丹田正以不可置信的速度在一点点恢复,废掉的经脉也在朱阳策真气的滋润下进行重塑。

    甚至可能再过不了多久,他的伤势就能悉数痊愈。

    汇聚了儒释道三家之长的《朱阳策》的确不可思议,即使沈峤只能学到其中两卷,可也并不妨碍他感受到其中的博大精深。

    儒之方正秉直,道之柔和绵厚,佛之庄严明澈,悉数化作涓涓细流,在他的体内流淌。

    沈峤不知道这算不算置之死地而后生,但他的身体的确一天比一天好,恢复速度甚至连原本觉得他一辈子也只能这样了的观主都感到吃惊。

    十五很善解人意地没有追问他方才为什么会落泪,沈峤却主动拉住他,对他道:“十五,谢谢你。”

    十五不明所以,又有些不好意思:“您之前说过好多声谢啦!”

    沈峤待人以善,却从来也没抱着需要别人回以同样善意的心思,因为不管别人回报与否,都不妨碍他的作为。

    他想要这样做,所以才去做,别人理不理解,认不认同,嘲不嘲笑,都跟他没有关系。

    从这一点来说,晏无师与他并无不同。

    但沈峤终究是个人,不是冰雪心肠,不是铁石肝胆,他也会疲惫,他也会心冷,也会痛苦。

    “这一声是不一样的。”他对十五道。

    十五羞涩地笑一笑:“您恢复得这样好,师父说您该吃些肉了,他今日买了只鸡回来炖汤。”

    沈峤歉疚道:“是我令你们破费了,等伤好,我就去挣钱……”

    十五笑道:“您不用担心这个,其实师父他老人家偷偷藏了不少私房钱,就是不肯拿出来,天天装作日子很苦……”

    “十五你皮痒欠揍啊!居然当着别人的面说你师父的坏话!大逆不道!孽徒!”这话正好被进来的观主听见。

    十五吐了吐舌头:“是弟子的错,您别生气!”

    观主怒道:“我先前怎么会觉得你比初一乖呢!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肖!不肖徒弟!”

    十五乖乖听训,又撒娇又是作揖,总算让观主火气消了一些,又开始对大徒弟碎碎念:“今日北市有集会,初一一大早就跑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心野成这样,他要是长对翅膀,是不是都能捅天了!”

    十五:“师兄兴许是看见什么好吃的东西,在给咱们带罢?”

    观主:“带个屁,他身上只有几文钱,给自己买吃的都不够!”

    忽然间,地窖里的铃铛就响了起来。

    铃铛极小,声音也非常微弱,但因观主站在旁边,随即就能听见。

    这是一道简单的机关,铃铛外面的线连到外面,另一头系在大门入口某处,只要有人从外边进来,线受到轻微震动,地窖里的人也能马上察觉。

    十五欢快道:“是师兄回来了罢!”

    他待要出去,观主却一把抓住他:“等等,有些不对!”

    这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初一蹦蹦跳跳的声音:“师父,十五,我回……咦,你是谁?”

    观主脸色大变:糟了!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