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本隔着一条街巷,吆喝着买卖的喧闹声如潮水般褪去,耳朵再也听不见半点声音。,щww..com

    沈峤不用睁开眼,也知道自己还站在原地,并没有忽然间换了一个地方。

    但周围隐隐有种无形力量,一直在影响着他,催促他做出错误的判断,让他以为自己已经置身它处。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内力强大到了一定程度,可以改变周围气场,令人产生紊乱感,迷惑对手的感官。

    很显然,对方用这种方式出场,是为了给沈峤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但沈峤感觉不到那人的敌意,所以他没有动。

    玉佩璁珑,时远时近,像在十里之外传来,又像只在几步远的地方,四面八方,无所不在,如影随形,如附骨疽。

    玉石撞击之声清脆悦耳,但听久了也会令人心生焦躁不安,沈峤握着竹杖一动不动,垂首敛目,好像已经睡着了。

    忽然,他动了。

    竹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前方点了出去!

    伴随着手上动作,他的身形也随之向前飞掠,像一道离弦的箭,与他平日里病怏怏的形象截然不同,也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精准无误地扑向目标。

    竹杖点住的那个地方,明明看似一片虚空,什么也没有,然而当灌注内力的竹杖化作一道白虹落在那一点上时,周围无形屏障瞬间崩溃破碎,那些被隔绝的声音一下子又都回来了。

    “何方高人,不妨现身一见。”他道。

    “我在临川学宫久候贵客不至,只好亲自出来请,唐突之处,还请贵客见谅。”声音平和温厚,由远及近。

    对方没有刻意隐藏脚步声,一步一步,如黄钟大吕,一下下敲在心上。

    沈峤知道这是内力糅合幻术所致,像刚刚“隔绝”声音一样,可以给对手以一种先发制人的震慑。

    “原来是汝鄢宫主,久仰大名,今日得见,贫道幸甚。”

    作为儒门领袖,又是天下排名前三的高手之一,汝鄢克惠名震天下,他本身打扮却甚为简朴,布衣布鞋,头束布巾,长相也平平无奇,放在人群里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中年人,绝不会吸引多一分注意力。

    但此时此刻,他从街道的另外一边走过来,不紧不慢,信步闲庭,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身份。

    因为天下间也没有多少人能拥有他这样的气度。

    “昔年祈道尊飞升的消息传来时,我也正在门中闭关,未能及时派人前往吊唁,等出关之后方才惊悉这一消息,祁掌教天人之姿,武功盖世,世所景仰,如此骤然仙逝,委实令人始料不及,克惠心中哀痛憾恨无以复加,还请沈道长节哀。”

    到了汝鄢克惠这等武功境界,对祁凤阁更有一种高手之间的惺惺相惜,所以这番话并不算过分恭维,其中大半出于真心。

    沈峤客客气气拱手施礼:“贫道代先师谢过汝鄢宫主厚爱,先师曾说过,他活到如今这个岁数,对先天高手而言或许不算高寿,但若为追求武道极致而殒命,他却觉得十分值得,所以请汝鄢宫主不必为先师伤怀,吾道不孤,天地同存。”

    汝鄢克惠叹道:“好一个吾道不孤,天地同存,祈道尊的确非同凡人!”

    叹罢,他注目沈峤:“我出来时,茶庐正在烧水,想必此时茶已砌好了,不知沈道长可有兴致前往临川学宫一游?”

    沈峤:“贫道久居北地,一时之间,恐怕喝不惯南茶。”

    这天下间,能得汝鄢克惠一句邀请的寥寥无几,常人眼里的不胜荣幸,他却婉拒了。

    汝鄢克惠微微一笑,没有生气:“南茶自有南茶的妙处,兼容并蓄,方能纳百川之流,成无垠大海。”

    沈峤也笑:“我只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届时喝了汝鄢宫主的茶,不好不答应汝鄢宫主的要求,左右为难,反倒不美。”

    汝鄢克惠:“北朝地大物博,南朝同样不遑多让,尝过临川学宫的茶,说不定到时候主人不挽留,贵客也不舍得走了呢?”

    这样说,难道以前去临川学宫的人都被下了*药,所以才舍不得走?沈峤忍不住笑出声。

    汝鄢克惠奇怪:“沈道长笑什么?我的话很可笑么?”

    沈峤摆摆手:“我一时失仪,与宫主无关,还请见谅。”

    换作晏无师在,立马是要将这些话说出来嘲笑对方的,但这明显不是沈峤的作风。

    今日之前,汝鄢克惠委实没想到沈峤会如此油盐不进,照理说,一个已不在其位的前掌教,不管出于对自身前程的考虑,还是其它什么原因,都不可能与一个魔门中人走得太近,坊间传言晏无师救了沈峤的命,挟恩将他锢在身边,沈峤同样依附晏无师自保,这些风言风语,汝鄢克惠原是不信的,但现在沈峤的种种表现,却让他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汝鄢克惠:“祁道尊未仙逝前,我曾有缘与他见过一面,相谈数日,彼此一见如故,当时我邀令师与我一道扶助明主,还天下百姓一个清平盛世,当时令师虽然不愿让玄都山入世,可也赞同正统之论,是以方才有日后他与狐鹿估的二十年约定,如今沈道长虽已非玄都山掌教,可毕竟还是祈道尊的弟子,难道竟要置令师的原则立场于不顾么?”

    沈峤:“汝鄢宫主此言差矣,且不说我与晏宗主的关系并非外人所想,浣月宗辅佐的周朝,如今蒸蒸日上,百姓安乐,难道只因宇文邕是鲜卑人,就不能问鼎中原,统一天下?先师所反对的,乃是出卖中原百姓利益与外族勾结,若外族入我中原,学我汉家文化,能视中华夷狄百姓如一,又为何不能是明主呢?”

    汝鄢克惠摇摇头,语气多了一丝沉重:“化外蛮夷,再过多久依旧是化外蛮夷,并不因其入主中原而改变,你且看齐国,高家祖上甚至不是异族,只因久历胡俗,便已悉数胡化,焉有半点汉家礼数?齐主昏聩,任凭小人女子祸乱朝纲,高家江山只怕寿命难续,周朝因突厥强大,又与其联姻,百般讨好,而突厥于我中原的危害,沈道长难道还不清楚?”

    说到底,汝鄢克惠觉得陈帝是将来可以统一天下的明主,所以想劝沈峤弃暗投明,以他的身份地位,能亲自前来劝说,已是非常有诚意的表现,因为严格来说,沈峤现在失了掌教之位,武功又大不如前,地位与汝鄢克惠已不相匹配,不值得劳动对方亲自出马,但汝鄢克惠仍旧是来了。

    若是放在好几个月前,沈峤刚刚入世,对天下局势没什么了解时,兴许还会被这一番话打动,但现在他却也有了自己的主张,听罢只是摇摇头,并未多说:“贫道如今已不代表任何宗门,不过是孤身飘零于江湖,苟全性命于乱世,归顺与否,对临川学宫,对陈朝意义都不大,即便汝鄢宫主今日亲自前来劝说,是看在先师的面子上,沈某依旧感激不尽,只是这份好意,只能心领。”

    汝鄢克惠微微一叹:“我见沈道长说话声音隐有阻滞,想来是内伤在身,久不痊愈,若你愿意来临川学宫养伤,我可以会同陈主宫中最好的太医一道全力帮你医治伤势!”

    沈峤曾听晏无师说过,汝鄢克惠与当今陈朝皇后柳敬言乃是同门师兄妹,所以汝鄢克惠跟陈朝皇室关系甚密,如今看来的确如此,否则一般人不至于能随口以宫中太医来许诺。

    但汝鄢克惠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沈峤依旧微微动容:“多谢汝鄢宫主,沈某何德何能,无功不受禄,实在不敢从命。”

    老实说,汝鄢克惠实在想不到自己今日会白走一趟,因为于情于理,沈峤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忽然想到那个关于晏无师和沈峤关系甚为荒谬的传言,但立马又觉得果然荒谬得可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罢了,临川学宫从来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汝鄢克惠面露淡淡遗憾。

    沈峤也露出抱歉的神色:“贫道冥顽不灵,累宫主亲自跑一趟了。”

    汝鄢克惠笑道:“此去行馆之路不远,不过不是当地人的话,也很难找得到,你身旁这小贩被人迷晕了,可要我代他送你一程?”

    “汝鄢宫主真是闲得发慌,不进宫与你的皇后师妹叙叙旧情,跑到这里来说服阿峤弃暗投明,可惜阿峤铁了心要跟着我,你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这句话自然不会是沈峤说出来的。

    一个人从街巷尽头的拐角处出现,一步步朝他们走来。

    与方才汝鄢克惠刻意营造的玉声不同,晏无师走路没有半点声音,衣袍翻飞却又潇洒飘逸得很,仿佛世上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停下脚步,值得他注目片刻。

    于无声处自张狂。

    汝鄢克惠面色不变,甚至露出一丝笑容:“想来自晏宗主闭关之后,我们便不曾见过,如今一见,晏宗主果然功力精进,一日千里。”

    晏无师在沈峤身后半步左右停下,没有再往前一步,他微微眯眼打量了汝鄢克惠一下:“但你却在原地踏步,比十年前也没有多少长进。”

    说罢这句话,两人就不再说话,都互相望住对方。

    不知情的人看见这幅场景,只怕还当两人之间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晏无师的衣裳无风自动,汝鄢克惠却偏偏半片衣角都不晃一下。

    沈峤忽然道:“二位要动手,还请另外选个地方,这里还有个不谙武功的寻常百姓,勿要殃及无辜的好。”

    话刚落音,汝鄢克惠就动了!

    但他的方向并不是晏无师那里,而是径自朝城外掠去,遥遥留下一句话:“城外有空旷处!”

    这句话带上了内力,汝鄢克惠的功力岂是作假,当即几乎就传遍半个建康城,闻者无不耸然动容。

    晏无师冷哼一声,也未见如何动作,身形已在几丈开外。

    与此同时,在他之后,数道身影先后飞掠尾随而去。

    那是听见动静纷纷赶去观战的江湖人士。

    这一战,注定惊动天下!

    ……

    汝鄢克惠这一声,惊动的不止是一两个人,但凡此时身在建康城中,又正好听见汝鄢克惠说话的人,必是精神一振,纷纷赶了过来,即使他们不知道与汝鄢克惠的对手是谁,但能得他亲自邀战,必然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若能旁观这样一场精彩交锋,必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没有人想错过。

    然而想跟上去观战并不是那么容易,汝鄢克惠的话一出口,他就与晏无师二人一前一后往城外掠去,身形飘若惊鸿,眨眼视线之内只剩下两道残影,再眨眼,连最小的影子都瞧不见了,许多轻功稍逊一些的,当即就只能望这两人离去的方向目瞪口呆外加顿足扼腕。

    不过能跟上的也不少,像*帮帮主窦燕山,同样也因为在听见动静而恰逢岂会,此时他一边跟在后面,一边还能对晏无师喊话:“晏宗主可还记得出云寺之夜,你给我*帮带来诸多麻烦,窦某今日也想会会你!”

    这天底下能让晏无师放在眼里的人不多,但绝对不包括窦燕山。

    是以窦燕山的话一出,就听见晏无师哂笑一声:“我晏无师不与无名小辈交手!”

    这句话同样用上了内力,传出很远,不仅追在后面的窦燕山,连还在原地没动的沈峤也听见了,其他人当然更不用说。

    许多人暗自发笑。

    缺德点的,当即就笑出声来。

    窦燕山脸色一黑。

    江湖上看见窦燕山出手的人不多,毕竟他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位高权重,若事事都要亲自出手,那这个帮派也混得太惨了,但不管怎么说,他的武功,就算不入十大,起码也是一流高手。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不入晏无师的眼。

    此人的狂妄霸道,目无余子可见一斑。

    但谁让人家有这个本钱和实力呢?此话一出,除了窦燕山之外,其余人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窦燕山脚下不停,又扬声道:“晏宗主可听过骄兵必败这句话?”

    他这话足足灌注了九成内力,离他稍近的人,当即就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头晕恶心。

    那些人不由一凛,再也不敢小觑窦燕山。

    沈峤没有追上去。

    因为他知道晏无师与汝鄢克惠二人实力即便有差别,这种差别也是微乎其微的,到了他们那个层次的高手,输赢并不在那一点内力或招数,而在于对机会的把握,以及对对手的了解,有时候分毫之差,胜负就此颠覆。

    那两个人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这次就算不用上十成十的功力交手,起码也会用上□□成,以沈峤如今的功力,要追上也有点勉强,即便能追上,也得耗损不少真气。

    反正两人这一交手,打起来时间肯定短不了,他顺着众人追过去的方向找过去,最后无论如何也能找得到的,于是也不着急,先将小贩搀扶起来走到街□□给别的摊贩帮忙照看一下,自己再朝城门处走去。

    刚出了城门,便听见白茸娇笑:“沈郎这样一步步地走,要走到什么时候才到?”

    沈峤挑眉:“白小娘子怎么还没去观战?”

    白茸嗔道:“奴家与你是头一回见么,总是白小娘子白小娘子地叫,你不肯叫茸娘,叫一声牡丹也好呀!”

    她见沈峤没理自己,还在往前走,跺一跺脚:“好啦,这样磨蹭拖拉,你自己不急,奴家还替你急呢!这一战机会难得,许多人现在都拼了命地追过去,再晚可就占不着好位置了!”

    说罢她伸手过来抓沈峤,沈峤待要避开,便听见她娇声哎呀:“送你一程呀,你躲什么,难不成还怕我轻薄你?”

    沈峤无语,片刻闪神就被她抓了个正着。

    白茸挟住他的一边手臂,运起轻功,几乎无须怎么费力,直接就带着他往前飘,速度之快,不比方才窦燕山矫若游龙的身形慢半分。

    不管怎样,有人带总比自己走方便了许多,沈峤向她道谢,白茸却笑嘻嘻:“说谢多见外啊,若真要谢,不如你让我睡一晚,晏无师是不是还没睡到你?你这样的元阳之身,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了,虽说功力有些损耗,不过我也不嫌弃,我教你双修之法,说不定你功力恢复有望呢,不用去练劳什子的朱阳策了!”

    沈峤:“……”

    白茸还在努力说服他:“怎么样,这是两相得利的买卖呀,我赚了,你也不吃亏,沈郎当真就不考虑一下么?”

    沈峤:“……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

    白茸噘了噘嘴,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你觉得今日一战,谁会赢,谁会输?”

    这是个好问题。

    那些跑去观战的人,同样在寻思这个问题。

    建康城里消息灵通的赌坊,此刻说不定已经开盘下注了。

    沈峤认真地想了想:“若无意外,晏无师应该会赢。”

    白茸咯咯一笑:“你还真向着情郎啊!汝鄢克惠可不是那些沽名钓誉的泛泛之辈,先前我曾潜入临川学宫,想要提前破坏他们隔日的讲学,谁知被汝鄢克惠发现了,他亲自追了我大半个建康城,我受了重伤拼着半条小命才逃出来,从此之后就不愿意轻易招惹这厮了,堂堂宗师之尊,竟与我这样的弱女子计较,实在也太小气太掉身价了!”

    沈峤心道你可不是什么弱女子,再说你都跑到人家地盘上去了,若是让你来去自如,往后临川学宫的门槛也不必要了,等着日日被人上门罢。

    白茸一边带着他走,足下罗袜片尘不染,速度丝毫不见慢,连语调也不带喘气:“依我看,汝鄢克惠这等实力,就是祁凤阁崔由妄再生,他也可与之一战,这次又在建康城外,周围地形俱是他熟悉的,你家情郎可未必会赢!”

    起初有些人误会沈峤与晏无师的关系,沈峤还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但后来他就发现这种解释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人们只会相信他们自己原因相信的,解释与否,并不妨碍他们继续一厢情愿地误会。

    像白茸这种,纯粹就是明知故犯,逗弄玩笑的,沈峤就更懒得解释了,听见了也当清风过耳。

    白茸见他不为所动,娇哼一声,没再说下去。

    二人出了城,走了足足三十里开外,从平地入了树林,又从深林一路往北,到了溪流峡谷处,这才遥遥瞧见山崖上两道人影,正在削壁上交手。

    他们足下所立之地,不过是削壁上突起的一些石块,有些长宽甚至不出一个巴掌,常人光是遥遥仰望,都觉惊心动魄,更何况还要在交手间隙精准落足其上,稍有不慎便会跌落山崖。

    然而汝鄢克惠与晏无师何许人也,腾挪之间,非但没见半分狼狈凝滞,反如行云流水,几乎没见他们在哪块石头上停驻片暇,身形飞掠,真气涤荡,碎石横飞,掌风所到之处,云从袖出,波与身平,看得人眼花缭乱。

    原本从容往南的河流受二人的内力激荡,霎时间流水纷涌往上,晏无师顺势引导,以水为凭,结合春水指法,将水流化为千万利刃,刀刀掠向汝鄢克惠。

    被内力激荡起来的漫天水花之中,汝鄢克惠的身形却几乎半隐了,起码从沈峤白茸他们这个角度,白茸极目远眺,也只能看见模模糊糊几个虚影,根本看不见汝鄢克惠到底出现在何处,又将从何处出招反击。

    山风原本就大,加上这二人俱都用上大半内力,两股强大真气在山谷之中交汇,如同巨大漩涡绞在一起,竟生生让河水逆流,强大气流刮得人衣袍高高鼓起,猎猎作响。

    白茸不想运起内力抵挡,因为那样一来,如果内力比这股气流弱小,自己将会反受其害。

    所以她只好继续忍受这种带着水汽和树叶一并刮过来的折磨,扭头一看,沈峤正举起袖子当在面上,将扑面而来的水汽尘土通通隔绝在袖子外面。

    白茸正想嘲笑他这样怎么观战,转而想起人家是看不见的,不由奇道:“你在用耳朵听?能听见什么?”

    沈峤:“听见他们彼此的真气走向,若我没有料错,汝鄢宫主差不多要出剑了。”

    白茸:“你怎么知道?”

    沈峤但笑不语。

    但几乎是在他这句话刚说完,白茸仰头就看见汝鄢克惠一剑劈开晏无师专门为他营造的水幕陷阱,一力降十会,直接以剑光将被晏无师以真气蓄意挑起的巨大水流霎时四分五裂,崩溃逃散,飞溅四周,如天女散花,大雨倾盆。

    白茸见状,不由幸灾乐祸外加邀功卖好:“你看奴家选的位置多好,起码头顶还有遮挡,那些人连观战都不会找个好地方,又不敢用真气抵挡,结果被泼了一头一脸!”

    那头的交手还在继续,一人用剑,一人空手,剑光遮天盖地,悬江倒海,然而晏无师身在其中,却周转自如,手掌不见如何出招,只以拈拨拢弹四法,便得潇洒自在,不落下风。

    白茸微微蹙眉:“他用的好像不是春水指法?”

    沈峤:“是春水指法,只不过指法化用,虽得一指,却能千变万化,虽然千变万化,却不离其宗,汝鄢宫主的剑法也是,你仔细观察,他其实来来去去就那一招,但只这一招,就足以阅遍繁华,岿然不动,御敌千万了。”

    白茸定神看了好一会儿,发现果然如此,心下对沈峤不由又多了一层改观。

    所有人都知道沈峤原来的身份,却因败于昆邪一事,对他武功始终存疑,总觉得不单难望祁凤阁项背,连天下十大也未必入得,白茸虽然在他手上吃过亏,但也总觉得他病弱又有伤,支撑不了多久,随时都可能倒下,如今听见他一席话,始知宗师终究是宗师,单是这份眼力,就远非常人能比。

    “你方才说晏无师会赢,却没有说原因呢。”白茸靠近他,幽兰气息喷吐在沈峤耳上。

    沈峤扶着石壁往旁边挪了一步。

    白茸:“……”

    沈峤还很认真地对她道:“我不喜欢这样,你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就不和你说话了。”

    白茸故意笑道:“这样是哪样,奴家连碰都没碰过你,难道你比黄花大闺女还要矜贵?”

    说罢伸手就要去摸沈峤。

    她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有意诱惑亲近,不说宇文庆那样的,就是不喜欢流连花丛的正常男子,就没有不会受到蛊惑的,不说动心,起码也会在那时候产生心醉神迷的感觉,但沈峤偏偏是个例外,她没敢找晏无师或汝鄢克惠这一级别的高手作尝试,却在沈峤这里碰壁了无数次。

    伸出去的手被沈峤的竹杖挡了回来,他也当真面沉如水,没再说过半句话。

    白茸知他说到做到,心下有气,又有些后悔,也忍住不说话。

    转眼间晏无师和汝鄢克惠已过了上千招,但双方丝毫未露疲态,从山谷这一头打到另一头,眼看着日头逐渐往西,打的人不知岁月,看的人也浑然忘我,不知不觉竟已过午,两人交手足足两个多时辰,依旧未现高下。

    白茸的武功在如今江湖上足可称为一流,但这一场酣战,依旧令她受益良多,这是之前从未得见的境界,今日却如大门一般打开一条缝,让她窥见里面的风景。

    即使只有一条缝,也足够内心震撼不已。

    她终于知道自己与宗师级高手的差距在哪里,为什么自己始终无法逾越那一条界限,因为她的武功只是武功,晏无师和汝鄢克惠的武功,却已经融入他们身体的每一部分,一吐一纳,一收一放,吐则方寸世界,纳则百川归心,收则日月风气,放则十丈红尘。

    白茸看得入迷,忍不住喃喃道:“有生之年,我能达到他们这样的境界吗?”

    这次沈峤居然回答了她:“你的资质并不差。”

    白茸思及自己的练功途径,不知怎的心情忽而有些惨淡,自嘲道:“他们的道,我修不来,我的道,他们也不屑修。”

    沈峤:“大道三千,只分先后,无有高下。”

    白茸嫣然一笑:“你方才还对我生气,说不理我,现在不就又与我说话啦?”

    沈峤:“你好好说话,我自然也好好回答。”

    白茸将细发拈至耳后,便是这个小小举动也带着无尽妩媚风流,可惜旁边是个半瞎,无人欣赏。

    “看在你方才指点奴家的份上,奴家也投桃报李,先前我和你说,让你离晏无师远些,沈郎可要听进去了,千万别当作耳旁风,否则到时候死都死得冤枉,像你这样的人,若是还没体验男女欢爱滋味便英年早逝,那多可惜呀!”

    沈峤蹙眉:“你能否说得清楚些?”

    白茸笑嘻嘻:“不能,奴家可是冒了大风险来提醒的,你若是不放心上,我也没办法啦!”

    她哎呀一声:“他们打完了?”

    说话间,两道身影倏地分开,各自落在削壁上的某处突起。

    白茸看得有些迷糊:“这是不分胜负?”

    如果连她都看不出来,在场更少有人能看出来,四下观战者窃窃之声骤起,都在议论一同一个问题:是汝鄢克惠赢了,还是晏无师赢了?

    或者说,许多人更倾向于:汝鄢克惠到底能不能打赢晏无师?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