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郁蔼被他这句话堵得一时失声。,щWW.TAiUU;

    偏偏晏无师还火上浇油,凉凉道:“祁凤阁放了狐鹿估一马,导致人家的徒弟把自己的徒弟给打下悬崖;祁凤阁收了个徒弟,结果那徒弟野心勃勃想当掌教,勾结突厥人把自己的师兄给算计了,他要是泉下有知,现在估计要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了罢?”

    郁蔼听他奚落,心中怒气更盛,勉强按捺下来,冷冰冰道:“晏宗主半夜不请自来,未免失了礼数,郁某还有家务事要处理,还请恕不远送!”

    晏无师:“笑话,本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天底下还没有哪个地方能拦得住我,今日若是祁凤阁说这番话,本座可能还要给他点面子,但你算什么东西?”

    郁蔼从未被人指着鼻子骂算个什么东西,他脾气不算好,这些年在沈峤的潜移默化下已经改得十分柔和了,只是被今晚的事情一激,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他藏在袖中的手指动了动,原想传讯让其他人过来,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沈峤在玄都山的人缘和威望都不错,其他人虽然也赞同郁蔼的主张,希望玄都山能重新入世,扶持明主,参与天下角逐,却未必希望玄都山掌教易主。再说沈峤现在这副模样,难保那些长老和师兄弟妹们看见了又会心软改变主意,到时情势只会变得更加混乱难以掌控。

    想及此,他衣袖一振,手中已多了一柄长剑。

    这是祁凤阁传给座下弟子的三把剑之一,“山河同悲”给了沈峤,“天为谁春”给了最小的女弟子顾横波,还有一把“君子不器”,正是郁蔼手中所握。

    长剑荡出层层潋滟晴光,如黑夜彩虹,炫目异常,这是将玄都山沧浪剑诀练到极致境界方能使出来的剑光,一道一道,波澜迭起,由静至动,风雷忽临,浪卷天地。

    身为他的对手,此刻必然感觉到天地间仿佛下起一场巨大的暴雨,雨点猛地砸下,似乎要把这地也砸破,冷风万顷如刀割,人面俱惊,刀刀入骨刺人肠!

    不知何时,晏无师的身形也飘了起来,乍看上去,几乎像是脚不沾地被风刮得往后飘荡而去,一手依旧负在身后,一手平平推向前面,袍袖一卷一拂,先将铺天盖地的剑雨化去大半,继而点出一根食指。

    这一指,与当日在半步峰下对付玉生烟的那一指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对付玉生烟时他用了五成功力,现在晏无师却用上了八成。

    漫天剑光化繁为简,剑尖划出一个光圈,正正与晏无师的手指对上!

    从两人身上爆发出来的真气瞬间以两者相触的一点为圆心蔓延开去,身在其中的两人袍袖翻飞,站在战圈外面的人更不好受。

    沈峤早在两人对上时就已经往旁边避开,但仍是不可避免受到波及,差点就站不住。

    剑尖灌注真气,澎湃汹涌,犹若巨浪漱击,朝晏无师当头罩下!

    沧浪剑诀名副其实,祁凤阁当年东临沧海,悟出这套剑诀,后几经改进,成为玄都山弟子人人习得的入门武功,但虽然是入门功夫,却因用的人不同,而分出高下优劣。

    像郁蔼此时,就已经到了“形似莫如神似”的境界,在沧浪剑诀中又融入许多自己对剑诀的体悟,将其真正运用自如,几近人剑合一,身剑不分。

    但这样的攻势,却停在了晏无师一根手指前!

    仔细看就能发现,晏无师这一根手指,其实并不是静止不动,抵住剑尖就算完事,恰恰相反,他动得极快,残影在视线中几乎毫无残留,看上去像是一动不动,实际上他的手从未停过,他的手指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几度点在不同的地方,而那几个地方,偏偏是郁蔼用真气筑起的屏障中最薄弱的几点。

    郁蔼忽然想起师父祁凤阁还在世的时候,曾给他们点评过天下顶尖高手,其中就说到晏无师,当时人人都觉得祁凤阁最大的对手是突厥宗师狐鹿估,祁凤阁却说以晏无师的资质,再过几年就会超越狐鹿估,说不定还能打败自己,因为他的武功已经到了随心所欲不拘泥形式的地步。

    对别人来说,《朱阳策》可以让自己习得一门高深武功,问鼎武道巅峰,但对晏无师来说,他却只将《朱阳策》当作参考书籍,用来弥补自己武功中的不足,而非全盘照搬从头练气。

    在晏无师的武功里,有一门很出名的“春水指法”,与其交过手的祁凤阁,曾经用两句诗来形容过:春水柔波怜照影,一片痴心俱成灰。

    这两句话看着像女子在咏叹自己早逝的感情,当时郁蔼听在耳中,尚且不明其意。

    但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这后半句是个什么意思。

    因为伴随着对方的指法,汹涌如潮的真气不仅阻住了他的攻势,还让郁蔼辛苦用剑气构筑起来的屏障几近坍塌,眼下他的心情和压力就像祁凤阁所说的,一片“痴心”俱成灰!

    郁蔼不得不将剑气运至极致。

    不过片刻工夫,势如烟霞炸开,水气氤氲,平地生风,巨石迸裂,发出轰然声响!

    沈峤被震得耳边嗡嗡作响,有那么一会儿,什么都听不见。

    在寂静的夜里,这动静已足以惊动玄都山其他人了,远处随即陆续亮起灯火,更有不少人披衣正往这边赶来。

    这已经超出了郁蔼原本的预料,他本想悄无声息速战速决,没料到晏无师今晚会横插一手,使得事情朝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二人收手,郁蔼退了三步,晏无师退了两步。

    但前者全力以赴,后者用了八成功力,高下如何,人心自知。

    晏无师好整以暇,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郁蔼咬牙不语,一方面觉得其他人来了,几个长老联手,怎么也能将晏无师这个擅闯山门的狂徒留下来,沈峤自然也走不了了;另一方面,他心里其实又不太想让玄都山其他人与沈峤见面。

    思忖之间,已经有人先一步赶过来了。

    是祁凤阁的大弟子谭元春。

    他是沈峤和郁蔼等人的大师兄,此人资质平平,性情温和,是个遇事先想着息事宁人的老好人,这种性格和武功自然没法当掌教,但这位大师兄的宽厚为人,包括沈峤在内的一干师兄弟却都十分敬重,沈峤当了掌教之后,谭元春也就成为长老,平日里帮忙管教第三代弟子。

    “郁师弟?”谭元春一眼就看见郁蔼在这里,显得有些吃惊,“方才那一声动静,是你们……?这位是?”

    郁蔼:“浣月宗晏宗主。”

    听见他轻描淡写的介绍,谭元春却倒抽了一口冷气。

    魔门的魔君怎会在此?!

    晏无师心情不错,还主动跟人家打招呼:“你就是祁凤阁的大弟子?你师父当年与我打了一场,我输给他,现在他的徒弟却全都不济事,你要不要也来一场?”

    谭元春:“……”

    他扭头看郁蔼,郁蔼沉声道:“晏宗主纵然武功卓绝,但我玄都山那么多人,总不至于留不下一个你,难不成晏宗主是觉得玄都山上风景绝佳,想要长留于此不成?”

    晏无师微哂:“没了祁凤阁的玄都山,在我看来一文不值。”

    他望向沈峤,讥讽道:“还舍不得走,等着你师弟将你囚禁起来,把手共叙兄弟情谊么?”

    谭元春这才注意到不远处树下还站了一个人,因为对方半藏在阴影之中,呼吸又很微弱,加上方才被晏无师先声夺人,他竟也没发现。

    这一看之下,不由震惊,脱口而出:“掌教师弟?!”

    沈峤扶着树干,朝声音来处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大师兄别来无恙?”

    谭元春又惊又喜,上前几步:“你没事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

    郁蔼拦住他:“大师兄!”

    谭元春被这一拦,想起方才晏无师说的话,骤然住了嘴,望向郁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郁蔼没有回答,反是沈峤道:“大师兄,你们是不是已经准备推举郁师弟为新掌教?”

    谭元春面露难色,看了看郁蔼,又看了看沈峤,他不会说什么好听的场面话,只能实话实说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全靠郁师弟在打理内务,反正之前也都是他襄助你左右,只有他最为了解玄都山上下一切,你落下山崖之后,几位长老合议,决定先让郁师弟代掌宗门,等……那个,你回来就好,先好好养伤罢,其余的日后再说也不迟!”

    沈峤很明白,如果自己今日当真留下来,以他败给昆邪,加上身受重伤的事实,根本无法再担负掌教之职,即便其他人不计较,他自己也绝对不好腆着脸继续坐在掌教的位置上,玄都紫府势必继续由郁蔼掌握,那么自己留不留下来,都阻止不了他和突厥人合作,甚至以他现在的状况,等于任人宰割。

    想及此,他暗叹一声,再无犹豫:“劳烦晏宗主将沈某也捎带上罢!”

    “阿峤!”

    “师弟!”

    两人同时出声,郁蔼带着怒意,谭元春则很吃惊,不明白沈峤何时与魔门的人搅和在了一起。

    晏无师挑眉,似乎对沈峤的决定并不意外,又觉得分外有趣,故意道:“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远处灯火隐隐绰绰,由远及近,那是玄都山弟子纷纷赶过来的动静。

    瞎子的耳朵分外灵敏,沈峤虽然看不大见,却能听见。

    他摇摇头:“不。”

    见晏无师带着人欲一走了之,郁蔼又惊又怒,提剑便要上前拦下:“慢着!”

    晏无师竟也不闪不避,直接抓着沈峤的腰往前一推,瞬间让他成为郁蔼攻击的对象。

    谭元春大骇:“三师弟住手!”

    郁蔼大惊,连忙撤手后退,晏无师哈哈大笑,转眼带着人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只余笑声还在空旷中回荡。

    郁蔼气炸了:“无耻狂徒!”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