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沈峤:“若我执意要走呢?”

    郁蔼不答反问:“这里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有你从小相伴的师兄弟,难道你忍心抛下玄都山,这样一走了之?”

    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沈峤却依旧道:“若你指的是与突厥人合作,那我不会同意。(,https://)”

    见他依旧不改初衷,郁蔼语调变冷:“你同不同意又有何区别?玄都山如今七位长老,有四位赞成我行事,另外三位闭关修行,不问俗务,我们几个师兄弟里,大师兄是老好人,你与他说了也没用,四师弟和小师妹虽然看见你回来会很高兴,但他们也未必赞同你。玄都山的改革势在必行,我不想在我有生之年看着一代宗门慢慢没落,他们也是同样的想法。”

    “否则你以为我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稳定局面,成为代掌教的?没有他们的默许和支持,难道单凭我一个人就可以成事么?”

    “你,师尊,甚至是前几代掌教的想法,已经行不通了。天下乱象频生,怎容玄都山独善其身?”

    夜里很静,似乎连飞鸟都绝了迹,风也停了,枝叶的沙沙声不复听见,仿佛一切都静止下来。

    明月不知何时躲入云层中,天地陷入一片黑暗,郁蔼手中的烛火明灭不定,慢慢微弱,忽然熄灭。

    自从眼睛看不见之后,黑夜和白天对他来说就没有什么不同。

    他也是人,受伤也会疼,遇到困境也会烦恼,但他始终觉得前方是有希望的,始终愿意用乐观的心态去面对,恢复记忆之后,虽然心中有重重疑问,但他也还未灰心丧气,总想着上玄都山,当面问个明白。

    可此时此刻,当真相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沈峤却忽然感到一股深深的疲惫自心底涌上来,仿佛有只手攥住了他,想将他往冰冷的海水里拖。

    他不由握紧手中的竹杖。

    看见他的表情,郁蔼有些心疼,但事到如今,他觉得有些话不能不说明白:“师兄,从来没有人自甘寂寞,玄都山明明是天下第一道门,有实力扶持明主,让道门影响遍及天下,为什么偏偏要学那些隐士独守深山?除了你之外,玄都山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想的,是你太天真了!”

    沈峤深吸了口气:“昆邪是突厥人,你与他合作,总不至于是为了扶持突厥人入主中原罢?”

    郁蔼:“自然不是,我说过,与昆邪合作,仅仅是其中一步,我再如何想让玄都山重新入世,也总不至于选突厥。突厥人凶悍残暴,又如何能称得上明主?”

    沈峤拧紧眉头,隐隐觉得郁蔼似乎将玄都山带入了一个很大的计划里,只是他现在脑子有些混乱,一时半会还没法弄明白。

    郁蔼:“你现在回来,我们还能像从前那样,亲如手足,毫无隔阂。你眼睛没恢复,身上又有内伤,上山只怕都费了不少工夫罢,这样的身体还能走多远?玄都山才是你的家。”

    沈峤慢慢地,摇了摇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个傀儡掌教,我不当也罢,从今往后……”

    他本想说点割袍断义的狠话,眼前却不期然闪过两人从小到大的相处场景。

    那些情谊历历在目,不是说一句恩断义绝,就真的能够断掉的。

    沈峤无声叹了口气,最终什么也没说,抿紧了唇,转身就走。

    当年师兄弟几人师从祁凤阁,沈峤是其中资质最好的,但有天下第一人当师父,其他人再差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能被祁凤阁收为弟子的,天资根骨自然都是上佳。

    若说原来的沈峤要走,郁蔼可能还拦不下,但现在的沈峤,却让郁蔼出手再无顾忌!

    他想也不想,闪身就拦在沈峤面前。

    “师兄,不要走。”他沉声道,伸手便要劈晕对方。

    谁知沈峤似乎早已料到他的举动,抢先一步后退,一面举起竹杖好像要格挡。

    郁蔼自然不将他这一下放在眼里,伸手朝竹杖抓去。

    这一抓本以为十拿九稳,谁知却偏偏落了个空!

    竹杖从他手边滑开,不退反进,敲向他的手腕。

    郁蔼微微皱眉,手指一弹,另一只手则抓向沈峤的肩膀,衣袂无风而动,身形移向沈峤背后,企图将他的去路挡住。

    沈峤的肩膀被抓个正着,郁蔼用了点力道,这让他微微发疼,但沈峤并没有理会,手中竹杖依旧敲向郁蔼的腰际,那一处有个旧伤口,是郁蔼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所致,骨头当时也摔断了,后来虽然痊愈,但郁蔼心头还是留下了一点阴影,会下意识躲避这个部位。

    沈峤功力如今只剩三成,远远不是郁蔼的对手,但两人胜在自小相识,他即使眼睛看不见,对对方的一举一动,可能会出什么招式也了如指掌,而且他笃定郁蔼不会要自己的性命,所以出招无须顾忌。

    郁蔼显然也知道沈峤的打算,两人交手片刻,他渐渐有些焦躁,不想再继续拖延下去,直接一掌拍向对方肩膀,这回用上了真气。

    沈峤听见掌风,下意识抬起竹杖格挡,却毫无作用,真气当胸而来,啪的一声,竹杖直接断成两截,他则蹬蹬后退数步,踉跄了两下,跌倒在地。

    “阿峤,别打了,跟我回去,小师妹他们知道你回来,不知道有多高兴!”郁蔼上前几步准备将人拉起来。

    沈峤一言不发。

    郁蔼刚握住他的手腕,便见对方抓着那半截竹杖朝他扫过来,隐隐竟带着风雷之势。

    沈峤方才一直蓄势不发,便是为了等到现在对方心神松懈的机会!

    郁蔼没料想他伤得这样重,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居然还能有余力反抗。

    他不知沈峤身上现在只剩三成功力,见竹杖赫赫生风,寒若冷泉,冰彻骨髓,也不敢硬接,便侧身避了一避,谁知沈峤根本不与他缠斗,中途直接撤掌,旋即转身往来路撤!

    自小在这里长大,就算现在看不大见,沈峤也还能勉强分辨,此时用上轻功,往前掠去,郁蔼从后面追上,他头也不回,听音辨位,便将手中半截竹杖往回掷。

    郁蔼决意将人留下来,自然不会再心软,袖子一卷就将半截竹杖反手挥向沈峤。

    身后破空之声传来,竹杖从沈峤的肩膀擦过,划破衣裳,血水瞬时汩汩冒出,他虽然忍痛没有躲,而是选择继续往前跑,但身形难免微微晃了一下。

    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郁蔼已经将人追上,反手一掌拍过去,沈峤不及闪避,直接正中背心,吐出一大口血,整个人往前扑倒在地,只能蜷缩着身体喘息。

    “不要再跑了!”郁蔼也动了真火,伸手过去要将他拉起来,“你何时变得这样固执,我不想伤你,你怎么就不听!”

    “谁知道自己要被软禁起来却还不跑的,那除非是傻子了!”

    黑暗中一声哂笑,幽幽冷冷,却不知是从何处传来的。

    郁蔼骇然,停步四顾,却找不到对方的踪影。

    “何方鼠辈,出来!”

    “我本以为祁凤阁一代天骄,底下弟子无论如何也不会不济到哪里去,谁知一个沈峤成了半废人也就罢了,一个郁蔼,当上了代掌教,武功也不过尔尔,祁凤阁泉下有知,怕会死不瞑目罢?”

    下一刻,晏无师出现,面上浮现戏谑嘲讽。

    郁蔼发现以自己的武功,方才竟然看不清对方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之前又藏在何处。

    他心头暗惊,面上倒还平静:“不知阁下高姓大名,漏夜拜访玄都山又有何贵干?若是恩师故友,还请上正殿奉茶。”

    晏无师:“没有祁凤阁的玄都山,未免太索然无味了,这盏茶不喝也罢,你也还没资格与我面对面品茶。”

    郁蔼有意让玄都山重新入世,之前自然做过不少功课,眼见此人说话如此妄自尊大,武功又神鬼莫测,心头搜索一阵,忽地冒出一个人名:“晏无师?你是魔君晏无师?!”

    晏无师蹙眉:“魔君这外号,本座不大喜欢。”

    郁蔼直接跳过喜不喜欢的话题,面色凝重:“敢问晏宗主上玄都山所为何事?郁某正在处理门派内务,招待不周,还请晏宗主白日再来拜访。”

    晏无师:“我想几时来便几时来,何曾轮到你指手画脚?”

    郁蔼方才被他忽然出现吓了一跳,也没细想,此刻才忽然想到,玄都山不是一个可以让人随意乱闯的地方,即便是晏无师、汝鄢克惠这样的宗师级高手,也不可能想来就来,如入无人之境,唯一的可能就是后山那条背靠悬崖的小路。

    他忽然扭头望向沈峤。

    对方微垂着头,看不清表情,随手摸到旁边树干,支撑着勉力站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然而实际上,风渐渐大了起来,刮得衣袍猎猎作响,他却始终稳稳立在那里,仿佛百摧不折。

    见他似乎对晏无师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郁蔼蓦地想到一个可能性,又惊又怒:

    “阿峤,你竟与魔门的人厮混在一起?!”

    听见这句话,沈峤缓缓吐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浊气,擦去唇角溢出的鲜血,沙哑着声音道:“你都能与突厥人勾结了,我又为何不能和魔门的人一起?”  </p>

章节目录

千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千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