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雨夕没有说话,低头默默喝汤。

她到底还是对南宫睿了解得不够深,他现在说喜欢她,她相信了,可是谁知道他的喜欢能持续多久呢,他从前那么讨厌她,有朝一日也有可能再次讨厌她,她才不会抓了希望又失望。

喝完了汤,司空雨夕便上楼进了卧室,窝在被子里,想事情。

她问自己,从前到底喜欢南宫睿什么,以致于一追就追了三年?想来想去,真的说不上来。

她只记得,十六岁那年,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照片,就惊为天人,觉得他帅得不似凡人,简直惊艳了时光,于是她就喜欢得不得了,发誓要追到他。

现在想来,她其实真的不了解他,只知道他的容颜是她超级喜欢的。

最终她的总结是,她其实并不是真正喜欢他,或者说对他的那种喜欢不叫爱情,她只是喜欢比较美好的东西,就像小孩子喜欢上了一件漂亮的玩具一样。

正因为那不是真正的爱情,所以她决定踹了他后,才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疼痛和难过。

她从前喜欢他,因为不了解,所以认为他完美,面现在了解了些,开始觉得他傲慢,无情,讨厌,所以就不喜欢了。

然而,他从前讨厌她,现在却说喜欢她,而且还一降再降自己高傲的尊严,缠着她,追着她,那么他到底喜欢她什么?

想来想去,她想不出他到底喜欢她什么,所以她给南宫睿发了一条短信:南宫睿,你从前为什么不喜欢我,现在又为什么喜欢我?

收到短信的时候,南宫睿正在雨中开车,看到手机屏幕亮了,短信提示是司空雨夕,他先是微勾唇角笑了一下,而后将车停在了路边,点开了收件箱。

看完司空雨夕问的问题,他认真地回复了:以前不喜欢,是因为不了解,现在喜欢,是因为了解了。

看到南宫睿的回复,司空雨夕微微叹了口气,诚实地回复了一条短信:我和你恰好相反,以前喜欢,是因为不了解,现在了解你了,就不喜欢了。

黑色的车子停在路边,掩在大雨里,深秋的空气,寒冷得很,锁着一车的落寞。

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南宫睿的心其实是很伤感的,她真的不喜欢他了。

沉默许久,南宫睿重新编辑短信:从现在开始,我会认真追求你,直到你喜欢上我。

司空雨夕思考了片刻,终是又回了一条短信:我的根在西凌,终有一天会回去,永不再来龙城。

紧紧地握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南宫睿久久沉默,丝丝缕缕的疼痛在心底缠绕,最终,他回复了七个字:我不会让你走的。

————

江衍自从被南宫夜找去谈话之后,一直很落寞,忽而觉得人生特别没有意思,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南宫睿的光环之下,终于想争一次,却还是被南宫夜强势打压了。

他清晰地记得,那天南宫夜对他说,投抬是个技术活,投错胎就不要自怨自艾。

呵!

这一切难道还要怪他自己吗?

他有着强烈的愿望,那就是一定要查清楚他的父母到底是谁。

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调查。可是,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南宫夜也明确地告诉了他,他的父母在他出生四个月的时候,双双去世,调查起来,真的很难很难。

今晚在御庭偶遇了南宫睿和司空雨夕,他平生第一次喜欢的女孩,他最想珍惜的人,在南宫睿的手里,于是,他的心里渐渐的,不仅仅是落寞,还有强烈的怨恨和不甘。

南宫睿带着司空雨夕走后,他一个人开着车,漫无目的地沿着大街小巷穿行,就希望能在不经意间,查到自己的身世。

天空突然飘起了雨,深秋的雨凉凉的,落在车窗上,汇聚成流,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的眼泪就在雨水下0流的过程中,不期然地落了下来。

他是如此孤独。

雨越下越大,路上的车辆渐渐稀少,最后整条大街就只剩下了一辆车,他孤独地缓慢地行驶在马路上,微弱的路灯,伴着雨水,晕染出淡淡的忧伤。

深秋的夜晚,真的太冷了,他本就穿得单薄,在经过一家二十四小时咖啡外卖店时,他将车停在路边,去买了一杯咖啡,然后就站在雨廊下,缓缓地喝了几口。

雨,越下越大,一杯咖啡喝完,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他很盲目,不知道该去哪里,于是就摸出烟,抽了一根又一根。

在哗哗的雨声里,淡淡的烟雾氤氲了他清秀而蕴藏着狠戾的脸庞,薄薄的眼镜片,遮住了眼底那份哀伤。

许久之后,夜更深了,也更静了,他依然孤独地站在那里。

“很难过,是不是?”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浑厚的男音,江衍蓦然转头,看到了一位身穿黑色大风衣的男人,这个男人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江衍虽然功夫不怎么样,但他能判断出一个人的深浅,面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个高手,他是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他竟一点也没有察觉,倘若这个人想要他的命,在他说话之前,他就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了。

来人对自己明显没有敌意,所以江衍更加大胆地上下打量面前的人。这个男人身材十分大高魁梧,四十多岁,一看便知是在生死之间浸染多年的强健的人,他的眉宇间敛着权术和杀气,头发刚硬笔直,一根一根强势地竖立着。

江衍的镜片在雨水和路灯的辉映下,折射出冰冷的光,他的唇角也抿着坚毅的弧度,“你是谁?”

来人没有说话,微微笑了一下,“上我的车吧,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完,男人便转身向左走,在不远处,江衍看到了一辆黑色的顶级毫车,那辆车像这个男人一样,第一眼就让人感觉到地位尊崇。

这辆车前后各有一辆黑色的护卫车,毫车的旁边站立着一名身穿黑西装的保镖,当那个男人走到车边时,保镖立刻打开了车门,男人便坐了进去。

但是车门没有关,显然是在等江衍上车。

章节目录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绕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绕天涯并收藏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