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南宫睿,晚上有一个饭局,他喝了很多酒,独自回到自己的公寓,洗了澡便窝在了床上,本来很困,可是司空雨夕的短信还没有到,不看到她的短信他就觉得缺少点什么,于是支撑着没有睡。

当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时,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点开了收件箱。

“睿哥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能祝我生日快乐吗?”

看到这一条短信,南宫睿几乎是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桌上的日历牌,那里显示是九月九日。

九月九日,是她的生日,他从来没有注意。

南宫睿看着屏幕上的文字,似乎想见了女孩正坐在窗前,等待回复的渴盼模样。

但他真的是个傲娇的男人,他从来都宣称不恋爱不结婚,对待女人从来都不屑一顾,除了老妈和老姐,他不会正眼看任何一个女人。

可是,如果让人知道,他的心对一个不要脸的小妖女有了异动,那该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

于是,尽管他的手指痒得厉害,想回一条短信,可就是没有勇气发出去。

生日快乐,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多么普通的一句话,他只要轻轻点击发送键,就能让那个偷0拍过他的果照,强吻过他的小妖女,乐上一整天。

可是,他却是如此犹豫。

迟疑之间,他又转头看向窗外,月光正好,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她是不是在想他呢?

这时,短信提示音再次响起,他轰然回神,删掉了已经编辑好的“生日快乐”,点开了收件箱。

“好吧,知道你讨厌我,不打扰你了,晚安。”

一句话,吐露了女孩失落的心情。

南宫睿忽然觉得很心疼,他居然开始心疼那个,当初气得他恨不能吊起来狠狠揍一顿的小妖女。

他知道,今天如果不祝她生日快乐,别说她睡不睡得着,他自己是肯定睡不着的。

于是,在酒精的推波助澜下,他迅速编辑了四个字,生日快乐,然后摁下了发送键。

等待回复的时间,总是很漫长,漫长得人心焦意灼,最终是失望。

司空雨夕无限失落地扔掉手机,站起身,准备下楼,家里今晚为她准备了丰盛的生日晚宴,尽管得不到南宫睿的祝福,心里失落,但也不能冷落了家人。

可就在她转身刚迈出一步的时候,身后的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

就像沉寂的夜空,突然绽放了一朵绝美的烟花,司空雨夕的心情突然欢乐开来,她几乎是在绽开笑容的同时就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了手机。

但她其实也很紧张,怕那人不是南宫睿。

就在激动与忐忑的交相辉映下,她的纤纤玉手迅速划开了手机,当看到收件箱里赫然出出了南宫睿的名字时,她原地跳了两下,表情激动得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

不管这条短信是什么内容,在不在期待范围内,都是值得兴奋的,这说明她这一年多的追逐,没有打空弹。

捂着胸口,深呼吸了几次,平复了情绪,她才点开收件箱,看里边短信的内容。

生日快乐!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外加一个感叹号,再无更多,但这也足以让司空雨夕欢呼雀跃了。

“啊——”司空雨夕也的确欢呼了,拿着手机跳到床上,滚来滚去,亲了又亲,比甩给她一千万还开心。

激动过后,她又迫不及待地给南宫睿回复。

人啊,都有得寸进尺的劣性,尤其像司空雨夕这么不要脸的妖女,更是会把得寸进尺发挥到淋漓尽致。

她在屏幕上迅速敲下了这样一段话:睿哥哥,我十九岁了,可以睡男人了,你在龙城等着我哦,说好的,一万次。

南宫睿自发出短信后,还在坚持着不睡,他知道,他如此施舍一样地回复了司空雨夕,她一定会雀跃地山呼,然后给他回复,他倒要看看她会回复什么。

怀着一颗好奇心,点开了收件箱,看到了这句污力实足,又带有极尽挑0逗的话,南宫睿整个人都僵了。

他想过各种污的话语,因为他早就知道她不要脸,可怎么也没想到,时隔一年,她已然十九岁,竟然还是这么……

没法形容!

他使劲咬了咬牙,又好气又好笑,想再回复一条骂她一句不要脸,可是又怕她蹬鼻子上脸,甩过来一句更喷0血的话,于是,他像以往每一次一样,忍了。

狠狠地捏了捏眉心,将手机扔在一边,他拉过被子将自己蒙了进去。

有一种心情,他没法启齿,因为他居然害羞了。

从来都雷厉风行,翻手云覆手雨的南宫少主,破天荒地害羞了,因为一个小毛丫头,他觉得丢脸极了,可是这种情绪他又控制不住。

最终,他蒙在被子里,低低地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自言自语,“好,司空雨夕,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睡我一万次!”

这一夜,从来被人称之为对女人冷漠不开窍的南宫少主,做了一夜的春0梦。

————

因为南宫睿简单的四个字,司空雨夕过了一个十九年来,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从那一刻开始,她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

所以,坐在餐厅里,吃着西凌薇和馨雅亲手为她做的生日晚宴,觉得像坐在幸福的云端一样。

馨雅坐在司空擎的旁边,看着司空雨夕一脸神游的表情,悄悄地碰了司空擎一下,示意他看过去。

司空擎也早就看到了云里雾里飘的司空雨夕,她喜欢南宫睿,在司空家可不是什么秘密了,能让她这么魂不守舍的,除了南宫睿还能有谁?

于是,司空擎转头,与馨雅相视而笑。

司空御和西凌薇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禁也纷纷转头,相视而笑。

一家人,两对暖0昧好笑的夫妻,一个痴心幻想的小妖女,家庭生日宴气氛诡异。

“咳,咳!”馨雅故意干咳了两声,“小姑子,饭吃到鼻子里了!”

“啊?”司空雨夕轰然回神,不明所以地看着馨雅,“谁……谁鼻子掉了?”

“哈哈哈……”司空御、西凌薇和司空擎全部低低地笑了。

馨雅却逗兴正浓,“我说你饭吃到鼻子里去了。”

...

章节目录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绕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绕天涯并收藏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