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冷若冰坚定的模样,南宫夜无可奈何,他从来都拗不过她,除了分手,每一件她决定了的事,他都只有妥协的份,“好,你这么坚持,我依你,但我要告诉你,在我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我对你的爱,包括孩子,不论任何时候,倘若只能择其一,我选择的一定会是你。”

他刚刚看得很清楚,克隆馨雅的威力不容小觑,虽然那不过是一个将近五岁的孩子,但那个孩子不可平常视之,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甚至比恶魔还要冷硬几分。

而对这样一个孩子,冷若冰处处以母亲的身份相对,怜她惜她,怕伤她分毫,但那个孩子却是无比明确坚定地想要了他们的命,他不怕死,但他决不允许冷若冰受到伤何伤害,倘若真到了只能择其一的地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冷若冰。

冷若冰的观点很执拗,没有一个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孩子,不论是任何时候,“南宫夜,我要你记清楚,不论是怎样的情况,我都不准你伤害她,哪怕我死,也要保护她。”

南宫夜紧紧地盯着冷若冰的眼睛,再无法说出一个字,这是一个死结,他解不开,当然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可以感化克隆馨雅,让她像馥雅一样,幸福地做他们的孩子,但从刚刚的表现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克隆馨雅,完全就是以杀人为目的而培养出来的,与馥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想来当初夏绍奇克隆馥雅,是急于应负,换回他的妻儿,并没有灌输杀人理念,而现在的克隆馨雅,太可怕了。

与其说那是他们的孩子,不如说她是流着他们血脉的杀人恶魔。

“南宫夜,你听见了没有?!”冷若冰目光如炬,再次叮问南宫夜,势要得到他的承诺才罢休。

南宫夜双唇紧抿,静静地回视冷若冰,沉默五秒之后,他给了她答案,“我不能保证。”

“南宫夜,你混蛋!”冷若冰怒极,挥拳拍打南宫夜的胸口,南宫夜岿然不动,任由她打,“好,你打吧,打够了就清醒,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向你保证。”

得不到承诺,冷若冰更加怒意暴满,抬脚踹在了南宫夜的腿上,看着印在他衣服上的脚印,冷若冰咬牙切齿,“南宫夜,你很混蛋,我要你保证,不论何种情况都不许伤害我们的孩子!”

南宫夜俊美的唇角抿着坚毅的弧度,眸光冷冽而饱含心疼,“老婆,你看到了,那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是杀人狂童啊,在保证你不受伤的前提下,我愿意保护她,甚至愿意感化她,让她像馥雅一样做我们的孩子,享受我们的疼爱,但倘若她会危及到你,我不能保证不伤她。”

冷若冰摇头,“南宫夜,不论她是不是杀人狂童,她都是我的孩子,我是她的妈妈,没有任何一个妈妈会放弃自己的孩子,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放弃她,南宫夜,你若敢伤害她,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南宫夜,“……”他无言以对,这件事,目前就是一个死结,他解不开。

克隆馨雅见冷若冰反锁了房门,秀气的眉微微蹙了一下,即而唇角邪肆地上扬,“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死亡了吗?做梦!”

说着,克隆馨雅抬起冲锋枪,对着门板一阵乱扫,木制的门板瞬间千疮百孔,子弹穿门而过。

正在僵持的南宫夜和冷若冰瞬间弹起,跳至墙壁一侧,堪堪躲过密集的子弹。

南宫夜紧紧抓住冷若冰的手,皱着眉想对策,如何不伤害克隆馨雅,还要制服她,她手上有先进的冲锋枪,不易空手制服。

冷若冰却是很着急,她恨不能将孩子抱进怀里,爱她,安抚她,让她做一个正常的孩子。

坐在顶楼观看监控的夏绍奇邪恶地大笑起来,“好一个克隆馨雅!”即而转头对身边的保镖吩咐,“下去几个人帮她把门踹开。”

“是。”三个保镖手持冲锋枪,迅速拐下了楼梯,跑到了克隆馨雅面前,“让我们来把门踹开。”

克隆馨雅面无表情,躲至一旁。

保镖个个身材魁梧,精壮有力,纷纷抬起大脚踹在单薄的木板上,很快就将门踹出了一个大窟窿,然后对着克隆馨雅,“进去吧。”

克隆馨雅毫不犹豫,弯腰便要进入房间。

此时,楼道的另一端突然响起了枪声,克隆馨雅旁边的三名保镖应声倒地。

是穆晟熙带着人杀了过来,看到克隆馨雅,他足足怔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他锐目如鹰,立刻判断出这不是真正的馨雅,但就算是克隆的馨雅,他也不敢伤她分毫,因为倘若伤了,没有办法向南宫夜和冷若冰交待。

克隆馨雅倏然转头,看着面前的穆晟熙,邪魅地笑了,“穆叔叔,我今天送你去死,如何?”

穆晟熙双眉骤然蹙紧,“馨雅,既然你认得穆叔叔,那就不能伤害我,你虽然是克隆出来的孩子,但一样流着南宫家的血,不能为仇人做事。”

克隆馨雅好笑地看着穆晟熙,“哪里来的那么多大道理,我只知道,一定要杀了你和我的父母,这是我的使命。”

说着,克隆馨雅迅速抬起冲锋枪,对着穆晟熙便扣动了扳机。

穆晟熙反应十分迅速,立即跳至一个房间门口,以墙壁做掩护,大声吩咐后边的人,“都躲开,谁也不准伤害这个孩子!”

跟随穆晟熙而来的共有五个军兵,反应也都十分迅速,纷纷找了角落逃命,这个问题有点棘手,他们不能伤这个孩子分毫,但这个孩子却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他们,而这个孩子又无比强大,看来他们早晚成为炮灰,时间早晚的事情。

听到楼道里传来枪声,冷若冰担心克隆馨雅受伤,蓦地挣脱南宫夜的怀抱,打开了房门,“馨雅!”

克隆馨雅本来正在追杀穆晟熙,听到冷若冰的声音,骤然转身,双目如炬地看着冷若冰,“妈妈,你知不知道,杀不了你,我浑身都很难受。”

是的,她是杀人机器,杀了南宫夜和冷若冰是她与生具来的使命,完不成任务,心焦意灼,浑身像在烈焰上炙烤一样,滚滚的杀念在烈焰中愈燃愈烈。

克隆馨雅一步一步走向冷若冰,一双明亮的眸子似是着了火,手中的冲锋枪也跟着抬起,“妈妈,你别跑,让我杀了你,我才会舒服。”

冷若冰心疼地看着克隆馨雅,不知所措,她想解掉孩子身上的魔咒,让她幸福地伏在她的怀里。此刻,她终于知道,解开魔咒的灵药,就是她的血。

克隆馨雅只有杀了她,才会不再痛苦。

冷若冰的眸子铺上了盈盈水雾,“馨雅,放下枪,到妈妈怀里来,好不好?”

“不好!”克隆馨雅的双眸闪过锐利的光芒,手中的枪对准了冷若冰,“妈妈,不许你再跑!”

南宫夜迅速冲过来,挡在了冷若冰的身前,“馨雅,你虽然是克隆出来的,便你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你也是我们的女儿,没有女儿会如此残忍地对待父母,放下你的枪,爸爸和妈妈会好好爱你的。”

克隆馨雅斜挑着唇角,似笑非笑,“我才不懂得你说的那些什么父爱母爱,我只知道,杀了你们我才会好过。”

说着,克隆馨雅果断扣动了扳机。

南宫夜迅速抓起冷若冰的手,翻身滚地,再次冲入了会议室。

克隆馨雅像是着了魔,再次杀戮失败让她恼怒至极,端着枪紧随其后,也冲进了会议室,毫不犹豫再次对着南宫夜和冷若冰扣动了扳机。

南宫夜和冷若冰不停地躲避子弹,纷纷寻找可以遮蔽子弹的物体,这与他们每一次作战情形都不同,他们只有逃命的份,没有出手的可能。

所以,他们狼狈极了,虽然会议室很大,但躲避一架疯狂的冲锋枪,还是非常有难度的。

坐在顶楼的夏绍奇,看着这样的画面,不禁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快意,得意地拿过麦克风,即而他的声音传入了五楼的会议室,“南宫夜,被骨肉追杀的滋味如何?”

刚躲过一颗子弹,跳入了桌子后的南宫夜,咬牙切齿,大声斥责,“夏绍奇,等我抓到你,一定将你大卸八块。”

“哈哈哈……”夏绍奇笑得更加鬼魅阴冷,“在你将我大卸八块之前,就一定会被你自己的骨肉大卸八块了,你就好好享受这一场亲子相杀吧!”

南宫夜忙于应付不断飞来的子弹,于是也不再理会夏绍奇,他担心冷若冰受伤,几个翻身滚地,跑到了她的面前,抓起她的手,“先躲到阳台去。”

冷若冰也没有犹豫,与南宫夜一起踹开了阳台的门,跑到了阳台之上,反手锁了阳台的门。

此处的阳台,是一条狭窄的木制小长廊,每个房间都相通的,阳台边缘是由银色金属条围成了小护栏。

站在五楼阳台,向下看去,大海的波涛在灯光下翻涌着浪花。因为这里正进行了着一场血腥的厮杀,鲜血的味道引来了诸多鲨鱼,它们正在水里翻腾,张开了利牙大嘴。

...

章节目录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绕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绕天涯并收藏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