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瑞当然愿意,因为这样她就会留在奥都了,“司空御知道你怀孕了吗?”

西凌薇摇头,楚天瑞还有一点疑惑,“那,你不打算让他知道这件事吗?”

西凌薇还是摇头,“不必了,他很讨厌我,一定也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我会自己抚养他长大。”

楚天瑞的唇角慢慢地浮上一丝笑意,“既然这样,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好好养胎,安好地把孩子生下来,我会照顾好你的。”

西凌薇想到,自己孤身来到了奥都,本来是有钱财加身的,可是那场空难,让她一无所有了,在这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国度,她一个弱女人要安然生活的确很难,有楚天瑞照拂自然好,可是他的救命之恩她尚无法报答,再麻烦他帮助她生活,似乎实在难为情。

西凌薇艰难地咬住下唇,“楚先生,麻烦您,我真的感觉很……很不好意思。”

楚天瑞的眸底都铺着薄薄的温柔,“没关系,能让一位公主住进来,我感觉蓬筚生辉了。”他的语气轻松而幽默,怒力让西凌薇缓解窘迫,“对了,你不是对媒体说和若冰是你的好朋友嘛,很巧,我和她也是好朋友,她落难的时候,还在我这住了几天呢。”挑挑眉,笑意潋滟地锁着西凌薇的脸,“很巧的是,她当时住的就是这间卧室。”

西凌薇倏然抬头,“若冰?您与她认识?”

“嗯哼。”楚天瑞笑着点头,“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很小,处处有熟人啊?”笑意融融的样子温暖着苍白的西凌薇,“既然是朋友,以后不必跟我客气,安心住下来吧。”

西凌薇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冷若冰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楚天瑞能够成为冷若冰的朋友,还从他家里暂住过,那说明楚天瑞这个人人品是极好的,遇到了这样一个好人,她真是在不幸中遇到了大幸。

有了孩子的女人,事事都以孩子为大,她不知道司空御会不会喜欢她这个孩子,但想起分别那一晚,他对她那厌恨的眼神,她觉得他一定不喜欢她为他生孩子,如果他知道她怀孕了,会不会一怒之下派特工来杀了她,或是逼她打掉这个孩子?

想到这里,她浑身颤栗,紧张地握紧了被角,“楚先生,您能不能不把我的事情告诉若冰啊?”

从今天开始,她想做一个全新的人,与过去告别,任谁也找不到她。当然,她内心没有忘记她对司空御所犯的错,她会好好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用一生去赎罪。

楚天瑞何其睿智,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图,“你不想做西凌薇了?”

西凌薇不知楚天瑞会有何决定,于是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怯懦,“是的,您能帮我吗?”

楚天瑞若有所思,当然没问题,对于一见便倾心的女人,他自然拒绝不了她的任何要求,“你想做谁呢,在奥都这样一个法制性国家,你总得有个合法的身份,不可能窝在别墅里一辈子不出去,而且将来生下孩子,也要有个合法身份,不是吗?”

西凌薇沉默了,是的,她当初来奥都,是打算旅游一段时间的,所以并没有做什么准备,在奥都她是一个没有合法身份的人,如果被警方发现了,将来一定是要遣送回西凌的。

正在西凌薇犯难的时候,楚天瑞再次开口了,“不如,你做江玥吧?”

西凌薇猛然抬头,看了看手中的护照,又看了看楚天瑞,“她?”

“嗯。”楚天瑞点了点头,“我查过护照上的这个人了,她在奥都也办理了国籍,所以是个拥有双国籍的人,你可以占用她的身份。”

楚天瑞接着说,“你还没有看今天的新闻,看了你就明白我说的了。”

说着楚天瑞将打开了手机,调出新闻网页,递到了西凌薇面前。

西凌薇迅速划动手指,看到了令她十分震惊的消息。这次空难乘客92人,遇难91人,失踪一人,而遇难者名单里,她的名字赫然在列。所以,失踪的那一位,是江玥。

西凌薇恍然明白,一定是因为她将自己的外套穿在了江玥的身上,而江玥又摔得血肉模糊了,所以才造成了这个假像。

这样也好,这一场错误,是老天的安排,是老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真的没有想到,一次小小的善意之举,竟让她可以拥有江玥这个身份。

想起飞机上那个美丽的女人,西凌薇眼睛有些湿湿的,江玥,谢谢你陪我走了那样一段特别的旅程,祝你在天堂幸福,也请你原谅,我要利用你的身份,我会终生感激你的。

许久之后,西凌薇缓缓抬头,看着楚天瑞,“楚先生,谢谢你,以后,我就是江玥。”

楚天瑞笑着点头,“好,我可以为你做一张假面。”他一见倾心的是她的气质,至于脸,他不在意,而她愿意永久留在奥都,正是他所求的。

————

西凌薇遇难的消息,很快传回了西凌,苍狼也迅速赶回了神殿,向司空御报告此事,他身上带着西凌薇写给司空御的告别信,还有留在她外套里的离婚协议。

虽然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自古一场空难有几人能幸存,西凌薇在这场空难中离世自然是正常的,但司空御就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之前他还一直存有侥幸,希望苍狼能把人带回来,但在当苍狼站在大殿里向他汇报的时候,他终于将心里的侥幸捏碎了。

他虽然恼恨西凌薇,但真的没有想过让她死,毕竟她除了给过他伤害,还给过他很多温暖,她把最美好的青春全都给了他。

沉默许久,司空御强忍着涌上眸底的泪意,“她的遗体呢?”他的声音哽咽得厉害。

苍狼亦是面容悲戚,虽然他亦恨西凌薇愚蠢,差一点害了司空御,但在这样的结果之下,他还是想起了那个如水一般柔美的女人的各种好,“已经运回西凌,由皇室接管了,目前正在准备葬礼。”

司空御有种想恸哭的冲动,倘若他不是一个有强大意志的男人,此刻一定泪染衣襟。不管她犯过什么样的错,都随着她的死而风化成尘了,他不怪她了。

苍狼本不想把西凌薇留下来的东西交给司空御,因为他知道司空御一定会悲痛难忍,但是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司空御,是对死者的尊重,“掌教,飞机在失事前,每个乘客都给亲人写了遗言,薇公主的遗言是写给你的。”

司空御倏然抬头,看着苍狼手里的那张薄薄的纸,双手开始颤抖不已,她给他写了遗言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还在想着他,她会说什么呢,怪他狠心,恨他无情吗?

压抑着心中的悲痛,司空御颤抖着接过了信纸,缓缓打开,纸上的文字,令他渐渐地失控了。

这是一封很短的信:

司空御,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再烦你一次,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再看到有关我的消息,但我知道这次不说,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所以请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不要发怒,好吗?

我很想跟你说对不起,但我又知道,这三字,相对于我给你造成的伤害,太轻了,但除了说这三个字,我真的没有更好的语言了。

我有罪,从不敢奢望获得你的宽恕,但我依然爱你,比任何时候都爱,这份爱会伴着我的灵魂上天堂,或下地狱。

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向你忏悔,但愿来生,还有机会向你赎罪。

永别了,愿你幸福,我在另一个世界会依然爱你,永生不灭。

这短短的两百余字,字字饱含着忏悔与深爱,让人能够深切地感受到她有多么后悔,对深爱的人抱有怎样的负罪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有多么不舍。

司空御的心颤抖得如同秋叶飞离了枝头,眼泪再也不受他控制,潮潮的,湿显的,盈满了眼眶。

他想见到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是如何含着泪给他写下这段话的,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纸上被水阴湿过的痕迹,他就是能够猜到这是她的泪水。

他再一次想到了,分别的那一晚,她那么狼狈地跪在他的面前,哭着求他,陪他一起死。他当时,没有给她一点好脸色,甚至厌恶至极地要她滚。

当时,他恨她至极,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任何不妥,反而还有几分畅快,然而现在,面对她的死讯,他深深地懊悔,他是他的妻,是他千帆过尽之后选定的人,她美好,又爱他至深,虽然善良得犯了愚蠢的错,但他应该包容她,帮她改正的,而不是就这样弃了她。

他在心里叩问自己,如果做这件事的人是冷若冰,他会那样决绝地弃了她吗?答案是不会。就算冷若冰亲自拿着枪打穿他的心脏,他亦不会怪她,反而会觉得死在她的枪下,尚有几分庆幸,这都只因为他爱她至深,愿意把一切都交给她,包括生命。

而那时,他果断弃了西凌薇,给了她刺入骨髓的难堪,这一切只能归因为他还爱她不够深。相较于她对他的爱,显得薄如蝉翼。

...

章节目录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绕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绕天涯并收藏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