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鸽放飞仪式结束后,众人纷纷带着自己的女伴上了车,驶入高速,直奔凤城。

再次上了赛镝竣的车,冷若冰发现车里多了一大包零食,有话梅、瓜子、薯片、饼干等等。冷若冰再一次惊讶,想不到赛镝竣竟然是一个如此细心的男人,先是提前为她准备衣服,现在居然还想到给她准备零食。

赛镝竣亲自开车,关切地说,“到达凤城需要四个小时,无聊的话就吃点零食。”

冷若冰调侃地笑了,“赛先生到底是追过多少女人,花样还真是多呢。”

“你是第一个。”

冷若冰笑笑没再说什么,这个她相信,像他这样的男人,勾勾手指,就会有无数女人前赴后继,根本不需要他追。真不知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了他,还是他对她别有目的,不过不管是何目的,她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冷若冰也不矜持,拆开话梅袋子徒手捏起一颗话梅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感觉很不错。她很喜欢吃话梅,小的时候经常和温怡一起看书,一起吃话梅。而今再尝这种味道,总有一种回忆在心里。

赛镝竣笑着看了她一眼,便又继续开车。

冷若冰被他的笑晃了一下,他的笑真的很温暖,很干净。她突然有种被呵护的感觉。

“有歌吗?”冷若冰问。

“当然有,想听什么歌?”赛镝竣开始动手调dvd。

“安静一点的就好。”

赛镝竣很快调出一首轻柔的曲子,渐渐的车里有一种温暖舒适的氛围升腾起来,“无聊的话,交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嗯。”赛镝竣将平板电脑递给了冷若冰,“替我随时注意信鸽的位置。”

电脑上装有信号接收器,可以随时接收信鸽腿上信号器发出的信号,以此来监控到信鸽的位置,随时可以知道自己的信鸽排名第几。

“好啊。”冷若冰对这个很感兴趣,于是接过电脑认真地看了看,“你的信鸽目前第一名呢!”

“呵呵呵……”赛镝竣笑得很开心,“我的信鸽是特殊品种,一般信鸽是比不上的。”

对于信鸽,冷若冰没有研究,于是挑挑眉,不再搭话。

车里温暖舒适,没多久她居然倚着靠背睡着了。

赛镝竣将车驶入临时停车带,给她盖上一层毛毯,又将空调暖风调高了一点,才又继续赶路。

*****

冷若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落日的余辉在凤城的上空,洒下无数条迷人的绯红射线。

心中暗惊,冷若冰迅速察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才稍稍松了口气。与这个男人相识不过短短一个下午,她居然在他的车上睡着了。

“醒了?”赛镝竣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笑得眉眼弯弯,脸上掩饰不住开心,第一次有女人睡在他的车里,还是他喜欢的女人。

“我们到哪里了?”冷若冰看了看盖在她身上的毛毯,有一点感动的感觉。

“凤城。”赛镝竣笑着挑了挑下巴,示意冷若冰看前方。

前方,一块高大的告示牌上,大字提示:前方凤城。

凤城很现代化,仅次于龙城,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冷若冰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看了下手中的平板电脑,屏幕上显示赛镝竣的信鸽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冷若冰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小信鸽比我们的速度还快吗?”

赛镝竣低笑出声,宠溺地看着冷若冰,“我的信鸽时速大约在90公里每小时,龙城与凤城相隔400公里,所以它大概需要四个半小时,但我们用了五个小时,它当然比我们先一步到达凤城了。”

冷若冰美丽的大眼睛还带着一丝初醒的倦意,“你不是说我们四个小时就可到达凤城吗?”

“本来可以,但我中途减速了。”

“为什么?”冷若冰前后望了望,其他参赛者的车辆都已不见了踪影。

赛镝竣没有说话,看着冷若冰意味深长地笑了。

冷若冰顿悟,因为她睡着了,他在顾及她的感受。

“对不起,拖你后腿了。”

“怎么补偿我?”赛镝竣就那么毫无顾忌地盯着冷若冰的脸,仿佛她的脸有多少珍宝一样。

冷若冰现在可以肯定了,赛镝竣这个人其实很绅士,的确是个幽默的暖男。他的目光虽然热烈,但绝无亵渎之意。于是,她的神经也轻松了几分。

“赛先生不会让我以身相许吧?”

“如果我说是,你会吗?”

“不会。”

“真伤人心啊!”赛镝竣故作伤心地叹了口气,“那陪我吃饭总可以吧?”

“呵呵呵……”冷若冰被逗笑了。

但见美人笑,赛镝竣更是心情大好,随即发动了车子,“想吃什么?”

“来凤城,当然吃鸡啊。”龙城美食以鱼菜著称,而凤城美食以鸡而闻名。

“好,带你去吃全鸡宴。”

*****

温怡与晚班的收银员做了交接,便拿着包包下了楼,准备坐公交回家。

但刚出盛华便被一辆越野车拦住了去路,即而车窗落下,露出了穆晟熙阴沉的脸,“上车!”命令的语气,毫无商量余地。

温怡想起中午冷若冰与她说的话,故而迟疑,“穆警司,您有什么事吗?”

感觉到温怡的刻意漠离,穆晟熙心里闷闷的,于是语气更不好,“上车再说。”

“您有事就在这里说吧。”温怡虽然害怕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拒绝他。

穆晟熙气得狠拍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开门下车,直接将温怡塞进了车里,随即锁了车门,自己又坐进驾驶座。

温怡非常紧张,“穆……穆警司,你到底要做什么?”

穆晟熙阴沉着脸,没有说话,脚下油门一踩,车子便飞了出去。温怡赶紧慌手慌脚地系上了安全带。

穆晟熙一路也没有说话,径直将车子开到了自己的别墅。

看着陌生的院落,温怡大窘,“穆警司,这是哪里?”

“我家。”穆晟熙的脸始终冷冷的。

“你……你家?带我来你家做什么?”温怡紧张地抓住车门,人也刻意地向后躲闪,尽可能地拉开距离,生怕穆晟熙对她怎么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穆晟熙气恼得真想把她抓过来打一顿,他要想霸王硬上弓,会等到今天么?

“下车!”穆晟熙大声命令。

温怡不动,依然抓着车门,怯怯地看着他。

穆晟熙气极,顾自下车走到另一侧,将车门一把拉开,便将温怡拖了下来,然后丝毫不顾她的喊叫,将她拖进了别墅里。

温怡迅速躲到沙发后面,大声质问,“你到底想干嘛?”

穆晟熙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干嘛突然对我冷漠?”

本来他觉得他就快追到这个小女人了,可突然她就变脸了,说不理他就不理他了,他是个警司,管理治安,打击犯罪,不会追女人,她着实让他苦恼。

原来是为这个原因。温怡松了口气,嘟嘟嘴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说呢?”穆晟熙一副看白痴的眼神,“不喜欢我干嘛为你做那么多事?”

“可我不想做你的情fu!”温怡有些激动。

穆晟熙气得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谁说让你做我的情fu了?”

“你这种身份,肯定是不会娶我的,你想要的就是我的身体,想把我bao养在外面,我不干!”

“谁跟你说的这些,冷若冰?”

“……”温怡闭嘴不言。

“以后不许跟她来往!”

“为什么?”

“她很危险,今天盛华商场的案子我怀疑就是她做的!”

温怡吓得脸色苍白,心也加快了跳动,看着穆晟熙不住地咬下嘴唇。她害怕了,怕穆晟熙会查冷若冰,甚至把冷若冰抓起来。

于是,思来想去,她急急地说,“穆警司,这些不关若冰姐的事,都是我的原因。”

穆晟熙先是皱眉,即而好笑地看着温怡,“你是想告诉我,那水晶吊灯是你弄下来的?”

“不……不是,是我请求若冰姐帮我教训洛初嫣的,你知道的,我小时候随我爸爸生活在江家嘛,那时洛初嫣总是欺负我,我一直记恨着,就苦求若冰姐帮我教训她,所以我才是幕后黑手,你要抓人就抓我吧!”说着,温怡把双手举到穆晟熙面前,示意他把自己铐上。

穆晟熙凝视了她的小脸一会,突然很想笑,但极力忍了下来,腹黑地说,“灯又不是你弄下来的,我干嘛抓你,要抓就要抓冷若冰。”

“不,你抓我吧,我才是主谋。”

穆晟熙腹黑地抹了抹鼻尖,“这个事冷若冰得负全责,只能抓她,不过,你若是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考虑放过她。”

“什么事?”温怡很天真很急切地仰头望着穆晟熙,为了冷若冰她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穆晟熙眸子里闪过一抹奸计就要得惩的笑意,“做我女朋友。”

“……”温怡脸色有些为难地看着穆晟熙,脑子里反复回响冷若冰对她说的话。

“不愿意我现在就去抓了冷若冰。”说着,穆晟熙作势就要走。

“不,不,不。”温怡赶紧抓住了穆晟熙的手腕,“我……我答应。”最后,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穆晟熙嘴角的笑意浓得化不开了。

“我……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

...

章节目录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绕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绕天涯并收藏豪门老公宠妻如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