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五月初五,是进攻的时候了,收复山河,在此一战。(,https://)”叶昭披着战甲,看看尚未大亮的天色,走出军营,站在全军面前,对着所有将领发出号令,然后转身带着几个亲信,回帐做最后准备,帐内等着的是她的替身——胡青。

    夏玉瑾出发前,就将可能出现的险恶情况统统考虑周到,带来的人都是能为叶昭打掩护用的。

    上京斗彩楼的苗仙儿,年近三十,才从红花魁位置上退下来,除丹青绝技外,凭的是手点石成金的化妆好功夫,画猫画虎画男画女画美人,只要两人轮廓相差不远,她就有本事装扮出个*成。战场风险,弱质女子,本是不愿,奈何夏玉瑾重金相邀,承诺为她去除贱籍,勉强成行。如今她亲眼见东夏虎狼,众志成城,亦起了爱国之心,使尽全身本事,将胡青打扮成叶将军的模样。

    同样被请来的还有上京百戏楼的霍玉郎,貌妩媚,善口技,能变百声,曾被强权威迫之际,受南平郡王解救,蒙恩图报,随行江北,冒险跟在伪冒叶将军的身边,负责替“她”开口说话。

    五月初五,是东夏王死期,东夏内乱,次日进攻为最佳时机。

    叶昭相信柳惜音的手段,却也相信变数。

    为了她的计划,这消息不到事成,决不能透露分毫。

    “东夏王已死,哈尔墩有勇无谋,伊诺两次被我所败,执念极深,混乱之际,难能下准确判断。由胡参将领十万大军,借我的身姿,叫战西门,可吸引东夏大军主力的注意。”叶昭再次重复今天的计划,“祈王按捺不住,派兵试探,已被秋老虎截下,昨日是东夏的朝圣节,他们粮食即将耗尽,吴将军以送粮之名,已带七八个高手混入城内,与安插的暗探汇合,趁乱向东门去。今夜,我带三千精兵,守在东门外,待城内信号响起,强攻东门。”

    夏玉瑾问:“吴将军的能力还不足以打开大门吧?”

    叶昭指着地图道道:“他只要引起混乱,吸引这段城墙的守城官兵的注意力就够了,这段城墙下面是大片芦苇荷塘,如今冰面融化,攀登不易,故守备略松懈,只要他们注意力转移半刻,我的轻功可攀上城墙,垂下吊索,让其余高手乘小舟来,登壁后,随我一起攻向大门,其余士兵在外强攻,待东门开后,我确认形式后,会发出信号,十万大军立即进攻,内外相逼,打得他措手不及。”

    胡青问:“如果柳姑娘没成功呢?”

    叶昭道:“三个时辰收不到信号,不必等我回来,立即改大军围城,进入持久战。”

    若柳惜音失败,东夏设下埋伏陷阱,她冒险攻入,九死一生。

    夏玉瑾讪讪问:“柳姑娘还活着吗?”

    叶昭:“难说,如果她没自尽……”

    胡青补充:“如果她没自尽,东夏就会拷问她的幕后主使人,未必会让她那么轻松死。”

    弑君之罪,千刀万剐,拷问会比死更痛苦。

    叶昭武功最高,凶名赫赫,几场大战下来,东夏大军闻风丧胆。由她来声东击西,能让敌人措手不及,是强攻城墙的最适合人选。另一方面,夏玉瑾也相信,她还抱着万一的希望,想尝试趁乱将柳惜音救出。

    柳惜音为家国大义牺牲,可敬可叹,为奇女子。

    夏玉瑾想着一无是处的自己,自相形秽,心头阵阵发堵,不敢阻止叶昭的做法,只能强颜欢笑,为大家送行。

    他忧郁问吕大夫:“我媳妇蹦上蹦下,肚子里那个没事吧?”

    吕大夫支支吾吾:“可能……大概……也算稳了……”

    叶昭沉默片刻,缓缓开口,“惜音用命换来的时机,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有些东西,还是听天由命吧。”

    夏玉瑾见大家都很紧张,便摸摸她肚子,用最严肃的口气,喝令里面那个没出生的家伙:“小兔崽子,跟着你娘打了那么多个月的仗,多少也该懂点军法吧?军法就是千万别惹你娘,否则出来起码会被揍断三根板子。”

    此言一出,打破沉重气氛,大家脸上都轻松了不少。

    “不成,”正在给胡青化妆的苗仙儿,忽然停下手,比比叶昭的容貌,长长地叹了口气,“胡参将与叶将军虽肩宽近似,但上身较长,皮肤太黑,眼睛过小,与叶将军相差甚远,不熟悉的人远远看去尚好,若是熟悉的人来看,怕是难以瞒过。”

    胡青和叶昭差不多高,奈何腿短,眼睛又细又长,怎么瞪也瞪不大,与叶昭的双眼皮相差甚远,而且肤色由白变黑易,由黑变白难,两人容颜差距甚远,在伊诺皇子面前,难以弥补到不被发现的地步。

    叶昭看了半晌胡青的小眼睛,郁闷道:“换人吧。”

    换谁呢?

    孙副将熊腰虎背,壮得像小山,秋水身量不足,廖参将方脸且过高。

    柳惜音的暗杀计划是机密,为避免消息走漏,不敢透露分毫,就连几个重要将领都是最后关头才知道真相,何况苗仙儿?他们本以为胡青身材相似,足以弥补,今日方闻不成。若临时从普通士兵里挑个,怎知叶昭的习惯?做出和她相似的表情?

    叶昭看看吕大夫:“这个身高够。”

    吕大夫打个哆嗦:“老夫老矣,不会骑马。”

    叶昭看看霍玉郎:“这个长得像。”

    霍玉郎叹息:“小的比将军矮了太多。”

    叶昭看看刘三郎,尚未开口。

    刘三郎哭了:“将军,你先看看小的这身肥膘。”

    莫非全盘计划,就赌在伊诺皇子相隔甚远,看不清胡青是叶昭的身上?

    胡青装扮完成,硬撑大的眼睛,扭曲了表情,怎么看怎么怪。

    叶昭不敢赌。

    夏玉瑾弱弱举爪:“阿昭……”

    叶昭努力寻思解决方法,无暇理他。

    夏玉瑾继续举爪:“阿昭……”

    叶昭安抚:“有事呆会说。”

    夏玉瑾努力举爪:“阿昭……”

    叶昭吩咐孙副将:“找几个瘦点的亲兵来看看。”

    夏玉瑾忍无可忍,闪去她脑袋前,大声道:“阿昭,我去!”

    全场俱惊,愣愣地看着他。

    夏玉瑾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鼓足所有的勇气,连珠箭似地说:“我和阿昭有夫妻相,身高差不多,腿长,都是瓜子脸,而且我皮肤白,能弄黑,我知道我媳妇的行为举止,我还学会了骑马!让我来,我能做到!”

    叶昭摇头:“不。”

    主帅是敌军进攻的主要位置,伪装成她的主帅更是吸引仇恨的诱饵。

    夏玉瑾的身子骨太弱,风险太大。

    “让我来!如果伪装成你的主帅被揭穿,东夏就会立刻识破计划,将计就计,让你陷入危险境地,而与你朝夕相处的我,熟悉你的动作和习惯,比任何人都适合担任这个角色,”想到此处,夏玉瑾的手忽然不抖了,眼神里流露出坚定,执著道,“我是大秦的郡王,要保护江山百姓,我是个男人,要保护我的妻子和孩子,让我去!”

    叶昭愣愣地看着他,仿佛初次相见。

    “阿昭,布置战局有众将军在,用霍玉郎冒充你的声音发号施令,我只要做好诱饵角色,拖延时间,等你号令便成。”

    他一遍遍坚持着。

    “阿昭,我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他一遍遍祈求着。

    “阿昭,你若相信我是雄鹰,便让我去,这是我一生一世的请求。”

    有鸟不飞,一飞冲天。

    有鸟不鸣,一鸣惊人。

    蜕变的时候到了,踏上战场。

    为守护家园妻儿,无论再懦弱的男人,也不会退缩半步。

    作者有话要说:迟到了……

    就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玩开心点。

    圣诞节回来继续看更新。 </p>

章节目录

将军在上,我在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橘花散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橘花散里并收藏将军在上,我在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