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捷报声下。,WWW.Taiuu;【虾米学

    西川战场,中军大帐。

    胡青听完追击计划后,曾劝“东夏蛮子好战,岂会轻易言败?如今七战七胜,东夏一碰即走,出工不出力,擒杀的敌人数目却不多,恐防有诈。”

    秋老虎还记得出发前叶昭的吩咐,在旁边点头“有理,有理。”

    狄副将却不服“东夏军队是由部族联合而成,其中里察尔托次将军与图巴将军素有旧怨,双方部落的将领三番四次争吵闹架,几乎在军中动起手来,如今我们正面的敌军是察尔托次的部族,图巴的部队抱了看笑话的心,不想救援,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机会,岂能白白错过?”

    秋老虎眼巴巴地看着旁边严肃的胡青,点头点得更厉害了“有理,有理。”

    胡青坚持“伊诺皇子素有智谋,怕是有陷阱在等着。”

    狄副将也坚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最终,柳将军决定分兵一股,由秋将军与狄副将率领,试探追击。

    东夏军内讧似乎很厉害,军队尚未进去,自家已经闹起架来,简直是溃散,不但拼命逃窜,连粮食都不要了,大秦军再次大胜。秋将军一鼓作气,率军再追,追至落凤山脚,发现东夏军正在装备绊马陷阱,见大军突袭而至,赶紧逃跑。

    秋老虎拿着个绊马索,兴冲冲地回报主帅“陷阱破了!死东夏蛮子,就这点伎俩,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胡青劝阻“说不定只是个幌子。”

    “呸!人就是怕死!上次你是这样说的,我们可中了埋伏?!没用的家伙!吓死胆的,撑死胆大的!”狄副将杀得兴起,不屑地扫了眼弱质彬彬的胡青,向主帅请战,“落凤山一条直路进,数条路出,只要我们集兵一路,敌军不可能在每条路分兵来拦住我们,只要打过落凤山,就收复西川,回到江北了,咱们擒了那叛乱犯上的祈王,押解回京,是大功一件!”

    柳将军多年英名,被假圣旨毁于一旦。【虾米学 听见擒抓祈王的功劳,心头有些意动,他站起身,左右走了两步,冒险的心理战胜了理智,他不顾胡青的反对,传令“全军追击!”

    胡青无奈接命。

    就连秋老虎也拍着他肩膀,坏笑道“兄弟,咱知你多疑,可这回多疑过头了吧?那戏上会傻乎乎被空城骗了的将军就是你这种人。”

    胡青摇头“胜得太轻松了,我总觉得他们是将我们往这个方向引。”

    秋老虎满不在乎“放宽点心,等打退东夏,咱们统统回去升官发财,说不准皇上见你一表人才,还给你尚个公主呢。”

    大秦单身的公主有三个,一个三岁,一个七岁,还有个是把驸马活活气死的三十八岁寡妇,不但貌丑凶悍,还以风著称。

    “说点人话!”胡青气得一拳揍去他肩膀上。

    秋老虎通身横练功夫,不痛不痒。

    胡青就好像打去石头上,震得虎口发麻,他想了想,意味深长地看了那家伙一眼,走了。

    秋老虎有些发寒。

    主帅的命令无法违抗。

    大军开入落凤山,山道猛地一把火起,点燃隐蔽在山中用油撒过的干枯树木,趁着风势,瞬间燎原,席卷整座山坡。察尔托次将军领东夏大军立于落凤山顶,弯弓搭箭,用成千上万的燃火箭头,疯狂地射来,往落地处再添火苗。

    “撤!立即撤退!”熊熊烈火扑面而来,柳将军惊觉不妙,狂吼着发出命令。

    由南向北,落凤山进山是一条大道,出山可分为数条道。将图巴领东夏精锐部队,一马当前,从隐蔽处横杀出来,生生把大军队伍拦腰斩成两截,阻断传令。听着前方大秦士兵的哀嚎,看着数不清的东夏将士,得不到主将命令,大秦军心乱了。

    落凤山内,火光冲天,落凤山外,杀声震天,几乎三分之二的队伍失陷。

    伊诺皇子披着金甲,骑黑色骏马,率大部队从唯一一条没有着火的道杀来。

    十面楚歌。

    后悔莫及。

    大秦军精布阵,东夏人精弓箭,两军不对接,只有不停的箭在空中飞射,命中率极高。一片片尸骸倒下,再铺上一层尸骸,被火焚烧后发出难闻的焦臭,枯毁的树木受不住火烤,纷纷砸下,落在尚在挣扎的人身体上,前锋部队渐渐死绝。

    退却,推进。

    伊诺皇子那双如鬼狼般的眸子死死盯着中军阵营,主帅旗帜,然后伸手指了指。

    万箭落下。

    “悔不当初!”柳将军握着长剑,老泪纵横。

    秋老虎守在他身边,抽出板斧,瞪着杀红的双眼“将军!快退!我守着!”

    三番四次犯错,罪责难逃,柳将军抽出长刀,吩咐跟在身边的秋老虎,“东夏蛮子的主要目标是我,你带兵退,尽可能保全大军实力,能撤出几个是几个。”随后他看一眼熊熊火海与箭雨,咬牙道,“告诉胡军师,我对不起他。告诉阿昭,让她帮我照顾家人。”

    秋老虎含泪领命,带精锐部队突围,跑了两步,又回过头去,傻愣愣地问“往……往哪跑?”

    胡青抬头,看了看天,摇了摇头。

    四面八方都是火海箭雨,剩下的两条生路尽数被阻断。

    被围堵的十万大军阵亡,大半葬身火海,尸体难辨。

    黄将军阵亡,秋将军阵亡,狄副将阵亡,曹参将阵亡,胡参将阵亡……

    柳将军拼杀掩护到最后,身中八箭,屹立不倒。

    他站着去的。

    用鲜血维护了最后的清誉。

    押送粮草的麦副将临危组织出色,领剩下的大秦军溃退五百里,受困居平关。

    被胜利冲晕的头脑猛然冷静下来,真正见识到东夏蛮子的狡猾残忍,无边无际的沮丧取代了求胜心,军队纪律虽在,已制止不了大家的悲观。想家,想父母,想孩子,想……

    “叶将军在的时候,我们从未输过。”

    “叶将军在的时候,她肯定能发现圈套。”

    “叶将军在的时候,东夏蛮子不是对手!”

    “叶将军在的时候……”

    不知道是谁发起的第一声牢骚,慢慢席卷全军。

    作者有话要说橘子感冒了,还被猫咬了,于是去告状……

    橘娘先骂猫,骂完后问橘子“怎么咬的?”

    橘子仇大苦深“它打哈欠的时候,我把手伸它嘴里玩,这混蛋闭嘴时就咬着了!”

    沉默……

    短暂沉默……

    橘娘痛骂橘子。

    橘子各种委屈翻滚ing。

    求安慰。 </p>

章节目录

将军在上,我在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橘花散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橘花散里并收藏将军在上,我在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