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小姐!我的小姐啊!”丫头尖细而惊恐的声音由远及近,慢慢传到耳朵。,WwW..com阳光从眼皮的缝隙中透进来,我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觉得这日子舒坦得犹似我还只是朵祥云的时候,每天以晒太阳为己任以睡大觉为目的,什么都不用忧虑,没有抠门的月老,没有精打细算存钱买团扇的艰辛,没有红衣少年凶神恶煞的倒霉面孔……红衣少年……我睁开眼,摆出了修罗相。光是想到那个人的身影便能让我心情烂得再也睡不着觉。我翻身坐起,丫头肝胆俱裂的尖叫再次刺痛我的耳膜:“小姐!你莫动,翠碧来救你!不,翠碧叫人来救你!”大树之下,我的贴身丫鬟吓得一脸青白,左右张望着寻找路过的仆从,我不甚在意道:“我自己能下来。”开口发出的稚嫩童声仍旧让我感到不习惯,我揉了揉嗓子捏出了点沙哑成熟来:“你,闪开,我要跳下来了。”翠碧本就仓惶的白脸一下青了:“小小小……姐,别别别……您不要吓我!你不要欺负翠碧胆小啊!”我不理她,翻身抓住大树身上的木疙瘩熟练的往下爬。眨眼间投胎到宰相府中已是第五个年头,五岁的相爷幼女,整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宠着,不用洗衣叠被扫地做饭,连爬个树都有丫鬟在下面如同英勇就义一般护着。我十分纳闷,李天王喜欢的小媳妇追相公的戏码到底要怎么安排呢?况且……我那“相公”估计还在冥府受罚吧,我在心底暗自猖狂的一笑,忆起那日投胎前初空夹杂着唾沫星子的怨恨眼神,我的心情霎时飞扬起来。

    打击报复乃是人间极乐也!离地近了,我纵身一跳,落在地上,在翠碧满头冷汗的唠叨中淡定的问她:“什么事?”翠碧缓了好一会儿才歇了口气,道:“相爷让奴婢来寻您,说是要带小姐去大将军府。”“哦。”我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将爬树脏了的手擦在翠碧的裙子上,翠碧咬了咬牙,忍住没说话。我又道,“你去告诉我爹,让他先去,大将军府我熟,自己能找得到。”据说当今皇帝与我爹还有大将军是自小玩到大的好基友,特别是我爹宋勤文与大将军陆凉的关系出离的好,两家府邸门对门,每日两家大人一起上早朝,一起办完公务回家,家眷也闲的没事的互相窜门,将军府我熟得跟我的闺房似的,实在犯不着让人领着我去。

    我说完那话翠碧却为难的皱了眉:“可是,相爷说今日一定要与小姐一起去啊……”这些搞政治的老头总有满身的屁事。我撇了撇嘴,将手在翠碧的衣服上擦干净了,无奈道:“好吧好吧,我这就去。”一路赶到前厅,我爹坐在上座上细细打量了我一番,而后一声颇为无奈的长叹:“罢了罢了,野就野一些吧。”我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比我在月老殿穿的衣服规矩多了,他到底在挑剔些什么……走去将军府时,宋爹开始为我讲诉了一段曾经的往事,他说,在我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大将军的夫人也曾怀了胎,两家狗血的约定,若是为同性则拜为兄弟姐妹,若为异性,则指腹为婚。

    但不曾想到的是,将军夫人某日不小心摔了一跤,将孩子摔掉了,后来一直未曾有孕……”我打断我爹深情的陈诉道:“不对哦,前些天我见过将军夫人,她肚子已经很大了。”说完这话,我突然有了种深深的不祥预感。我爹深情的凝望着我,然后点了点头:“没错,正是今日,将军夫人产下一子,云祥,你可以看见未来夫婿的模样了哦。”我仰起了头,看见在逆光之下我爹微笑的侧脸,我双目含着泪水,定定的问他:“你见过草泥马吗?”宋爹愕然。我垂下头,捧住心脏兀自呢喃:“你知道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的心情么?不……你不懂的。”我抹了把泪翻着死鱼眼望我爹,“你带我去看吧。”跨进将军府的大门,身边的仆从向我与我爹躬身行礼,众人迎接的声音盖过了我阴沉沉的言语,“那个来迟了的小子。”将军喜得贵子的消息传得快,我与我爹刚在大厅里坐了没多久,京城的大小官员陆陆续续的带着礼物来了,我爹忙着与同僚寒暄,我便悄悄的跑去了后院,将军府的人都认识我,便没有阻拦,我以纯真无邪的小孩身份一路跑到了将军夫人的内寝,走到门外便听见了将军夫人虚弱的笑:“阿凉,儿子很像你。”大将军粗粝的声音此时也化作了柔水一般,温热得几乎让我听不出来:“不,儿子像你。”我不让门外的侍卫通报,悄悄的进了屋,躲在内室门外,探出个脑袋往里张望,将军夫人身边放着一个肉球,包裹的严实,只露出一张脸在,在我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见鼻子眼睛全皱在一团,我深深觉得将军和将军夫人都错了,这货明明就像包子,了不起了是个饺子,哪能分得清像谁不像谁。仿似察觉到了我的存在,大将军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随即眯眼笑了起来,他捏了捏小包子的脸,道:“小子,艳福不浅啊,还没睁眼你媳妇就在门边等着你了,还不起来看看。”我听了这话不好意思再躲着,便也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唤道:“将军好,夫人好。”将军点了点头:“小丫头着急的寻过来了,你爹他们也该久等了吧。夫人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夫人虚弱的点了点头,将军路过我身边不客气的揉了揉我的脑袋,“丫头,去,看看我儿子,你相公。”说完便大步出了门。我也不客气的平跑的了床边,趴着床沿打量这一世初空的模样。这皱巴巴的一团丑极了,我抬头望了望将军夫人,不敢贸然出手揍他,只有眨巴着眼乖乖问:“夫人,我可以摸他么?”“当然。”我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脸,多么奇异的柔软触感,怎能想象那凶神恶煞抽我屁股的红衣魔鬼居然和这样的小家伙拥有同一个灵魂。我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原来这就是新生,把前世的一切都推倒重来,干净得让人敬畏。看见小家伙拽得紧紧的拳头,我好奇的戳了一下,哪想他竟张开手心,将我的食指柔软的拽住,握得紧紧的,然后拉着我的食指往他嘴里放。我惊得呆住,心头仿似被他柔软的小手摸啊摸,摸出了一片温热来。这小东西简直神奇极了。“云祥,他喜欢你哦。”将军夫人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轻柔的对我道,“你可喜欢他?”我心头一颤,觉得如果在这种时候说出“我喜欢欺负他”这样的话是不是会挨雷劈,于是我识相的点了点头:“嗯!”指尖一软,竟是他将我的手指头含进了嘴里,温软的吮|吸着。心头不由自主的一痒,我放松自己趴在床榻边,被蛊惑了一般说道,“好喜欢啊……”这种温软的触感,比织女那把团扇扇出来的暖风还要让人沉迷。“多好啊,从今以后,你们可以携手到老,白发齐眉。”将军夫人慢慢说着,“你虽比他大几岁,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你护着他,以后他便可以护着你……”这浅浅的声音在我耳边飘远,“相公”两字将我砸回现实,那日李天王出了凌霄殿后猖狂的大笑又在我耳边回响,我不由打了个寒颤,甩了甩脑袋。

    清楚的看见未来小媳妇苦追相公的生活正一步步向我靠近,而我居然在这样的时刻被敌人的外表迷惑了心智!多么失败,多么可耻……那日我是如何失魂落魄回的家我已记不得,只知道我爹在用完晚膳之后摸了摸我的脑袋说:“云祥,以后一定要和海空好好相处啊。”那模样简直像已经把我交代出去了似的。我怔怔的问他:“海空是什么?”“你陆叔叔的儿子,你今日不是见过了么,可还喜欢?”我失神的点了点头道:“喜欢,陆叔叔的名字也取得好,很具有军事前瞻性,不愧是我朝第一将军。”可不是么,陆海空,你简直霸气侧漏极了。</p>

章节目录

一时冲动七世不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鹭非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鹭非香并收藏一时冲动七世不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