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太远,小智看不清那个年轻人的容貌,但是凭借着迪吧里昏暗的光线,小智观察到,这个年轻人不像其他小混混,把头发染成乱七八糟的颜色,而是一头黑色的短发,干净利索。他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靠在卡座的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杯鸡尾酒。卡座的边缘位置,小智还看见两个人,这两个人的状态不禁让小智多看了几眼。这两个人仿佛与这迪吧的环境格格不入,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统一的卡尺造型,没有喝酒,没有抽烟,没有闲聊,就那么直直的坐着,一动不动。全身上下只有一处在动,而且还是不停的动,那就是眼睛。他们的眼光不停的扫视整个舞厅仿佛在观察些什么,好几次扫到小智。要不是小智在他们的眼神扫过来之前,就望向了别的地方,小智相信,他们一定会注意自己的。而他俩的座位,恰好堵在进入卡座的两条路上。看着面无表情,眼神犀利的两个人,小智的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词:保镖。

有这样高素质的保镖,那人不会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吧?小智心中有些突突。在京都这个全中国的首都,高官后代,富商子弟数不胜数,遍地都是,甚至有可能在路上走着就能碰见。而且他们都有着深厚的背景,有着牛叉的爸爸和爷爷。他们本身没有什么压力,从小就是要什么有什么,不用依靠自己过多的努力。而酒吧、迪厅就自然成了他们发泄多余精力的最佳场所。

再望向那个坐着的年轻人,小智发现他向舞池中点了点头。舞池中几个望向他的小混混收到指示,随即回头,走向最前面的那个黄头发少年,耳语几句。黄头发少年听完,露出得意的笑容,显得更加嚣张。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浩子身前。他身后的一帮人,也跟在他后面向前逼近,渐渐围住了浩子。周围跳舞的人看见此情此景,纷纷闪开,唯恐这场可能发生的事件波及到自己。

浩子护着真真和雅芸,一步步向后退。浩子还是挺淡定的,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儿,能吓走就吓走,吓不走大不了打一架,然后跑就行了,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别闹了,吓到我朋友了。”浩子面对黄头发少年,面无惧色的说。

黄头发少年色迷迷的看着真真和雅芸,也不看浩子,自顾自的说:“美女,陪哥哥们跳会儿舞吧。我们刚才看了,你俩跳的不错,有模有样的。跳的哥们儿心里痒痒的,这不来找你们,让你们给指导指导嘛,怕什么。”

看黄毛少年没有理自己,浩子提高声调:“我的朋友不喜欢你,你还是找别人吧。”说完往前跨了一步,挡住了黄毛少年的视线。

这时黄毛少年才不耐烦的转头看向浩子。他的身高只到浩子的胸口,所以必须得仰头才能看到浩子的脸。刚才看向真真、雅芸那色迷迷的眼神已经在黄毛少年的脸上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一脸的不屑和凶恶。他恶狠狠的盯着浩子:“你丫谁啊,我跟你说话了吗?滚蛋!”

浩子知道,通常这种小混混都会在一上来吓唬吓唬人,仗着人多而已,揍两拳就全害怕了。所以浩子毫不退缩的盯着黄毛少年:“该滚的是你。”

这时候,黄毛少年身后的人再次往前挤了挤,站在了黄毛身边,把浩子围在圈内,水泄不通。

浩子身后的真真有些害怕,她拉了拉雅芸说:“要不咱走吧。”雅芸点点头,拍了拍前面的浩子说:“走吧,去找阿冯和小智,别跟他们废话。”

浩子回头看了看雅芸和真真,又转头往四周看看,无奈的说:“现在想走,我看不容易了。”真真和雅芸这才发现身边已经被小混混围住,每个人都是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为首的黄毛少年再次看着浩子开口:“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这时,雅芸也有些着急,她在四处张望,心里暗想这种时候,小智和阿冯去了哪里?正想着呢,雅芸的手机响了,是小智。

原来小智早在黄毛少年等人准备围上浩子的时候就闪身走出人群,他找到阿冯,伸手摸向阿冯的钱包,把正在跳舞的阿冯吓了一跳。

“你干嘛?”阿冯回头问道。

小智抽出钱包,对阿冯说:“这次来者不善,浩子一个人好像搞不定。你去帮帮忙。”

听到这话,阿冯也不再泡妞了,望向骚动的中心,只是四周围观的人有些多,阿冯看不真切。“怎么回事儿?”阿冯问向小智。

小智摇摇头:“你快去帮着浩子。”

“你呢?”阿冯看小智要转身离开,问道。

“问点儿事儿。”小智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阿冯也没有再问,向浩子的方向挤去。他很信任小智,知道小智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自从沈娇的事情发生后,阿冯发现小智的思维不仅开阔,而且十分逆向。思考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方法也比自己几个人要老道很多,总能发现自己没发现的细节。并且每件事情他都能处理的很漂亮。相比于两人初识的时候,小智成熟了很多。虽然以前两人都很不靠谱,但是现在,小智明显要稳重了,沉着了。他相信,现在的小智一定不是在临阵脱逃,而是应该发现了什么,或者说他想到什么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个局面。既然他让自己帮着浩子稳住局面,自己去做就行。一句话,他相信小智,相信自己的兄弟。

小智其实根本没有想过要逃跑。他在找到阿冯的途中,顺便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局势,这次遇到的人看来和平时不一样。如果单说场下的那几个小混混的话,浩子一个人就能对付。但是让小智忌惮的是那两个坐在年轻人两边的保镖。如果到时候真要打起来,恐怕自己三个人都不一定能打过他俩。所以,小智决定还是能不打则不打。他让阿冯去控制下局面,尽量的拖延,给自己充裕的时间来想办法。小智决定先弄清楚瞄上真真和雅芸的那位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果逼到最后实在不行,就把雅芸的后台搬出来吓唬吓唬他,能把他们吓跑最好,不能的话再想办法。

挤到吧台旁边,小智坐下,招呼调酒师过来,顺便从阿冯的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的崭新钞票,递到了呼唤过来的调酒师的手里。对于这种花钱的事儿,小智知道,找阿冯再适合不过,反正他有的是钱

指了指那个神秘年轻人的卡座,小智低声问调酒师:“那边那个卡座里坐着的人是谁,好像很牛逼的样子,我想认识认识。”

按道理来说,调酒师是不能告诉客人其他客人的身份的。不过在中国就是这样,有钱好办事。看着塞到自己手里的钞票,调酒师很明智的选择了放弃原则。毕竟,动动嘴皮就能赚得一百,换作谁都会愿意。

他对小智说:“那是韩少,最近才来这儿的。不过他出手十分豪爽,一晚上就是万八千的。”

小智点点头,随后又递给了调酒师一百,说道:“有没有他们的存酒卡?”

调酒师默默的收起来小智再次塞过来的一百,给了小智一张存酒卡。小智找到存酒卡上的签名,上面写着“韩健”。

查到名字就好办了。还回存酒卡,小智冲调酒师点头以示谢意,然后转身离去。他找到旁边的一个空座坐下,一边观察者舞池中的情况,一边掏出手机给雅芸发短信,让雅芸查查韩健这个人,并告诉雅芸,这个韩健应该是最近才到北京的,而且后台应该不小。相信给了雅芸这些信息,雅芸就应该能查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等小智放下手机再抬头的时候,阿冯已经挤到了浩子的身边。

雅芸掏出手机,看见了小智的短信。读完以后,雅芸放心不少。虽然没有看到小智在哪儿,但他给自己发这个短信,就说明小智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情况,而且也在想着办法。按照小智的指示,雅芸将小智的短信转发给了另外一个人。

其实雅芸不仅仅有个当外交官的爸爸,她更有一个当将军的姥爷,不然也不可能从小生活在军区大院。之所以其他几人不知道,只不过是因为雅芸的妈妈经常教导她,为人要低调,家里的情况能隐蔽尽量隐蔽,毕竟京都的环境太过复杂,如果让别人知道太多自己的家底,很有可能被人拿来利用。

从小懂事的雅芸,自然知道其中厉害关系,她隐藏的很深,就算是真真、浩子阿冯小智他们,也只是知道她有个当外交官的父亲,不知道她有个身份更加显赫的姥爷。每当问起她母亲的时候,雅芸也只是说她母亲是部队的文艺兵,就不再多提。其他人也察觉到什么,也就不再多问。至于雅芸能轻易查到一个人的情况,她的解释是她有个公安局的一个朋友。

不到一分钟,雅芸的手机再次响起,她看了一眼,随即把短信转发给小智。看完短信的他,冷汗直流,那个叫韩健的真的不是一般的人,看来只有找自己的外公了。于是,转发完短信后,把手机紧紧攥在手里,一旦事情闹大,她也好第一时间给外公打电话。

与此同时,阿冯凑到浩子的身边,和他并排站着,悄悄的告诉浩子:“这次的人不一般,先别动手,等小智的消息。”

看着浩子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阿冯转过头去,冷眼盯住周围的小混混,对领头的黄毛少年说:“朋友,有什么误会吗?”

黄毛少年上下打量着阿冯,依旧嚣张的说:“哟,又来一个。谁是你朋友。我们不找你,我们找那俩姑娘。要说误会吗,这个傻大个儿挡着我的路了,怎么,你也要当挡路的狗?”说完,黄毛少年身后的众人大笑起来。

按住攥紧拳头的浩子,阿冯淡定的露出一脸无良的笑容,安然的对黄毛少年说道:“对不起,她俩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并没有挡路,只是挡在自己的朋友面前,不想她们被狗欺负了而已。”

一听这话,黄毛少年身后的人收起笑容,大声叫骂:“操!孙子!你他妈骂谁呢,你他妈才是狗呢!”说罢就要挤上前揍阿冯。

黄毛少年拦住身后的冲动少年,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阿冯,嘴里念叨着:“行啊,小子,够淡定的啊,嘴还挺硬。你看清楚,我们八个人,你们才四个人。识相的话就乖乖从门口滚出去,我们只要你身后那两个妞儿,不想动手沾一身血。”

面对黄毛少年的威胁,阿冯淡淡的扫视一圈,孤傲的说:“谁说我们只有四个人。”

小智坐在一边,始终观察着舞池中事态的发生,同时也不忘盯着那边卡座的神秘年轻人。那个年轻人自始至终一直坐着,只是偶尔换个姿势,但是眼光一直没有从舞池中离开,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的骚动。他两边的保镖也没有动作,依然在整个迪厅中扫视着。

因为知道浩子的性格比较冲动,小智才让阿冯去帮着浩子。他相信阿冯有能力控制住局面,至少能在自己想出办法之前,保证那帮小混混不动手。哪怕是动手了,只要卡座里的两个保镖不下场,以浩子和阿冯的身手,对付那几个人应该吃不了什么亏。

正想着,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响了,小智赶紧掏出来。果然是雅芸的短信,小智暗暗称赞,雅芸的效率真高啊。读完短信,小智不禁深吸一口凉气。看来这韩健的背景果然不是一般的硬啊。他的爸爸刚刚调进中央常委,身居要职;妈妈则是当地富甲一方的房地产大亨。难啊,小智暗自叹息,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了。

到现在,小智还没有想到太多的想法,他起身离开,并没有到舞池中,而是朝迪厅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走去。

章节目录

极品神医医者中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孤狼benwolf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狼benwolf并收藏极品神医医者中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