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和乐乐自来到明月教中后,便整日吃了睡,睡了吃,除了第一天有三个老头来看过他们之外以后的几天便没人再来过,他们每日只准在安月阁中活动,不许出去,两个孩子逃了几次都被发现追了回来,然后他们也知道自己逃不出去了,所以不再试图逃跑,而且,他们试了几次发现那些侍女们对她们有求必应,还暗中嘀咕说教主不准灵姑娘来打搅他们。

于是,两个孩子便开始恶搞丫鬟,每日和伺候他们的丫鬟上演斗智斗勇的戏码。

“小少爷,小少爷,你要去哪里?”

乐乐一大早起来便在院子中围着中央的小花池一圈一圈绕着跑,娘亲说过,每日早晨要跑步锻炼身体,几个丫鬟不明所以,以为他鬼上身了,乐乐在前面跑,两个丫头拿着他的外袍在后面追,他人虽然小,但是已经练武打基本功这么长时间了,跑起来还是比较快的,比这些整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丫鬟们体力要好。

跑不了几圈两个丫鬟便累得气喘吁吁,再也顾不上形象的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大声喊累。

安安在屋子里趴在窗子上还给乐乐喊着“一二一。”那两个伺候安安的丫头低下头心中暗道阿弥陀佛,还好小小姐没有跑,毕竟是女孩子,大概不会做那么调皮捣蛋的事吧。

“安安,我跑完了,该你了,这回我给你喊口哨。”乐乐见那两个丫鬟坐在了地上,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跑过来向安安说道。

“好,等我脱了这碍事的外衣。”安安答应了一声,一把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袍扔给丫鬟,也蹦蹦跳跳着跑了出去,两个丫鬟阿弥陀佛还没祷告完,安安已经冲了出去。

顿时这两个丫鬟指天骂娘,暗骂老天专和她们作对,任命的拿起安安的外袍追了出去,她们不知道这姐弟俩是抽什么风,但是心中记着孙明玉的吩咐,一定要按照她们说的做,要把他们看好了,于是也追着安安跑,安安的体力比乐乐的还强一些,于是她迈着小短腿一直跑了十几圈,直累得两个丫鬟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几乎剩了半条命。

“你们可以不追我啊?怎么那么傻,我又不会突然跑掉,我就是绕着这花池跑跑,锻炼锻炼身体而已啊。”安安将两个丫鬟累得趴下后,站在她们二人跟前笑嘻嘻的跟二人说到。

“小小姐,奴婢们没事,伺候你是奴婢的责任。”一个丫鬟见安安跑完一点事都没有站在她们跟前晃着小手和她们说话,忙摆了摆手说她们没事。

“好了,你们快点起来,去拿箭耙,我们要练习箭法。”乐乐见安安跑完了,走过来对着她一笑,转头对那几个丫鬟说道。

“啊,小少爷,奴婢求你了,不要再完那个箭耙了,奴婢实在是害怕得紧啊。”一个丫鬟听说箭耙吓得浑身抖了一下,忙开口向乐乐求饶。

“不行,这是我们每日必做的功课,你若害怕,那就不用伺候我们了,去别处伺候吧。”乐乐拿出必杀绝技,每次只要他一说要她们去伺候别人,这几个丫鬟就吓得不敢再有异议。

“是,奴婢遵命。”另一个丫鬟听到乐乐赶他们离开,忙拉着那丫鬟一起去取箭耙了,若是她们在这里被两个孩子赶出去,那她们也就不用再去别处伺候了,只能以死谢罪。

不一会儿几个丫鬟就每人手中举着一个一尺见方的小箭耙,然后站在天井中央并排站好,举起箭耙供安安和乐乐练习准头。

两个孩子用石子装在弹弓上射那箭耙,那几个丫鬟举着箭耙挡着头脸连双腿都在发抖,射着射着两个孩子便开始不往箭耙上射了,专门挑那几个丫鬟的腰眼膝盖手腕的地方射,几个丫鬟又开始遭到两个孩子的荼毒,安月阁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住手,这是在做什么?”

两个孩子正玩得不亦乐乎,他们这样做无非就是想引来孙明玉或者其他人,这几日他们每日里问丫鬟孙明玉在何处,丫鬟都说自己不知道,两个孩子心中思念田流苏,实在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待多久,于是二人合计良久便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只见一个女子身穿淡黄色纱裙,长得十分娇俏美丽,她手中拿着一截长鞭满面煞气的走了进来。

“灵慧姑娘。”几个丫鬟见终于来了个人喝住了两个孩子,顿时如遇救星般齐齐叫了一声那女子。

那女子走进来,劈手就夺了安安和乐乐的弹弓,一扬鞭子就往两个孩子小小的身子上抽来。

“姑娘不可。”那几个丫鬟见她一进来便二话不说直接夺了两个孩子的弹弓,便举鞭往两个孩子身上抽来,忙齐齐叫出声。

安安乐乐见鞭子来势汹汹,两个孩子毕竟也练习了那么长时间的武艺了,基本功已经不差了,安安将乐乐向前一扑扑倒在地上,瞬间滚了几滚躲开了那女子的鞭子。

“哟,还会躲?今日本小姐便试试你们的武艺如何?”那女子见安安躲开了她的鞭子,面上似乎吃了一惊,只见她一扬鞭子更加凌厉的向二人扫过来。

“安安小心。”那鞭子直直的往安安的头上而来,若是打中了必然会伤了她的脸,乐乐见状大急,他不顾危险一伸小手握住了那女子的鞭子,那女子心中发狠,瞬间改变招式向上一扬将乐乐腾空卷了起来。

“乐乐。”安安见乐乐腾空飞起,被那女子用鞭子甩着转圈,不由大叫出声。

乐乐双手紧紧的抓着鞭稍,脸上现出一丝害怕的神色,那女子却嘴角扬起,脸上现出恶毒的神色。

转了两圈后,乐乐再也抓不住,那女子手中使力,忽然向后一甩,乐乐便腾空被甩得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向后直直飞去。

“乐乐,你这恶毒女子,还我弟弟来。”安安见乐乐被甩了出去,骂了一声忙向外面跑去。

只见关键时刻,一人一身红衣从天而降,单手一抄抓住了乐乐,紧接着一个雪白的影子飞奔而来,它眼中杀气大现,向前一扑,扑向那黄衣女子,在她手腕上一咬,顿时将她的手腕咬出一个血窟窿,血珠子顺着那血窟窿冒了出来,这一变故快如闪电,那女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咬伤。

“如画,阿宝。”安安惊喜的叫了一声,便跑了过来。

那火红的影子和雪白的影子正是如画和雪灵狐,千钧一发的时刻如画抓住了乐乐,否则以那女子方才鞭子上的劲道乐乐必然身受重伤。

“如画,你终于来了。”乐乐劫后余生,见救自己的是如画,不禁伸手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脸颊上“啵”的亲了一口。

如画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他,二话不说,便拔出手中的剑向那黄衣女子飞奔过去,那黄衣女子已经被雪灵狐咬伤,此时见如画向她扑来,忙拿起鞭子抵挡。

如画武功高强,攻守有度,那黄衣女子受了伤哪里是她的对手,只十几招那女子便被如画一剑挑飞了鞭子,然后一脚踢在她腰眼上,那女子“啊”的惨叫一声坐倒在地上,如画尤不解气,又挑起那鞭子砍成了四五段远远的扔了出去。

“干得好,如画。”乐乐跑过来站在如画身边,此时如画已经找来了,安安乐乐心中便有了底气,二人齐齐依偎在如画身边,安安手中抱着雪灵狐。

“你是哪里来的野女,居然敢闯我明月教的地方?”那黄衣女子方才疼的岔了气,待缓过来之后,愤怒的出声骂如画。

“我是他们二人的奴才,他们是我的主子,我来救他们,明月教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嘛,居然有如此废物?”

如画恨那女子歹毒,方才若不是她和雪灵狐来得快,那乐乐一定被她摔得重伤,不由得出手开口都毫不容情。

“你,你这个野女,来人。”那女子吼了一声,顿时从四面飞出来数条人影将如画团团围住。

“想以多欺少么?”如画站在她们对面护着安安和乐乐丝毫不见紧张,气势凌厉的开口。

“哼,就以多欺少怎么了,将这个野女人给我抓起来。”那黄衣女子对四面飞出来的人影喝了一声。

“谁在这里发号施令?”正在这时,一个邪肆张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团青影如闪电般飘了过来,掠过如画身边不等她反应过来伸手在她腰间一点,如画便扔了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教主。”四周的人齐齐拜了下去出声叫他。

“师兄。”那黄衣女子也讪讪的叫了一声。

“我已经警告过你叫你不要来这里闹,你为何不听?”那人转过身来,周围散发出一股冷气,目光如电的扫向那黄衣女子。

“师兄,灵儿只是想来看看这两个孩子。”那女子见他以来便训斥她,顿觉委屈,嘴一扁欲似乎要哭出声来。

“看他们需要和他们比武过招么?”那人一扫黄衣女子,淡淡的说道。

“师兄…”那女子自知理亏,叫了一声便不敢再开口。

“你就是明月教教主?”如画被那人点了穴道不能动弹,却还能说话。

“不错,怎么,你以为我明月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不过是本教主故意放进来的,若是和你一起的那个家伙进来,你以为他能有生还的余地么?不知死活的东西。”

那人声音邪肆张狂,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年龄大小,但听声音应该不会很大,如画心中暗暗吃惊,她武功并不弱,但在这人手下连一招都走不上便被点了穴道,他的武功该有多高?

如画那日哭着离开去寻找安安乐乐,墨离随后也带着王府侍卫去寻找两个孩子,没多久墨离就追上了如画,于是二人便结伴而行,但是茫茫人海,他们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明月教,只好暗中打听看有没有人知道明月教的,如何加入明月教。

一路打听着听说明月教即将在丰城举行一个什么大会,于是二人便打听着往丰城而来,丰城离京城只有五十多里的路程,到了这里,墨离给云洛传书说已经有了明月教的蛛丝马迹,待他们查探后再随时向他禀报。

二人到了丰城之后打听了几天毫无消息,一日忽然碰到雪灵狐,原来是雪灵狐找到了墨离,他对墨离的气味很熟悉,便一路循着找到了他们,雪灵狐来了之后,二人便让雪灵狐带着她们找,只四日的功夫,雪灵狐便找到了安安和乐乐所在的地方。

这里只是一个修建的十分豪华的山庄而已,并不是明月教的总坛,大概是他们临时集会的地方,二人在这里逗留了两天,起初墨离欲进去,但是他进了几次都不得其门而入,山庄周围都布了阵法,他用尽方法都不能进入,最后如画说让自己试试看,墨离起初不肯答应,后来经不住如画的再三恳求才勉强答应了。

如画领着雪灵狐从院墙上偷偷潜进来,却发现阵法对她不起作用,于是她领着雪灵狐在山庄中转了一大圈,雪灵狐才找到了这里,她们刚来便看到安安乐乐遇险,于是如画奋不顾身的救了乐乐。

“不知你们什么时候肯放了小小姐和小少爷?”如画虽然穴道被制,但仍然开口问明月教的教主。

“再过两三日,等她回了京。”那明月教教主好似知道田流苏的行踪,缓缓开口。

“你放了如画,否则我不让娘亲给你你想要的东西。”乐乐见如画身子站着一动不动,知道她被明月教的教主制住了,半晌开口道。

“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不可以逃走,就让她这样待个两三天吧,将她抬回屋中。”

那人一指四个丫鬟,那几丫鬟听到立刻上前来将如画抬着往屋中走去。

“师兄,她毁了我的鞭子,这畜生还咬伤了我。”那黄衣女子半晌见那人终于处理完了这事,不由恨恨的开口说道。

“吱吱吱…”雪灵狐此时已经跃到了安安怀中。

“活该,技不如人,还说什么?来人,将上官小姐送回去,让她以后不得再进入山庄。”

那人吩咐了一声身边的侍卫,随即挥了挥手。

“师兄,我不走,你好不容易来了这里,我还没好好跟你说说话。”

“带走。”那人并不听她的解释,一摆手不让她再说话。

章节目录

锦绣田园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冰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冰洛并收藏锦绣田园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