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可以带着这个臭小子走了。”

平一指清洗着自己双手,对着坐旁边的风清扬说到,令狐冲正闭着眼坐浴桶里,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药味,而令狐冲的水面上的身体被扎得像一个刺猬。

“冲儿已经好了吗?”

“嗯,这小子现已经可以走路了,今天这是最后一次针灸药浴,之后只需要慢慢再修养一个月就可以了。这一个月不能练武,切记!”

平一指说完就走出了房间,他还有其他的事要忙,留下风清扬看着被热气蒸的红彤彤的令狐冲微微的失神。

冲儿既然已经好了,那他势必是要回华山派的,风清扬看的清楚,令狐冲对于养大他的华山派,尤其是岳不群和他夫,感情极深。

之前是没了念想,万念俱灰,后来是忙着治疗,也许他想过华山派的一切,却从来没脸上表现出来,尤其是心境变化之后。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风清扬觉得自己的心里很微妙,他居然不想让令狐冲回到现的华山派,也许是因为看不惯岳不群,也许是惜才,也许……是什么,他还不知道。

“风师叔?”

“嗯,明天们就离开这里。”

回过神来,风清扬看着令狐冲的眼神不变,自然的露出微笑,平一指这里已经叨扰了很长时间了,他现想念自己的小木屋了。

“可以走了吗?”

令狐冲的眼睛里闪着愉悦的光芒,虽然已经可以走路了,但知道这个消息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全好了,可以重新练武了。

“对,之后的一个月还不能练武。”

看出来令狐冲眼里的希冀,风清扬轻笑着说出这个限制,看着少年微微僵硬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对了,等好了就回华山派吧!”

风清扬转过身看着墙上挂着的山水画,语气云淡风轻的好似一点也不意,只是不自觉皱着的眉显示了他并不是那么轻松。

“……”

令狐冲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怔愣着盯着风清扬的侧脸,什么话也没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于情于礼他都该回去,自己失踪了这么久,风清扬自然是不会给华山派报信的,师父师娘一定急坏了。

“冲儿?”

风清扬久没听到回应,转过身来询问。

“啊,好啊!”

令狐冲被风清扬疑惑的眼神看着,脸不自觉的一红,幸亏脸本来就被熏得红红的,看不出来,猝不及防之下下意识的就回答了个好。

“嗯……”

风清扬盯着令狐冲沉默了几秒,转身走了出去,听到令狐冲似乎很高兴的回答,他莫名的心里沉了一下。

“风师叔……”

看着风清扬转身走出去,令狐冲皱着眉喃喃自语,刚刚风师叔好像不太高兴,令狐冲不知道是哪说错了话,只是他自己心里也不是很好过。

“末,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东方不败狐疑的看着季末,这一路,对方给自己讲了很多的事情,闻所未闻前所未见,他一度觉得这些都是季末杜撰出来的,但看到季末脸上的认真,他选择了相信。

“是不是真的,可以和慢慢去验证。”

季末想到明朝的造船工艺似乎已经很高了,郑和下西洋就是明朝的事情,只不过这里,他还没听说过这件事。

“再等几年,等到盈盈可以独当一面,就跟走。”

东方不败不知道季末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但他能听出来季末平淡语气之下希望自己看到这些的心情。

和季末一起久了,似乎对江湖纷争都看的淡了,以前他还曾想着一统江湖,现看看,那些想法就像过眼云烟,激不起半点涟漪。

就像那句话说的,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武林也是如此,一统江湖又能证明什么,百年之后还不是一抔黄土,何必执着那么多。

“好。”

东方不败出去找任盈盈了,出去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小女孩功课做得怎么样,现该检查一下了。

季末原地思索着从海上走需要的一切,既然还有几年的时间,那现是不是可以开始准备了,造一艘横行海洋的船,或许还可以有一艘船队,这样,也算是为了大明以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光靠想的也许还不齐全,季末找来纸笔,将需要的一项项列出来,力物力财力,依照日月神教现的规模,负担这些完全不是问题。

“盈盈,这段时间有没有偷懒啊?”

东方不败第一次进到任盈盈的院子,小女孩正屋子里抚琴,东方不败发现这孩子是真的喜欢琴,从小就和曲阳学习,这么久了也没放弃,而且进步也是神速。

“东方叔叔!盈盈才没有偷懒。”

听到东方不败的声音,任盈盈惊喜的抬起头,琴声戛然而止,她取下指套,欢快的跑过去拽住东方不败的袖子。

“那盈盈告诉,这些天都做了什么。”

东方不败两指轻弹任盈盈的额头,这一次小女孩对待他明显亲近了许多,之前虽然也很亲近但总觉得有隔阂,现却是消了那最后的一丝疑虑。

“东方叔叔等着,盈盈让看看的成果。”

任盈盈确实很高兴,这高兴是因为她终于解除了心里的顾虑,东方不败离开的日子,她自己去调查了爹爹的事情,从黑木崖到杭州的一路,那些消息都有处可查。

结果,她想不到对自己爹爹最忠心的向问天居然就是凶手,梅庄四友现就黑木崖,她特意拿了那四喜爱的宝贝去套话,事实和东方不败说的没什么差别。

“那天晚上向左使来的时候,们以为他是来看望任教主的,却没想到之后东方教主也来了,们觉得不对赶去的时候,任教主已经没了气息,向问天被东方教主当场打死。”

“那向叔叔为什么要杀了爹?”

“向问天不服东方不败,他一直觉得任教主应该将教主之位传给他而不是东方不败……”

后面的话梅庄四友没再说了,留给任盈盈脑补,话说到这也就不用说了,这些话真真假假,他们一早就知道泄露了的后果,所以面对任盈盈的询问,那些说辞早就心里酝酿了许多遍。

任盈盈自己查了,放下了心里最后的一丝疑惑,她也想过这些都是东方不败安排好的,但转念一想,如果是东方不败杀了自己的爹爹,那为什么他还要对自己这么好,甚至还想着培养自己作为下一任教主。

世上哪有这种辛苦夺了对方的东西还想着留给对方的孩子的,所以任盈盈也就笃定了这样的结果,接受了这个事实。

其实一开始她就相信了,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求得最后一点心安而已。

“东方叔叔,看。”

任盈盈拿着一沓子纸张跑了出来,东方不败不的这段时间,她自己处理了好多事情,因为都是小事,也就没传给东方不败看,现回来了,正好拿出来。

“看不出来盈盈都这么能干了!”

东方不败一页页的翻看着任盈盈递过来的东西,上面小女孩书写的处理方法已经很好了,他摸着小女孩的头发,眼神欣慰。

“当然了!”

任盈盈仰着小脸,笑颜如花,她的东方叔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爹爹不了,东方叔叔是最后的亲了。

东方不败看着任盈盈眼里的亲近,笑的温和,任盈盈黑木崖的所作所为,他都知道,也知道小女孩这般是因为信了那既定的事实。

弯了唇角,东方不败看着任盈盈,笑容不变,拍拍小女孩让她自己去玩,他走出院子,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

“师父,这小子是林震南唯一的儿子。”

那天林平之冲进自己家,看到林震南的尸体,当即便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床上,后来才知道是自己跟着来的那些安葬了自己的爹娘。

醒来之后他望着窗外发呆,脸上的神情木木的无悲无喜,他还是个孩子,前几天还对着爹娘撒娇,现却只剩下了自己一个。

旁边的房间里,劳德诺和左冷禅相对而坐,福威镖局完了,辟邪剑谱也没听说有谁拿到了,现只剩下这个小子,左冷禅觉得自己白来了一趟。

“先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毕竟他是林震南唯一的儿子。”

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隔壁的方向,左冷禅决定从林平之做突破口,林震南不会傻到把辟邪剑谱放触手可及的地方,最有可能知道的就是林平之了。

“那师父,现怎么办?”

“好好照顾那小子,对他好一点,刚刚没了亲,这小子还是个孩子,不会有多大的心防的。”

左冷禅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劳德诺,他没耐心也不想招惹这个小麻烦,这么多弟子看着又不能不管。

岳不群不是自诩君子剑么,这么个大麻烦丢给他正好。

作者有话要说: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章节目录

东方不败之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第十二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十二夜并收藏东方不败之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