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晚,韩菱纱都睡不着,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地觉得心里不踏实。到了凌晨三点的样子,整个人明明困得都快撑不开眼了,但是脑子却是混混沌沌的,疼得厉害,睡不着。

|

以前军区也军演过好几次,只是,她也明白,韩行远是不会上战场的,就只是站在总的指挥室里了解一下战况而已。这一次,顾泽宇可是真的要实打实地上场的。那天听林笑那么说了一下,她也下去查了资料,军演中的确是允许很低的受伤率,甚至是死亡率存在的。彼时,韩菱纱的注意力完全被“受伤”和“死亡”这两个词语霸占了,对前面的“很低”两个字完全是视而不见。

|

到天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有了点睡意,刚闭上眼,就听到了起床号。这次倒是没有赖床,起来洗漱了之后,又坐回了床上,这样起来了又怎么样呢?总不能,自己不赖床,韩行远就会带自己去战场吧?这样郁闷纠结了一会儿,她把笔记本电脑搬到了床上,拥着被子,将笔记本放在自己曲起的腿上。

|

看了一会儿电影,还是觉得心神不宁的,再一看时间,早上七点十分,正想着要不还是先起来了,找点事儿做,可能就不会这么担心了。“滴滴——”两声唤回了韩菱纱的思考,点开一看,是齐石发来的信息:

|

“哟,转性了啊?活了二十几年,这是第一次见你在周末十点之前起床的啊!”

|

“哎,齐石,你爸在家没?”

|

“早走了,今天军演嘛。”

|

韩菱纱一听军演,心里又别扭了起来,匆匆地回了一句“我起床吃饭去了”就下了线关了电脑。换好衣服之后,下了楼,瞅了一眼,韩行远也不在,韩菱纱有点闷闷不乐地趴在沙发上。

|

“小公主,不舒服吗?”唐美玲和她经过昨晚的相处,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现在看她一副怏怏的样子,心里又紧张了起来,不会是睡了一觉又变卦了吧?

|

“不是,阿姨,你知道我爸什么时候走的吗?”

|

“起床号一吹连早饭都没吃就走了。”

|

“那他有没有说今天要回来呢?”

|

“不回来了,说是要留在军演那边,好像是说这次军演挺重要的……”唐美玲看她撇嘴的样子就知道是因为担心顾泽宇了,“先把早饭吃了吧,听你爸说这次上面很重视安全问题,说是因为大多数的年轻军官都是各地的优秀军人,是精英,得保护好了,我估摸着可能是因为顾泽宇吧,你顾叔叔那层关系可在那儿摆着呢。”

|

但愿是这样吧。韩菱纱心有戚戚焉地走到餐桌边慢吞吞地吃了早饭,又窝回了自己床上。昨晚几乎一夜没睡,现在还是睡不着,干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由于是军区的大院,所以比平常的小区要安静得多。平日里倒不觉得,韩菱纱此刻却是极其讨厌这种安静的,这带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没有人……

|

唐美玲看韩菱纱没什么精神,就劝她和自己去市区逛逛。韩菱纱想或许是自己太过神经质了,就答应了。女人天性是爱逛街的,这样两人走走聊聊的,一天的时间过去地倒也很快。

|

第二天也如是磨磨蹭蹭地过去了一大半,韩菱纱正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不时地看一看有没有哪位首长的车路过自家门口,这样就可以知道军演是不是结束了。

|

而这时,顾泽宇正伪装好蹲在灌木丛里,手里拿着军用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帐篷。一营长在一旁严阵以待,等着顾泽宇的命令。

|

“擒贼先擒王,只要把他的指挥部拿下了,这场仗基本不用打就赢了。”

|

“团长,他们的指挥部可是有着他们的王牌坐镇的,哪能那么轻松地就拿下?”

|

“如果你要防备对方的偷袭,你会怎么做?”

|

“让侦察营的在四周侦察着前方情况啊。”

|

“那就对了,你带几个人先把他这边侦察营的先解决了,然后我们分三路,你和老严他们分两路包抄到他指挥部的后面和侧面,我和三营的人从正面先把他的王牌引出来。”

|

“团长,你真有把握把他的王牌干掉?”

|

“谁说我要干掉他?你们把他的老巢都占了,他还怎么回去?”顾泽宇一笑,“估计我们就能坚持两个小时,你们尽量快准狠!听见没有?”

|

“是!”

|

韩菱纱正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的时候,韩行远的电话就打了回来,唐美玲接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让韩菱纱的心也放下了不少。果然,一放下电话,唐美玲就笑着对她说:“你爸爸说这次军演很成功,好像是顾泽宇他们团拔了头筹,这会儿正被拉着庆功呢,让我们先吃晚饭,不用等他了。”

|

韩菱纱悬了两天的心此刻才慢慢降了下来,拍了拍胸口,顺了会儿气,才说:“我不吃了,明天是周一,我得回学校了。”

|

“吃了再走吧,让小李送你,饭也已经做好了”

|

韩菱纱想着反正也不急,也就坐下吃了饭再走。

|

照例是小李送她,小李是韩师长的专用司机,二十几岁,还很年轻,看见韩菱纱总是笑得很腼腆。车刚出了大院,韩菱纱就接到了顾泽宇的电话,看着他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她眼眶发热,鼻子一酸,落下一滴泪来。

|

“喂,”声音里带着浓厚的鼻音,“你现在在哪儿啊?”

|

“正朝外走,准备来找你呢,”顾泽宇刚才为了提早脱身被罚了不少酒,这会儿从庆功会上一出来,酒意上浮,听到她软软的声音,就觉得更加地醉了,“你在哪儿啊现在?”

|

“我爸的司机正送我回学校呢,”韩菱纱说完,侧过了身子,一手捂着手机,小声地说了一句,“这两天吓死我了,就怕你在军演中出点什么事……”

|

“想那么多干什么?”被她关心,顾泽宇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嘴上却是斥责她,“我能出什么事儿啊?整天想些乱七八糟没谱的!叫小李把车停路边,我去接你。”

|

“你干什么呀?”

|

“你说干什么?这都这么久没见了,你说我要干什么?”

|

“我明天要上课。”

|

“我不管,明儿我送你去学校,你今天要不等我,我就去你学校抓人!”

|

“你发什么酒疯啊?”韩菱纱听他说话有点不太利索,就知道是醉了,到时别真的做出什么事儿了,只好赶紧答应,“你喝了酒不要开车了,我让他送我回公寓去,你直接打车回去行吗?”

|

“那我在家等你啊。”

|

“好。”

|

虽说顾泽宇说在家等她,可他在军营,要走上好一段路才能打车,顾泽宇到的时候,韩菱纱都在门口等他好久了。出了电梯,就看见了那个娇俏的小女人拎着包靠在他家的门上玩着手机,不时地皱眉。

|

“怎么还没来啊?”她不耐烦地嘀咕。

|

看她撅着小嘴的样子,顾泽宇就觉得下腹一股热蹿了上来,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咆哮着想要奔腾而出。走上前去,见她听到脚步声抬头看清是他之后露出的甜美笑容,顾泽宇再也忍不住,大力地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抱里。

|

韩菱纱被他急切的拥抱吓了一跳,伸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发什么疯呢?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

“看见了更好,最好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顾泽宇的老婆!”

|

“还老婆呢?”韩菱纱推他,“咱又没扯证,现在充其量就是恋人关系。”

|

“想扯证啊?”顾泽宇在她的脸上一顿猛亲,“我明天回去了就打报告!”

|

韩菱纱啐了他一声,从他的兜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进了屋。脱了鞋,刚站定,韩菱纱就觉得身后贴过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滚烫的温度灼得她的身体也快要燃烧起来了,随着他的靠近,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席卷而来,将她整个人整颗心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

“纱纱……小东西……我好想你。”顾泽宇在她耳边低喃,顺势含住了她的耳珠,用舌尖抵了一下。

|

耳朵本就是她的敏感区域,被他这样含在嘴里逗弄着,她哪里承受得住,腿一软,心里话就说了出来:“小哥哥……我也好想你……”

|

实践证明,两人亲热的时候,只要韩菱纱一叫他“小哥哥”,顾泽宇立马兽.性.大发。

|

扶着她的腰,将小小的她在怀里转了一个圈,面对着自己。顾泽宇毫不犹豫地俯身,吻了上去。舌绕着她的,吮吸了几下,顾泽宇还是觉得不过瘾,干脆缠着她的舌将那小小软软的丁香绑架到自己的口中慢慢品尝。时而轻轻戮刺,时而放开那柔软,将舌探进她口中,勾着她的津液到自己的口中与她一道品尝……

|

韩菱纱被他吻得快要窒息,双腿根本就站立不住,只有伸出手抱着他劲瘦的腰不让自己滑下去。两人的身体如此的契合,顾泽宇一只手按着她的背,一手解开她牛仔裤的腰带,从后面探进去,在她雪白的臀肉上揉捏着。

|

她吃痛,在他的唇间呜咽着,身体的某处又觉得他的动作带给她无限的快.感,全身都快要酥麻掉了。

|

“不要在这里……”她趁着他放开自己喘.气的间隙抗议到。

|

顾泽宇的眼里早就被情.欲弥漫,听她这么一说,打横抱起她就朝楼上的卧室走去。将她放在床上,两手快速地除去了她身上的衣服,韩菱纱见自己已被剥光,可他却衣衫整齐地站在那里直直地盯着自己,羞红了脸,伸手挡住自己的私密部位。

|

顾泽宇眼神一黯,将她紧闭的双腿分开,直接埋头在那片茂密的丛林里。韩菱纱哪里经历过这个,吓了一大跳,想要起身阻止他。顾泽宇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将她按在床上,一只手穿过那丛林慢慢地抚.摸。

|

韩菱纱情动,喉间溢出呻.吟。顾泽宇邪恶地一笑,问她:“宝贝,舒服吗?”

|

韩菱纱害羞,他没皮没脸,她才不要,所以一直咬唇不回答。顾泽宇见状,装作思考的样子:“啊?不舒服吗?那我们来点更舒服的……”

|

语毕,伸出舌舔舐着那丛林下的两瓣。韩菱纱受到这刺激,嘤咛出声,双腿想要合拢。顾泽宇自然不肯,腾出一只手制住她的一条腿,舌尖拨开那两瓣,直刺了进去,不停地在内里打转。

|

韩菱纱开始尖叫,不停地摇头,小声地啜泣:“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

顾泽宇才不管那么多,继续着口中的动作,待到她越来越多的汁水涌了出来,他才放开了她,快速地脱掉自己的衣裤,释放出自己肿胀到青筋暴起的欲.望。按着她的腰,一个挺身,顺利地进入了她的体内。

|

他进入的一刹那,她红肿湿亮的小嘴张了张,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顾泽宇待她慢慢适应了自己的进入之后,一个翻身,抱着她换了个姿势,这样她在上面的姿势让她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炙热的那根在自己体内的存在。

|

“宝贝,我们这样,好不好?”顾泽宇不等她回答,掐着她的腰,自己一会儿挺身一会儿后退地上下动了起来……

|

韩菱纱被他的动作渐渐带出了感觉,逐渐地开始自己一上一下地配合着他的进出,他的每一个撤出都只留一个头部在里面,每一下进入又那么快速而勇猛,直达花心。巅峰来得很快,她那里不自觉地剧烈收缩,顾泽宇只感觉自己的巨大好像被一股热热的液体浇灌着,哑着嗓子喘着粗气问:“到了吗?”

|

韩菱纱闭着眼,点点头,又猫咪一样地呜咽了两声,俯下.身子趴在他的胸前,死死地咬着他胸前的肌肉。顾泽宇没忍住,也尽数释放了出来……

|

韩菱纱正调着自己的呼吸时,顾泽宇又是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就着她还湿润的身体,再次进入了里面……

章节目录

首长求包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泼茶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泼茶香并收藏首长求包养最新章节